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的优雅与自尊

  温莎小镇的泰晤士河里游着很多天鹅。除了天鹅,还有大雁、野鸭、海鸥等,看来是长年驻扎在这里的。游人一到河边,天鹅、鸭子什么的就成群游过来,海鸥在天空飞舞。一看就是被游人喂习惯了,知道哪里有人哪里就可能有吃的。
  
  这里的鸟类根本不怕人,倒是人被它们追得团团乱转。在中国不太容易有这样的场景,中国的鸟类警惕性都特别高,因为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抓起来吃了。
  
  当我们把食物撒在水里时,各种鸟类蜂拥而至:海鸥为了食开始互撕;大雁和野鸭干脆直接上岸到人手里争食;水里的天鹅也越聚越多,本来在很远的地方的天鹅也都游了过来,但天鹅不像其他鸟类那样叽呱乱叫抢食。
  
  天鹅们排在一起,安静地看着你,你把食物撒下去后,它们就伸出长长的脖子,优雅地啄食。如果食物被别的天鹅吃掉了,就抬起头不急不慢地看着你。上百只天鹅在一起,我们一直没有看到任何两只天鹅为了争食互相撕咬的情况。这真让我对天鹅平添了一份敬意。
  
  天鹅在啄食过程中,保持着一份面对施舍者的自尊和一份同伴之间相互的尊重,人类面对它们,应该自愧不如吧。其实做人也不难,保留一份得体的自尊,保留一份相互之间的尊重,很多事情就会变得美好和高雅起来。

发鸡蛋啦

  最近,小区门口超市搞免费发鸡蛋的活动,以提升人气。发放鸡蛋的时间不确定,有时早上有时傍晚,随意性极大,要想得到鸡蛋,得有足虻脑似湍托摹@戳煺夥“免费午餐”的多是老头老太,没什么事做,就围坐在超市门口等。
  
  一段时间后,有人发现,有个叫老胡头的人不一般,他能掐会算,早不去晚不去,就在发鸡蛋前几分钟赶到超市门口,每次都能轻松地领到一份鸡蛋。这事一传俩俩传仨,很快就在老人中间传遍了。于是大家就在暗中偷偷地盯着老胡头,只要他在超市附近出现,后面就陆陆续续跟了一帮老头老太。
  
  老胡头身体不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几天他没来领鸡蛋,好多人都没等到鸡蛋发放。有人说:“以后老胡头不出动,咱也别来。”
  
  这天,老胡头病好了,又去超市领免费鸡蛋,身后自然跟了很多人。时间绝对恰到好处,他刚到超市,没过多久,就开始发鸡蛋了。大家都乐呵呵地领到一份,心满意足,称赞老胡头真乃神人。这时,一个中年妇女从超市里走出来,来到老胡头跟前小声地说:“爸,你怎么又来了?我怕你在外面等着辛苦,见你来了就立刻让员工发鸡蛋。我不明白,你为啥总来凑热闹?”
  
  听到的人都很惊讶,原来,这个中年妇女是超市老板,而老胡头是她老爸呀!
  
  超市老板又劝道:“爸,听话,明天千万别再来了。”
  
  可老胡头却态度坚决地说:“不行,你把鸡蛋白白送给别人,我心疼!我领一份,你就能少损失一份。明天我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