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

  “入乡随俗”是一句大家都懂的话,对知识人来说,里边却包含着更深的意境。入乡随俗的另一层意思,是暗示人们从事不同行业的工作,进入不同的行业,必须通晓或知道这一行业的规矩。这个行规,以“习俗”二字代替了,意思是一致的。
  
  怎样才能知道每一行当的规矩呢?重要的步骤是我们必须去问、去取经、去探听,做到先站稳脚跟,先取得行内人的认可与信任,再谋求发展。
  
  第一步,不管你从事什么样的工作,你首先不要歧视这个行业,一旦歧视了,你就生分了,没有情感投入了,这是很笨的事。你一旦进入新的行业,都是一种学习,都是一种谋生,都是一种经验的收集获取,哪有那么笨去嫌弃它呢?有这理念的同时,你要找寻朋友、同学、亲戚,去探访、去求师、去取经,问及进入这一行当的“重要”事项,不得有违。有违者便是我们常说的给人“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那是极为麻烦的,有的恐怕会伴你一生,洗刷不去,留下笑柄话头,十分可惜。
  
  第二步,脑要转得快,手脚也要麻利,多观察、不插嘴,放下书生架子,真正融入生活。融入生活不是等同于吃吃喝喝,打打闹闹,嘻嘻哈哈,怒骂取笑,不是如此。当你不熟悉一个环境时,你是不能“卖熟”的,是不能和同事混在一起、[在一起的。你看见这类事,一律装于心,但不表态;一律多观察,但不加盟;一律多干活,少胡说八道。这样,就显得稳重、不轻浮,显得有教养。
  
  第三步,在语境的运用上下大力气,把一些书生话语、小知话语严格控制好(在你八小时以外的小圈子里可以用)。有些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那个语境分众水平不精确,常常说一些“萌话”,说一些胡诌拼凑成的成语,说一些人家听十遍都不觉得好笑,他自己却觉得很好笑的话。什么“萌萌哒”,什么“亲们”,什么“我的菜”,什么“顶你”,等等,偶尔听听还可以,经常重复的话,你要在蓝领圈中说多了,中年以上的人一看见你就会躲开,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一种折磨。就像那种“嘟”起嘴巴的照片,是会令许多中年以上的人感到恐惧的。像上海人,见了人喜称“老师傅”“师傅”,你也可以这样叫,不必叫“老头子”“老板”这类话。广东讲白话的人都喜欢称女士为“小姐”,稍亲密的人可称“大小姐”等,你也可这样称呼,不必称某某“女士”,某某“姑娘”。工作中也不要老说什么“重点工作”“重要事项”“核心理念”等,在高校还可能有市场但在其他部门是没有人愿意去听的。他们需要的是简练、扼要、公正、果断。语境的把握对大学毕业生十分重要,必须善于驾驭,善用群众语言,不要显得造作,显得书生味太重。
  
  第四步,不太明白的事情要敢于请教。因为你不请教的话这事情不会飞走的,只会一直围绕着你,所以你必须虚心去问、去请教。如蒸鱼为什么非要下姜葱?这当就是举例了,师傅说下姜是为了去“腥”味,下葱花是为了吸留住鱼的香味及散发葱的香味。这一说,你就明白了。请教人一点坏处都没有,许多社会课堂的学问都是这样问来的,千万要不耻下问。
  
  第五步,必须请教过来人和有经验的人,请教他们这一行的“高压线”是什么?“底线”是什么?必须问什么话千万不能讲,什么内容是极为“禁忌”的。问了之后,你就不去触碰“高压线”,不触及、逾越“底线”;不去说一些这行业视之为恶咒的话,不说一些“触霉头”的话,不说一些不好听的话等,这是必须注意的。这些事不注意,随时会冲口而出,不顾场合而乱说,会惹来大麻烦。
  
  为什么有些学习尖子生不受社会欢迎呢?这与尖子生的智力无关,与他们的为人无关,主要是与学校的教育、教学有关。他们以为培养一个尖子或一个状元很厉害、很兴奋。但是,你一出社会,谁会看这些呢?况且你的社会经验又不足,书生架子放不下,脸面不知怎么摆,于是便不合群、不随众,不按规矩办事做人,不遵守乡规民约,不遵守各行各业的约定,便一步步走远了,以至失去众人,失去自我。这是我们教育、教学的不慎造成的,是学生不勇于放下架子、放下身段造成的,原因十分简单。
  
  当然,有些规矩未必合理,有些约定未必那么合情,不必急,待你们站稳了、做好了、有能力了、有发言权了,才慢慢修正。不能急,急是急不来的。“便后冲水”说了几十年了,现在还是有人不冲,要树立好规矩,并执行它,是不容易的事。所以要经常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