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欲”

  人是有“欲”的。比如什么名欲、利欲、权欲,包括食欲、性欲等等。人一旦有了“欲”,就要提醒自己注意了,倘若“欲”心太重或纵“欲”过度,那就非出事、非倒霉不可。
  
  所^七情六欲,人皆有之,除非不食人间烟火,什么欲也没有。当然,也有“无欲则刚”一说,那是针对“私欲、贪欲”而言。除此之外,正常人还有与生俱来的正常之欲,一概而论不分青红皂白的“禁欲主义”是要不得的。从正面看,“欲”这个东西在一定环境条件下,它还可以起到激励人、鼓舞人的积极作用。譬如,“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讲的是人对名声的在乎与追求;“熙熙攘攘皆为利来”,讲的是人对利的看重与需求;“食色性也”,讲的是食欲和性欲,都是人的本性。这些“欲”所产生的动能,能够促使人不断努力奋斗,锐意进取,成就一番事业。倘无“欲”者,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那就无所作为,一无是处了。反过来看,一个人倘若名利心太重,就会迷失自我、迷失方向,为了达到个人目的,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
  
  应当说,“欲”是有两重性的。正常的、积极的、向上的“欲”,则应提倡和鼓励。反之,必须加以引导和管控。实际上,不论什么样的“欲”,都要把握好一定的“度”,让它在一定范围内活动。生活里的“欲”就像我们吃的“盐”一样,少了无味,多了便苦(咸),过量食之,还会对身心健康造成损害。更有甚者,弄得一身是病,身败名裂。
  
  人嘛,还是要老实一些,本分一些,清心一些,寡欲一些。把控好一个“欲”字,就是一个理智的人,一个清醒的人,一个可爱可敬的人。

“比喻”,让你的话语飞起来

  著名侦探小说家柯南·道尔做杂志主编时,有读者曾挑衅:“我知道您没有读完我的小说就退回了,因为我故意把几面稿纸粘在一起,您并没有拆开它们。”
  
  柯南·道尔回信说:“如果您用餐时盘子里放着一只坏鸡蛋,您大可不必把它吃完才能证明这只鸡蛋变味了。”
  
  当你无法正面回答问题时,有没有想到比喻的方式呢?比喻,能让你的言语变得形象明了,驾轻就熟,比如钱钟书“吃鸡蛋何必见那只母鸡”的巧妙之词,这次,我们来阅读《荀子》中的比喻技巧。
  
  水深林茂,众心所归
  
  说到招引贤士的办法,荀子先用山川林木做比喻:“川渊深而鱼鳖归之,山林茂而禽兽归之”,接着引出中心:刑罚政令公正不阿,老百姓才会归顺;礼制道义完善周备,志士仁人才会团聚在你周围。
  
  像土地一样谦虚
  
  《荀子》中,还记载了孔子的一些言行。有一次,子贡向孔子请教谦虚的品德应该怎样养成。孔子说:“对人谦虚么?那就要像土地一样啊。深挖它就能得到甜美的泉水,它能使五谷丰登、草木繁茂、禽兽生息;活着就站在它上面,死了就埋在它里面;它的功劳很多却不自以为有功德。”
  
  圣人做事,天地日月
  
  荀子这样形容圣人的品行:圣人做事,就要“像天地一样广大普遍,像日月一样明白清楚,像风雨一样统辖万物”,所谓“大辨乎天地,明察乎日月,总要万物于风雨”,并且温文尔雅,不会厌倦。
  
  狗急跳墙
  
  对于过犹不及的事,荀子用了马不能承受疲劳奔波的比拟。有一次,鲁定公问颜渊:“东野先生的驾车技术怎么样?”颜渊回答说:“好倒是好。但他的马可能要逃跑了。”
  
  鲁定公觉得很奇怪,颜渊说:“现在东野毕驾车,快马加鞭驱赶奔驰,历经险阻到达了远方,马的气力也就用光了。但他还要求马不停蹄,因此他的马会逃跑。我听说:‘(鸟穷则啄,兽穷则攫,人穷则诈)一旦走投无路,鸟会乱啄,兽会乱抓,人会欺诈。’君主治国也一样啊。”
  
  秤之轻重,礼之国家
  
  谈到“礼的重要”,荀子称:“礼对于整饬国家,就像秤对于轻重、墨线对于曲直一样。人没有礼就不能生活,事情没有礼就不能办成,国家没有礼就不得安宁。”
  
