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使得海洋里波浪翻滚

  下次喝嵋时,你自己也可以掀起点波浪来。轻轻地从容器一侧向饮料的表面吹气(就像你想让它凉下来一样),你会看到涟漪从容器一侧泛起,并向另一侧传递。你吹出的空气一路推动着液面,波浪因此不断变大。
  
  现在,想象你能不断地将气吹到上百英里(1英里约为1。6千米)远的地方(这可需要有个巨大的肺呀!),波浪将会越来越大——这正是海洋上发生的情形。风推动着水,浪不断地增大。由于海洋辽阔,风又能推着水走上几百英里远,所以波浪能变得巨大。波浪大到一定程度就会破碎,变成无数的泡沫。那正是波浪的归宿。
  
  如果波浪不破碎,它们就会一路穿过海洋,有时可以走上几千英里。到达海边时,随着水越来越浅,波浪便只能破碎了。所以,一道海边破碎的波浪,很可能几天前就已经出现在遥远的海域上。

我喜欢你,坐在我右手边的少年

  傍晚时分,夕阳踩着斜对面的楼群,跃过鳞鳞的玻璃窗面映了过来,恰好在我的脸颊一侧投下一小圈光晕。湖蓝色窗帘拂过碎发,回眸,却再也不见那个曾于我右手边正襟危坐的你。
  
  细细搜寻记忆,所有关于你的细枝末节如潮水般又一次漫上心头,那些宛如枝蔓缠绕在心间的小秘密,终于还是沉溺在了欲言又止的往日时光里,被一场以青春为名的海风吹散了。
  
  你总是嬉笑着责怪我连一道简单的三角函数题都做不出来,又看不下去地抢过我手中的笔,在纸上列出一长串公式,耐心地给我讲述那些你早已熟稔的定理。你一定不知道,彼时的我其实早在你靠近的那一刻就乱了阵脚,满心的秘密都化为故意放轻的呼吸。我看着你额前的碎发歪在一侧,看着你正嘴唇张合地说着什么,我看见你的目光胜似暖阳,嘴角的弧度如一场人间四月的春风,吹开了我心中的一树桃花。缓过神时,才发觉你似乎对我的走神有点生气,伸手弹了一下我的额头,又转过身做起了物理题。
  
  我偷笑着揣摩你的字迹,再一次落笔却写下了你的名字。以我在考试读题时都不曾有的认真态度,一笔一画地写在课本的一角。我和你,我们的名字紧紧靠在一起。
  
  我眼中的你是最好的你,是随时都蓄满太阳能的发光体。虽然那时的我也不能清楚地界定最好的概念,但我就是知道。我记得鲜活在我们青春里的你的样子,每一帧画面都会在我的视角里反复放映,你的每一句早安和道别,都是一颗住进我心中的种子,爱慕随着四季层层拔节而生,开出朵朵不曾言说的秘密。
  
  年少心事像彩色的气泡,即使夺目一时,也是破碎于一场必经的别离。分别的路口,你曾经使坏地揉乱我的头发,又装作不经意地说道:“真可惜,我们不能再做同桌了。”路灯下的我,一面压抑着自己的种种心意,一面咀嚼着你小心吐出的字句。
  
  没关系。
  
  现在的我终于明白,少年的心事恰似烟火,炫丽与凄美都该在青春里留下痕迹。我喜欢你,坐在我右手边的少年,但我从不后悔与你告别。因为我知道,寒窗过后,我们注定还会相遇。你还是最好的你,而这一次,我会努力变成最好的我,堂堂正正地站在你的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