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糖砒霜

  味之堂是小镇内最有名气的私家菜馆,老板姓宋,自十五岁开始在外闯荡,原也只是个后厨的配菜师傅。
  
  但如今的宋老板,已是小镇上响当当的大人物。
  
  就在昨天,周小凌正式成为味之堂后厨中的一名配菜师傅,和她搭档的厨师来自北方,喜欢在颠大勺的时候唱“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因此而得名,老狼。
  
  老狼今年三十五岁,单身,相过亲,均未遂。
  
  用老狼的话说,因为他是大厨,做他的老婆压力太大,所以女人才不敢与他谈恋爱。每到这时,周小凌总是停下切菜的手,冲着老狼微笑。
  
  这个高大的东北男人,敦厚而可爱,给周小凌这个异乡人带来许多温暖。
  
  那天,味之堂接待了几位来自某集团的贵宾,一位客人在汤里发现了一根长头发,不依不饶。那根头发是周小凌的,后厨里只有周小凌一个女人。
  
  宋老板把后厨所有当值的员工叫到包间里,周小凌刚想承认,不想被老狼摁住肩膀。
  
  他上前一步,不卑不亢地说道:“老板,那根头发是我不小心掉到汤里的。”
  
  老狼被扣了当月奖金,周小凌对老狼心怀感激,发工资的时候想把这笔钱还给老狼,老狼拒绝了。
  
  老狼说,他不想要钱,他想让周小凌做他的女朋友,从见她第一面,他就想对她好。
  
  周小凌并非单身,她的男朋友叫郭鹏,在另一座城市做软件工程师,每月拿着五千块的薪水,最大的愿望是攒够首付买房。周小凌来味之堂前和郭鹏闹翻了,因为他不喜欢双城生活。
  
  这些事,还有许多事,周小凌不会告诉老狼。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味之堂里,她太需要一个迷恋她的男人,因为,她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她需要人帮忙。
  
  老狼对周小凌是真的好,比如,他一有时间便会抄起菜刀陪周小凌一起切菜,而不是像其他主厨那样歪在休息室里睡觉;比如,他记得周小凌的生理周期,会在那几天提醒周小凌不要碰冷。
  
  最重要的是,他不介意周小凌站在旁边观摩他做菜的过程,甚至还告诉她,味之堂的上汤娃娃菜里放了一种秘制的酱料,味之堂有两宝,一宝便是这无所不能的秘制酱料,另一宝便是秘制烧酒。这些年,就是这两宝撑起了味之堂的金字招牌。
  
  那天,因为要招待一群来自南方的客人,周小凌很晚才下班,老狼坚持要送周小凌回家。
  
  周小凌住在距味之堂很远的一座破旧小区内,楼内走廊里连感应灯都没有。老狼用手机做照明,一直把周小凌送到门口,周小凌打开门,老狼就势跟了进去,还没等周小凌反矗惚Ы袅怂……
  
  周小凌三天没去上班。
  
  这三天,老狼下了班就跑过来,巴巴地伺候在周小凌的前后,他见周小凌憔悴的样子,深感愧疚。
  
  于是,他把自己全部的身家带了过来。他指着存折说:“这是我全部的钱,都给你,我对你是认真的,我想让你当我的老婆。”
  
  老狼把周小凌的沉默当成原谅。从那以后,老狼对周小凌的好更加明目张胆。到最后,味之堂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周小凌是老狼的女人。对于老狼对她的好,周小凌不再拒绝,她告诉老狼,她不想一辈子做配菜师傅,太没有前途,她也想当主厨。
  
  老狼开始手把手地教周小凌做菜。为了方便学习,周小凌和老狼搬到了一起。当然,这一切都是瞒着郭鹏的。郭鹏每周打一次电话过来,周小凌躲着老狼接听。其实她心里知道,她迟早都会离开郭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