  君子为什么喜欢比做玉
  
  子贡问孔子:“君子为什么珍视宝玉而轻视珉石呢?是因为宝玉少而珉石多吗?”孔子说:“这是什么话啊!君子怎么会因为多了就轻视它、少了就珍视它呢?君子是用它来比喻品德:它温润有光泽,好比仁;它坚硬有纹理,好比智;它刚强不屈,好比义;它有棱角但不割伤人,好比行;它即使折断也不弯曲,好比勇;它的斑点缺陷都暴露在外,好比诚实;敲它,声音清越远扬,戛然而止,好比言辞之美。所以,即使珉石带着花纹,也比不上宝玉那样洁白明亮。《诗》云:‘我真想念君子,温和得就像宝玉。’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走西口的晋商

  走西口,是与闯关东、下南洋一道,被列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三次人口大迁徙之一。
  
  山西人走西口的时间,大概是在明代的中期开始,截止时间大概到清朝末年,其中的高潮应该是在明末清初,前后持续了将近三百年左右。
  
  走西口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由于山西当时人口比较多,所以生活比较困难,于是人口外迁。另一种情况是当时的边防需要,所以晋商就是在明代中期时候,应内蒙边防的需要发展起来的。一部分人走西口,就是为了适应这种要求,到口外去发展商业,发展贸易。走西口这个现象,实际上就是中国移民的一个部分。
  
  最初的西口,位于山西、内蒙交界处的右玉县,它实际上是长城上的一道关隘,真正的名字叫杀虎口。在明代时,为了防止蒙古骑兵南下,这里曾驻扎了大量军队。如果我们站在整个中国的角度打量山西,就会发现,山西北邻蒙古草原,南边紧挨着中原腹地,是连通中原腹地与蒙古草原之间最短的一条通道。清朝皇室入关之前,在制定他们的战略时,就把山西作为必须控制的地区之一。
  
  清兵一入关,顺治皇帝马上召见了当时最有名的八位山西商人,又是请客,又是送礼,最终还把这些商人编入了由内务府管理的“御用皇商”的行列。顺治皇帝超规格的礼遇,为清朝后几任的统治者换来了极大的回报。雍正十五年,朝廷调集九省大军,平定青海叛乱。清军进入草原深处之后,由于补给线过长,军粮供应发生困难。正当朝廷上上下下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叫范毓宾的山西商人站出来说:“这件事就交给我做吧!”范毓宾的爷爷,恰恰就是参加过顺治皇帝赐宴的八位商人之一。
  
  一个国家都很难做成的事,一个商人做起来可能就更加艰难。有一次,范毓宾运往前线的13万担军粮被叛军劫走,他几乎变卖所有家产,凑足144万两白银,买粮补运。范家以“毁家纾难”的做法,赢得了朝廷的信任和赏识,作为回报,朝廷慷慨地把与西北游牧民族贸易的特权交给了范家。这一下对范毓宾家族来说,称得上是天大的商机获取,因为在此之前,朝廷是严禁汉人进入草原和牧民进行贸易的。走西口的路就这样被打通了。
  
  山西人走西口发财之后就为自己修造房子,现在它们被作为晋商财富的象征。其实这些院落的第一代主人,在走西口之前,几乎全是一些在家乡走投无路的贫苦农民。乔家大院,这里过去曾住着山西最有名的一户大商人。他们的商号主要开在内蒙古的包头市。鼎盛时期,他们几乎垄断了包头的一切贸易经营活动。而乔家由寒酸贫困通往大财大富的发展道路,就是由先祖乔贵发走西口开始的。在当时,山西有很多像乔贵发这样的穷汉,他们穷困的原因并非因为懒惰,而是因为山西的自然条件实在太恶劣。山西不但土地贫瘠,而且自然灾害频繁。在清朝三百多年的时间里,山西全省性的灾害就达一百多次,平均三年一次。一方水土,不足以养活一方人时,山西人就只能走出去。  

遇见是一种情怀

  有人说遇见是一种缘分。其实,遇见更是一种情怀。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喜欢上了一些写小人物、平凡事的文章。因为那些稿件里讲述的遇见,尽管都是一些芸芸众生,微小但却生动,卑微但却有骨气,都是作者无意之中遇见的,里面却充满了人间情怀,充满了人间的真情和大爱。读起来让人觉得既真可靠,又合乎情理。好像那些人、那些事早早就在那里等着你一样,等你去遇见、去发现、去感知。
  
  其实,这个世界上,遇见是随处可见的。就拿一个人来说,一生中每天要遇见多少人和事,那么试想一下,一个月,一年,一生之中同样要遇见多少人和事,但为什么一些遇见就那样匆匆地相遇,然后相忘,没有留下任何记忆的痕迹。相反,有些遇见尽管只是短短的一次相遇,却留下了一生都难以忘记的情怀,那不只是一种缘分,更重要的是一种情怀。正像诗人写的那样,没有迟一步,也没有早一步,就好像是那样在此静静地等着你一样。当然,遇见也是各种各样的,也会有不同的结果。
  
