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做鞋

  艾维尔年仅20岁,他的父亲在都尔市橡树大街开了一家鞋铺,已经经营30多年了。艾维尔从小就跟父亲学手艺,父亲临终前对他说:“孩子,你是个鞋匠,鞋匠的一生,就是要做好每一双鞋。”
  
  艾维尔现在每天一大早就打开店门,一边做鞋一边接生意。这天下午,一个不到30岁的女人走进店里:“艾维尔,我来取鞋了!我叫米莉娅,预订了一双鞋,那时还是你父亲管着这个铺子。”
  
  艾维尔把父亲留下的账本从头到尾翻了一遍:“没有啊,米莉娅小姐,这里没有你的记录。”“怎么会呢?”米莉娅急了,“我还预付了鞋钱呢,肯定是你父亲忘记写上了。我可是等着这双鞋穿呢!”
  
  艾维尔看看米莉娅,她一身衣服虽然旧了些,倒还过得去,但脚上的鞋实在是太破了,前头的鞋帮和鞋掌已经裂开,像张大的嘴巴。“你别急,米莉娅小姐,”艾维尔说道,“我给你赶做一双鞋。”
  
  艾维尔一边说一边给米莉娅量好尺码:“你明天来取吧,但不要太早,胶水晾干需要一段时间。”
  
  这天晚上,艾维尔铺子里的灯光一直亮到后半夜。
  
  第二天中午,米莉娅来了。她把新鞋穿上,轻轻跺了跺脚,对艾维尔说:“小鞋匠,你真行,鞋做得不错!”然后她就穿着新鞋神气地走了。
  
  大约两星期后,一个身穿制服的警察来到艾维尔的鞋铺。“你就是艾维尔吗?”警察问。
  
  “是的。”艾维尔请那个警察坐下,“您是要做鞋吗?”“不,我是来了解一件事的。你有没有给一个叫米莉娅的女人做过鞋?”
  
  “米莉娅?”艾维尔想了一下,“我给她做过鞋,有什么问题吗?”
  
  “她是个骗子。”警察说。
  
  “我知道,”艾维尔并不意外,“她从我这儿骗过一双鞋。”
  
  他讲了米莉娅来讨鞋的经过:“我父亲是个非常仔细的人,他一生都没有记错过一次账。”“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给她做鞋呢?”警察很不解。
  
  “她太需要一双鞋了。我是鞋匠,不能让一个人穿着那样破的鞋从我这里走出去。”
  
  停顿了一下,艾维尔有些不安地问:“米莉娅现在在哪儿?”
  
  “她在拘留所里。”
  
  “那双鞋是我自己愿意给她的,你们就不要为难她了。”
  
  “小兄弟,米莉娅可不只是诈骗一双鞋的事。”警察笑笑,“我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既然那双鞋真是你做的,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市长夫人要请你做鞋。”
  
  两天后,市长夫人请艾维尔到她家一趟。
  
  市长夫人看着这个还是学生模样的小鞋匠,认真地问道:“那个叫米莉娅的女人,她的鞋真是你做的吗?”
  
  艾维尔点点头。
  
  “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请你做鞋吗?”
  
  艾维尔摇摇头。
  
  “那天我去女子拘留所参加一项公益活动,那些囚犯穿得又脏又破,哪里还像是女人啊。可就在那时,我看到了米莉娅的鞋,一双新鞋,那么精致,那么漂亮。那一刻,我简直有些嫉妒那个女人了。”
  
  艾维尔没有说话,但心里甜滋滋的。
  
  “后来我听他们说米莉娅那双鞋没有给钱,而且你那时候就知道她是讹诈你的,是吗?”艾维尔又点点头。
  
  “那你为什么还把鞋做得那么精致呢?”
  
  “我父亲说过,我是鞋匠,我的一生就是要做好每一双鞋。”
  
  现在,整个都尔市几乎所有人都想拥有一双艾维尔做的鞋。艾维尔记录订购鞋的本子已经用到了第9本,最近排队的人想拿到定做的鞋,至少要到两年之后了。

买房炒股不如炒鞋?00后的资本游戏

  那是NBA在中国的黄金时代,姚明刚去美国打球,乔丹刚退役。80后的年轻人和90后的孩子都是NBA追星一族。一双明星签名的球鞋就成为粉丝们最直接也最亲密的纽带。我有个亲戚在耐克的旗舰店工作,有机会买到限量款的球鞋,偶尔买一双,放到论坛上卖,一双勒布朗·詹姆斯的鞋能轻易地赚上几百上千元。
  
  那时候排的队不像现在这么长,买的人不像现在这么多,但篮球、饶舌、跑酷等美国街头文化在一代人的心中播下了种子,终于在这两年以“炒鞋”的形式大放异彩。这也证明了,一件商品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也就附着了“炒作”价值。
  
  在球鞋交易的App(萌砑“毒”中,我看到了他们提倡“鞋穿不炒”的倡议,这里的交易包括买家砍价、卖家交给App鉴别等过程,买家还可以通过支付宝的花呗分期贷款。在另一个App“NICE”中,则是各式各样的炒鞋心得,防被割韭菜指南和市场走势分析。00后们炒鞋很认真,其认真程度并不比当年全民炒股时的股民差。借助于网络,他们分析鞋子的发售数量、颜色款式以及穿着搭配,俨然业内设计师和潮流鉴赏专家。
  
  今年7月,耐克“月球鞋”以成交价45万美元的价格拍出,打破运动鞋拍卖的世界纪录。这是耐克联合创始人兼田径教练比尔·包尔曼在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期间为赛跑运动员设计的,总共只有12双。这次拍卖的还是唯一一双全新、未穿过的。
  
  在此之前,运动鞋的拍卖纪录是迈克尔·乔丹在1984年奥运会篮球决赛上的战靴,上面有他的亲笔签名。在美国的运动鞋交易网站StockX,我看到年份最老的鞋是Jordan1OGChicago,那是1985年耐克第一次推出以乔丹命名的篮球鞋,这款鞋最新的成交价是3023美元,10码的,但12码的鞋的要价就高得多,1。5万美元。
  
  但如今的炒鞋显然不是这个套路。根据平台统计数据,8月19日,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26个热门款的成交金额已达到4。5亿元,超过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阿迪和侃爷合作的椰子2,当时发售价格才1999元,过了一天店门就有外人3万块钱来收。有些鞋还没发售,网站上已经有人以数倍的价格求购。
  
  Sneaker文化与交易的源头在厂商,厂商绞尽脑汁,与潮牌和明星合作,还要制造话题。比如一款纯白的椰子鞋还没发售,就在运输的路上被劫匪抢去了几箱,这个花边新闻迅速在全世界传播开来,于是这款备受瞩目的鞋子话题量大增。所谓物以稀为贵,为了得到一双鞋,年轻人们在全球最有活力的闹市区通宵排队,引发关注,一鞋难求的排队场面,无形中提升了产品的品牌价值,在消费者心中进一步巩固了其有别于一般品牌的高端印象。这个意义上年轻人正在以他们特有的存在感塑造着一种全新的商业文化和氛围。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任何一场全民投入的资本游戏到了结尾似乎都没有善始善终的结局。对于00后的年轻人,这是他们人生第一场的资本游戏,他们难免暴富心切加了杠杆,或者把学费也押了进去,无法抵御鞋子价格的大起大落。而对于一场大众金融游戏,正如索罗斯所说:“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