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风波

  谢云烟是县美术协会的秘书长。这天,她突然接到儿子班主任胡老师的电话,说最近省里有个少儿美术作品大赛,让她好好指导儿子小冰,争取拿个大奖。
  
  谢云烟明白,说是指导,其实是让自己替小冰画一幅画去参赛。她刚想婉拒,只听胡老师继续说道:“小冰妈妈,我知道你很忙,不过这次比赛局里很重视,为了小冰,我看你还是百忙中抽个空吧。”
  
  事实上,谢云烟不久前刚完成一幅画作,为参加全国青年画家优秀作品展的选拔,最近还是比较清闲的。为了小冰,她只得勉强答应,草草画了一幅画便让儿子拿去交差。不料,胡老师责怪的电话没来,儿子小冰却朝她大发脾气,边哭边嚷道:“妈妈,你为啥不好好画?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谢云烟吓了一大跳,耐着性子好言安抚半天,才弄明白事情的原委。
  
  原来,谢云烟接受任务后,胡老师本来挺高兴的,主动提出要给小冰一个升旗手的机会。然而,胡老师见到那幅画后,心中恼怒,却又不好对谢云烟发作,便把小冰叫到办公室,婉转地提醒道:“小冰啊,现在这幅画拿到省里是获不了奖的,要是你能说服妈妈再画一幅能获大奖的画,老师就可以让你当升旗手了。”
  
  小冰对当升旗手渴盼已久,听班主任这么说,这才回家跟妈妈闹起来。谢云烟的心被深深刺痛了,她心疼地搂着儿子说:“小冰,对不起!是妈妈不好,让你受了委屈。别哭了,妈妈答应你,重新画一幅,一定让胡老师满意。”
  
  小冰这才破涕为笑。谢云烟却笑不出来,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当晚,待儿子睡下,她便走进画室,摊开画纸,开始提笔凝神作画。
  
  没过多久,画作就完成了。胡老师拿到画后,见这幅题为《织布机前》的国画,人物鲜活,色彩丰富,虚实结合,很是不俗,顿时眉开眼笑,仿佛全省少儿美术作品的大奖已是囊中之物。
  
  过了不久,谢云烟接到省美协秘书长的电话,祝贺她的画作《农博会上的非遗角》入选全国青年画家优秀作品展,证书将不日寄出。这是县里首次有画作挤进全国青年画家优秀作品展,实属不易,令她惊喜不已。几天后,她果然收到了入展证书。
  
  又过了一阵子,胡老师那里也传来喜讯,小冰的那幅《织布机前》在全省少儿美术大赛中荣获一等奖,即将刊登在县报上,请她关注一下。胡老师还叫谢云烟将这一消息在微信上传播一下,当然前提是要把她这个班主任作为指导老师放上去。
  
  接到这个喜讯,谢云烟不喜反忧,但还是不得不违心地在朋友圈发布了这个消息。胡老师看到后,十分满意,点了个大大的赞。
  
  谢云烟看到后,心里很不是滋味,脑子里不时浮现出那天小冰为了当升旗手哭闹的情景。突然,她想到了自己的那幅获奖作品,立马起身带着那本入展证书去了报社。
  
  第二天,大家不仅在县报三版上,看到了署名小冰的那幅《织布机前》,而且在头版上,看到了谢云烟的那幅《农博会上的非遗角》,以及入选全国青年画家优秀作品展的相关信息。
  
  当天下午,县电视台闻讯赶来采访谢云烟,并在当晚的新闻中播出。经媒体多方报道,谢云烟一下子成了当地文艺界最红的人物。在本地论坛上,人们纷纷发帖,惊呼县美术界将迎来新时代,领军人物非她莫属。
  
  然而,有一个帖子却与大众的呼声截然相反,发帖人声称谢云烟代人作画,败坏美术界的名声,艺德不行,怎么能成为领军人物?帖子里还附了两张照片,一张是谢云烟的那幅《农博会上的非遗角》,一张是小冰的那幅《织布机前》。任谁稍稍一对照就能看出,《织布机前》与《农博会上的非遗角》的右上角一模一样,连画中各种细节也分毫不差,显然是同一人所作。
  
  此帖一出,舆论哗然,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有怀疑小冰乃某领导之子的,有怀疑小冰是谢云烟儿子的,也有人怀疑这事是被学校老师逼的……一时间众说纷纭。
  