  一些遇见只是为了遇见。你才会在遇见他或者她之后而没有相忘于江湖,相反,你走进了他或者她的心里,甚至是多了一两句的交流或者交谈,从此打开了一个人的内心和另一面,自然你就能更多地去了解一个人,知道他或者她身上所发生的别人不知道的经历和事,然后把它们分享给了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去了,去感知那一份理解和懂得的美好,这只是一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遇见。
  
  一些遇见就是遇见了另一个自己。你在千万人中遇见了他或者她,就好像是另一个自己一样,从此就成了心在心里,最懂得彼此的那一个人。而且有了这样的一个人,就会感到一座城市都有了意义,生活都相当的美好,甚至充满了温暖。尽管每个人遇见这样的人是相当困难的,但总会有一些人会遇见这样的另一个自己。而这就不再是缘分了,而是一种情怀和感知,因为遇见另一个自己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一些遇见是一种回报和感知。比如你去办事,已是深冬了,却发现公路边上正在更换行道树,挖出来的树自然是不要了。你就多留意了一眼,发现有些树木带着根很好的,你就捡了一个回来,剪去多余的枝条,找一个花盆栽了下去,因为你也不知道它能否成活。结果过了几天,你再去看时,才发现它早已发芽长出了新绿,结果在深冬里它还你一个新绿,尽管你不知道它的名字,但已经没必要了,有了那一片新绿就是一种回报和感知,比什么都好。
  
  一些遇见就是一种伤害。你去乡下,在寒冬的路边站着等人,无聊中你发现路边的土墙上伸出一段树枝,不是很长,却也有形状。你伸手想把它拔出来,结果一用力,却拔出来了一段长度大约有二十多公分的细根,你一看这么长的根带回去也没有办法盆栽,可你在也没办法把它再栽回去了,你正犹豫着怎么办时,你等的人来了,你无奈的只能把它扔在深冬的野地里了。你也知道你的这一扔,它也再无成活的可能,或者说在你扔的那一刻,你的心里就一下子深深地痛了一下,可你没有办法,就只能把它扔在那里了。但你总是忘不了,是因为你的过错,让它失去了生命。尽管你到现在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树种,叫什么名字。你后来一直在想,如果你当时把它带回来,把它过长的根剪掉,只留下少许的根是不是就可以栽活它,就能知道它是什么树了,也就不会让它这样死于非命了,因为草木也是有情怀的,人和草木也是一种遇见。  

评价其他专业时不可带有歧视情绪

  文人相轻几千年都一样,广东人说:“人家老婆靓,自己文章好。”为什么文人会相轻呢?根本不是文人特别地较劲,特别自恋,特别私利,而是文化的特点造成的。像工艺品,像一件衣服,像一个炒菜的锅,这些都是有实际要求的,是要经受市场考验,是要通过消费者认可的。如果一个炒菜的菜锅,菜熟了后舀不起来,用锅铲拼命舀也不行,那就不是炒菜锅了,而是深坑锅了。文人不同,各花有主,各有所爱,你说你的好,他说他的好,又不能吃,又不能穿,要有较统一的评价标准十分困难。所以,这是形成“文人相轻”的一个原因。
  
  文人有时难免相轻,做事却要求你有大结构,要有各方知识的融合,要有不同的学科的集结,才能形成大势,形成力量,形成一种大气的格局。任何一种相轻,在一个大企业、大机构里,都可能是种极为愚昧、极为粗暴、极为狭隘的认识。笔者曾在几个单位当出版方面的负责人,有一件事深深刺痛了笔者,这就是我们的媒体、舆论界,当记者、编辑的人一般是以三个专业构成为主的,这就是“文、史、哲”,后来加上经济学专业。笔者看到他们常常对一些企业的污染、一些假冒伪劣食物的危害、一些教育中的错误、一些审美中的虚伪等无动于衷,十分漠然,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说“不懂”。不懂就必然不懂去策划选题,不懂就必然对“自来稿件”不敢定计划,不懂就势必说外行话。这一来,把社会上的一些明智人士与笔者弄得十分难受,日子十分煎熬。于是,笔者在自己的管理范围内,大胆招收心理学专业、社会学专业、教育学专业、人类学专业的人进入编辑队伍。工作中很快有了回报,专业狭隘、机构单一的做法得到完善和修正。笔者后来当一个行政公务小头目时,也强调有些处室必须按分工招收相关专业的人,留意不同专业的人,不能光招文史哲专业的。这一些做法,改变了我们的知识面,改变了我们的认知水平,使我们行政人员也有一种通识能力,不会瞎碰、瞎干、乱说、乱干。
  
