盲从

  有一回,我画一个人牵两只羊,画了两条绳子。有一位先生教我:“绳子只要画一条。牵了一只羊,后面的都会跟来。”我恍悟自己阅历太少。后来留心观察,看见果然:前^牵了一只羊走,后面数十只羊都会跟去。即使走向屠场,也没有一只羊肯离群众而另觅生路的。
  
  后来看见鸭也如此。赶鸭的人把数百只鸭放在河里,不须用绳子系住,群鸭自能互相追随,聚在一块。上岸的时候,赶鸭的人只要赶上一二只,其余的都会跟了上岸。即使在四通八达的港口,也没有一只鸭肯离群众而走自己的路的。
  
  牧羊的和赶鸭的就利用它们这模仿性,以完成他们自己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