  美协主席气呼呼地打来电话,狠狠批评了谢云烟一顿,骂她不爱惜自己的名声,做事不经大脑,简直是自毁前程,末了,要求她就替儿子作画一事在网上公开向大家道歉,态度诚恳一点,尽量挽回已经造成的恶劣影响。
  
  谢云烟这边刚挂电话,胡老师那边又来电了,气急败坏地催着她在网上申明替儿作画乃自己的主张,跟学校无关。后来,她见谢云烟迟迟不肯按照她的意思去做,恼怒异常,几次三番当着全班学生的面借故批评小冰。
  
  可怜小冰突然遭此无妄之灾,顿时变成了惊弓之鸟。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同学们也开始冷落他,甚至欺负他。
  
  这下,小冰脆弱的心灵再也无法承受了,他开始拒绝去学校。谢云烟问他为啥,小冰却不肯回答,只是歪着脑袋一个劲地喊:“我就是不要上学!我就是不要上学!”
  
  谢云烟气急,扬手打了小冰一个耳光。小冰先是震惊地摸着被打痛的脸,像看陌生人一样盯着母亲,接着几步蹿到阳台上,一只脚迅速攀上了阳台的栏杆。
  
  谢云烟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惊叫着“不要”,箭一般奔到阳台,她颤抖着声音道:“小冰,是妈妈不好,只要你告诉妈妈实情,妈妈就答应你不去学校,好不好?”
  
  “真的?你不骗人?”小冰半信半疑地回过头。
  
  谢云烟紧张地盯着儿子说:“是真的!你看妈妈答应你的事,有哪一件没做到?”
  
  小冰听了,迟疑地将一只脚从阳台栏杆上放了下来。谢云烟立即冲上去,一把将他抱在怀里,好一会儿才惊魂甫定。
  
  待细细询问,她才得知,小冰是因樵谘T馐芰瞬还鲇肫鄹海挪辉溉パ6潦榈摹P辉蒲潭偈狈吲良砩洗蚩缒裕鼻眉蹋敛挥淘サ亟黄馕度绱顺林氐“面子”作业何时休》的帖子发了出去,帖子是这么写的:
  
  首先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
  
  孩子的作业本该由孩子完成,然而现实却是为了让老师满意,不是家长代做,便是请人帮忙,或者干脆网上购买。
  
  家长们虽个个私下埋怨,却谁也不敢明言,生怕得罪老师,让孩子受委屈。
  
  我希望小学生课外作业叫人代做这种弄虚作假的现象,能引起社会的关注,然而我势单力薄、人微言轻,只得故意选了一幅自己参展作品的部分画面,替儿子参赛,又设法在儿子作品登出那天,同时报道我自己的入展消息,之后再找人将代人作画的帖子发上论坛。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盼望能通过社会舆论的力量,来揭露这种丑恶现象。
  
  帖子一出,在县城引发强烈反响。县委县政府迅速作出反应,发帖宣布:县里已经成立专门调查小组,立即对该事件进行深入调查,一经查实,将严肃处理,并在网上公开处理结果。
  
  终于盼来这一天,谢云烟百感交集,热泪盈眶。
  
  她如释重负地对小冰说:“儿子,以后你可以开开心心地去上学了,再也不用担心有人随便批评你、欺负你了。”  

不必“马到成功”

  “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要写好作文,素材的积累是基础。本刊推出一系列经典作文素材,为即将走向考场的莘莘学子加油加分。
  
  “问文哪得妙如许,惟有素材活水来。”愿广大考生厚积薄发,活学活用,以期文思如泉涌,挥笔若行云。用生花妙笔,绘锦绣前程。
  
  说到成功,最吉祥的一句话是“马到成功”,意思是战马一到,立即成功。比喻成功容易而且迅速,一开始就取得胜利。
  
  马到成功,固然表达了一种美好的愿望,但也暴露出人们急于求成的浮躁心理。不由想起一个故事:一位青年画家去拜访绘画大师门采儿,他问:“为什么我画一幅画只要一天时间,而卖一幅画却要整整一年?”门采儿对青年画家说:“你不妨把时间倒过来,用一年的时间去画一幅画,说不定一天就能卖掉它。”
  