  不少求职者、任职者很热爱自己的专业,有的甚至是学而有成的俊杰,但他们年轻,阅历浅,常常很看重自己的专业,敬重本专业的学者、专家、教授,对其他专业带有一种不屑、一种肤浅的认识,甚至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排斥。例如,学西医的人排斥中医;休闲装设计师排斥西装、中山装;电影人讥讽话剧,话剧演员瞧不起“二人转”,“二人转”演员瞧不起歌舞团,他们说,我俩做的事,别人要一支队伍才行。这类事,说也说不完,经常发生,在家里、在小区、在单位屡屡发生。笔者年轻时也曾犯此类偏见、毛病,后来看人看事多了,想事多了,才转了过来。
  
  不少求职者,往往夸大自己专业的地位,夸大本专业的作用、影响力等,这都可以原谅、理解。但绝不可在求职中、工作中,贬低别的专业,讥讽别的专业,这会给人留下一种极不严谨的印象,很不利于顺利求职。这种事时有发生,切望不可乱说。在职场上创业的人,更要知道不要有专业歧视、职业歧视、学术歧视,说得严重点,这可称作“小人之见”。
  
  广东珠三角有的大饭店、大酒楼,中厨看不起西厨,西厨也看不起中厨,不时会斗气,这很不理智,结果饭后糕点、点心变成小媳妇,中厨力量一边倒,生意便受影响。因为酒席中,现在不少知识女性,年轻的和中年的女士喜欢西点、糕点,喜欢咖啡,这是十分好的生意,你一斗,西厨只好全部抗议,斗争不止。有些地区,西医看不起中医,搞得中医十分不理解,西医的繁荣是以百年来计算,中医是以千年砑扑愕模趺葱⊙床黄鸫笱空庵窒嗷サ牟焕斫猓植焕诳沙中⒄梗植焕诠У钠占埃植焕诠タ四压匦枰耐哦优浜稀
  
  通识教育十分重要,想当年不少师范院校就是持这种办学理念的,后来不知道怎么个教改,越改越尖端,越改越不像师范生了,倒越来越像科研部门了。结果是优势变劣势,自找苦吃。有一段时间不少领导都喜欢找师范生当秘书,找教师当秘书,笔者不时问一些领导为什么?领导悄悄一笑:“这些人好用,万金油,什么都懂一点。”现在不是了,现在是另外一种选择了。
  
  我们要善于用人所长,善于挖掘别人的能力,善于打团体战,善于合作,不要斤斤计较,不要小家子气,不要瞧不起别人的专业。这一点,要向宋江学习,要向孔子大师学习。

盛世青年不可颓

  在网络空间里,有一股颓废气息颇为流行,而一些年轻人在现实生活中想的、说的、做的也颇受这股气息的影响。不少年轻人要么以“佛系”自居,要么以“废人”来自嘲,要么认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消极与彷徨似乎正在吞噬部分青年的灵魂。
  
  深究原因,不外乎是受不健康文化舶来品的侵蚀以及面对现实的无力感。一些网络作品夹杂颓废、腐朽元素,潜移默化影响我国年轻受众。一些网络平台无限放大“你已经被同龄人抛弃”的毒鸡汤,让一些普通人感觉自己的奋斗苍白无力,“贩卖焦虑”大行其道。社会单一、畸形的成功观,也让不少年轻人产生渺小感、挫败感。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绩有目共睹。与此同时,不可否认的是,转型社会的确出现了“成长的烦恼”,如社会保障体系不够健全,收入分配制度不尽公平完善;多元思想复杂激荡,一些人怀疑埋头苦干的价值,一些人陷入虚无主义、怀疑论的泥淖,追梦的步履日益沉重……
  
  年轻一代朝气蓬勃,国家就充满活力;年轻一代佛系颓废,民族就疲沓不振。鲁迅先生曾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以颓废标榜自己,不是看破世事的浪漫解脱,而是面对困难的主动退却;不是接受挫折的潇洒大度,而是不愿付出的自我阉割。盛世青年,当毅然舍掉以颓废自居带来的片刻安逸,埋头苦干,不寄希望于投机取巧;当坚定抛弃抱怨与哀叹的负能量,踏实前行,不被蛊惑而忽东忽西。让脚下的土地因我而改变,让周围的环境因我而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