  做任何事,不能急于求成,只有在漫长的时间里经过积蓄和磨砺,才能成功。获得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勒默,是一个极为低产的诗人,一生仅发表诗歌163首。他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一年仅写两三首诗。他早在1990年患脑溢血导致了右半身瘫痪,但仍坚持纯诗写作。他善于从日常生活入手,把激烈的情感寄于平静的文字里。诺贝尔委员会颁奖词是:通过凝练、透彻的意象,他为我们提供了通向现实新途径。
  
  成功,真的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就像开花一样,需要充足的阳光雨露,漫长的时间积蓄,才能绽放出美丽的花来。
  
  张爱玲一句“出名要趁早”,让多少人把出名和成功当成速成的游戏。才女的天分一般人望尘莫及,我们一般人只能埋下头来,默默积蓄力量,才能赢得最后的成功。
  
  见过很多人,少年得志,便飘飘然以为自己就要成名成家了。于是,一个个“伤仲永”的故事不断上演。“泯然众人”,是最终的结局。倘若不是急于求成,认认真真做事,一步一个台阶,成功便会是水到渠成的事。比如开头提到的青年画家,如果他能够用一年的时间,揣摩技艺,虚心求师,潜心画一幅画,成功必定会在前方守候。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经历这三种境界,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只有经过时光的淘沥,在实践中反复体味,在失败中一次次站起来,积累经验,磨炼品质,才有可能敲开的大门。任何事业学问,都如同风景f千的密林,初入觉得扑朔迷离,深入其中感到奥妙无穷,完全了解后才豁然开朗。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成功的漫长过程中,艰辛的付出,是必须要经历的。没有这样漫长的过程,即使一夜成名,也会流星一样迅速陨灭。
  
  不必“马到成功”,慢慢成功,成功才禁得起考验。别着急,慢慢来,成功就在前方的路上等你。

非凡的赝品

  送金送银不如送幅赝品……
  
  周正是鼎鼎大名的古画鉴定家,入行40多年,经他鉴定出来的国宝级古画不下百件,行里的人都尊称他为“周老爷”。
  
  俗话说,英雄身边是英雄,好汉身边有好汉。周正最好的朋友郭林也是位响当当的鉴定家,据说两人的水平只在伯仲之间。
  
  可郭林这人有点特别,他不鉴真品,只鉴赝品。众所周知,真品的鉴定费用很高,碰上赝品则只能收些辛苦费。同行都觉得郭林这人脑袋有问题,久而久之就都戏谑地称他为“郭老头”。
  
  周老爷和郭老头,一位点石成金,一位嗜赝成癖,虽然价值观南辕北辙,却又是铁得不能再铁的哥们。这不,在郭老头六十大寿那天,周老爷就给他送去了一份厚礼!
  
  那天,郭老头的寿宴略显简单,除了家人,只请了一些同行和学生。郭老头一连收了几份寿礼,虽不贵重,却都很有心意。然而,当周老爷把寿礼送到郭老头面前时,众人的眼睛差点瞪了出来——那竟然是一幅梁仟的真迹!
  
  梁仟是清初的画家,他擅长山水画,有“写山写骨,画水画眉”的独到理论,不但继承了北派的精微墨法,更兼容了南派的自然情调,作品常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丰富感。只可惜他成名太晚,是近几年才被关注的“冷藏画家”,而且存世墨宝不多,因此作品极具升值空间。
  
  郭老头估计没收过这么贵重的礼物,当场就愣住了,看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说:“老周啊,老周,你这礼物也……太贵重了,你让我怎么好意思接受呢?”周老爷微笑着说:“我是宝剑赠英雄啊,再说,老郭你家里也是时候添一幅真品了!”一席话把众人逗得开怀大笑。
  
  郭老头十分感动,当即表示等周老爷来年七十大寿的时候,自己一定回送他一幅好画。周老爷连连点头,却没往心里去。
  
  一眨眼的工夫,又到了周老爷的七十大寿。周老爷是行业的元老,他的寿宴自然是排场阔绰、宾客盈门。这时,郭老头缓缓地走上前来。
  
  周老爷看见郭老头手里拿着一幅画,这才想起一年前他许下的那个承诺,心里不禁打鼓:老郭家境并不富裕,他该不会真的倾家荡产给我买来一幅名画吧?
  
  正疑惑间,画已经送到面前了,周老爷只好硬着头皮拆开了包装。一看,在场的人无不惊讶,全都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是一幅唐志契的《山雨欲来图》,又是一幅货真价实的赝品!
  
  稍有点艺术常识的人都知道,《山雨欲来图》的真品在苏州博物馆里。这画的造假水平虽然高明,但这里不乏眼力毒辣的行家,一眼就能分辨出真伪;更离谱的是,右下角的落款不是唐志契,却是梁仟!众人开始议论纷纷,都怀疑这郭老头存心捣乱。周老爷也是一脸的疑惑,只好用眼神求教郭老头。
  
  郭老头也不卖关子,解释说:“诸位,这虽然是一幅赝品,却是一幅梁仟的真迹!如果不信,你们可以比对一下落款和印章,甚至这画里面也隐藏着梁仟的手法。”
  
  众人一听不免更加疑惑,梁仟不算是有名的画家,自然没有人去专门研究他的手法,只好谦虚地向郭老头请教。
  
  郭老头说:“一年前,老周送我一幅梁仟的真迹,我从画中发现了一个秘密:梁仟特别喜欢把线条从细到粗反过来画。他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制造一种不自然的感觉,淡化自己骨子里北方画派写山刻骨的刚劲,模仿南方画派柔和的风格。正因为此,梁仟的画才会给人一种既丰富又复杂的感觉。”
  
  话说到这里,周老爷和其他同行已是恍然大悟。众人纷纷凑到画前仔细观看,最后一致认为郭老头说的话是对的,这幅画的确是梁仟的真迹!
  
  这样一来,这画就不是赝品了,而是现今为止梁仟唯一存世的临摹品!虽算不上价值连城,却也奇货可居。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宴会厅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郭老头连忙拱手还礼,笑着说:“其实这幅画的价值不在于它的作者,而在于它背后的故事。众所周知,画家临摹大师的作品是常有的事,可绝少有人会署上自己的名字,一来自己不是原创,二来也耻于被后世发现,坏了自己的名声。可为什么梁仟要这样做呢?我在卖画的那个人口中得知了真相。”
  
  原来梁仟早年家境贫寒,多亏朋友萧辰的帮助才考上了举人,摆脱了困境。几年后,萧辰遇到了困难,偌大的家业赔得只剩下一套大宅和一间小铺。一时间,萧辰斗志全无。梁仟听闻后,对此很是痛心。
  
  几天后,梁仟请萧辰到家中小聚。席间,他从里间拿出一幅画来,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说:“萧兄,为了报答你当年的恩情,我要送你一件宝贝!”
  
  萧辰把画展开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这竟然是一幅唐志契的《山雨欲来图》!萧辰知道这画价值不菲,至少能换一套大宅子,连忙问是怎么得来的。梁仟说,一位富商的儿子犯了法,自己给他行了方便,这幅画算是辛苦费。萧辰没想到一向刚正不阿的梁仟会如此,不由得心生惋惜,于是连连推辞。
  
  梁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说服萧辰,只好说:“这画已经是你的了,就算是你做生意的本钱吧,现在暂时由我保管,你就尽管放心地去闯吧,就算全亏了,我这里还有一套大宅子。”萧辰顿觉心头轻松了不少,终于放开手脚,抵押了店铺和房子外出闯荡,只几年的工夫就东山再起。
  
  一天,梁仟又请萧辰小聚。几年过去了,梁仟依旧过得勉勉强强,萧辰见状很是不解,问:“你为官多年,又多予富商方便,怎么还过得如此拮据?”梁仟见瞒不过去,这才告诉萧辰,那幅《山雨欲来图》其实是自己画的赝品。
  
  得知真相的萧辰感动得泪流满面,他觉得这幅赝品远比真的《山雨欲来图》要珍贵,于是把原来的落款裁掉,让梁仟署回自己的名字,把画郑重其事地悬挂在家里,并叮嘱子孙,不到萧家破产的那天,决不能卖掉这幅画!
  
  其实梁仟的画在当时并不值钱,萧家子孙就算想卖,也没人买。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直到近几年,梁仟的作品才被艺术界认可,萧家的后代这才注意到这幅画,恰好拿到郭老头那儿估价……
  
  听完郭老头的一席话,众人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周老爷不禁叹道:“真没想到啊,我这辈子看了那么多价值连城的真迹,竟然没有一幅比得上眼前这幅赝品……”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宴会厅里又一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