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技之长

  小时候我家隔壁有个女孩子,特别喜欢看电影。
  
  那个时候国内电影院还处于赚不到钱的阶段,只要有新片她就会跑去电影院看,特别喜欢的还会刷两遍。那些国内实在没有的片子就到附近的音像店里买盗版碟,为此几乎花光了零花钱。我经常去她家淘几张回来看,从《哥斯拉》到《大逃杀》再到《谋杀绿脚趾》,应有尽有。
  
  后来她在家人的要求下考入上海某所高等院校读金融系。我们始终保持着联系,看得出来,她对电影的爱好始终未消退,完成课业之余依然一部接一部地看电影。自从豆瓣有了打卡功能,她每天晚上都会打卡一部新片,写出评分和感受,数年如一日,从无间断。
  
  她大四那年,某知名银行招聘。几千人应聘,只有三个录取名额。她拗不过家人的要求,去报考,凭着优异成绩顺利考上,成为一名正式职员,没多久由于表现出色又升任了经理。高薪收入、福利待遇无一不优厚得让人羡慕。
  
  在所有人看来,这必然就是一辈子的事业了。然而两年后的某一天,我忽然得到消息,她辞职了,到北京某网站做了一名电影记者。
  
  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这份新工作且不说收入相差悬殊,也根本不是她的大学对口专业,应聘的时候勉强过关,只能从底层做起,也没人相信她能做得好。听说父母已经气得要跟她断绝关系,声称一分钱也不会资助,说她一定会饿死在北京。
  
  但我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相信,相信她不但不会饿死,而且这一次,才是真正选对了方向。几年过去,这个女孩从一名小小的电影记者顺利升任副主编,又做到主编。她现在是业内知名的影评人,每年几大电影节海内外飞来飞去,偶尔还客串一次媒体评委。除此之外,她还是各个出品方争相邀请的剧本医生,开一次会议提出几条参考意见,就有丰厚的辛苦费奉上,业余时间也自己创作影视剧本,其中两个项目已经快要开机。最重要的是,比起前些年的平板无趣,这几年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和满足感。
  
  我们聊过一次,谈到职业的选择,我说你喜欢电影所以选择电影行业,现在看来是正确的。她想了想说并不仅仅因为喜欢,而是经过思考以后,觉得电影才是我的“一技之长”。
  
  我不太能理解,说你明明学的是金融啊,那才算一技之长吧。
  
  她问:你说我喜欢电影多少年?
  
  我想了想,说小学的时候,学校发免费电影票,你就把那些不喜欢看电影的同学的票都要来,坐在电影院里一遍一遍地看《妈妈再爱我一次》,那是几岁?记不清了,但要是算到现在,怎么也有二十年了吧。
  
  她说对呀,那我是几岁开始学金融的?十八岁上大学,就算再勤奋刻苦,也不过四年而已。她笑笑地问我:二十年和四年,哪个时间更长?哪个根基更深?电影不但是我生活的趣味,更是生存的真正本钱。
  
  “我做金融,可以得心应手。我做影,却是如鱼得水。”
  
  我明了她的意思。
  
  靠一技之长吃一辈子饭的说法是对的,但对于“技”的定位才是关键。
  
  一技之长不仅仅取决于一纸文凭,更取决于最喜欢也擅长的那一门手艺。
  
  这份技能,和别人一样长,那叫平庸;比别人长几分,那叫出色。
  
  只有长到了旁人为之赞叹的程度,才配称为安身立命的真本事,也是走到天涯海角都砸不烂的铁饭碗。

用人当用长

  清代诗人顾嗣协曾写过这样一首诗:“骏马能历险,力田不如牛。猿的茉刂兀珊硬蝗缰邸I岢ひ跃投蹋歉吣盐薄I殴笫视茫魑鸲嗫燎蟆”作者借诗说明:人各有所长,用人要择才任势,使天资、秉性、特长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岗位各得其所。
  
  楚将子发爱结交有一技之长的人,并把他们招揽到麾下。有个其貌不扬、号称“神偷”的人,也被子发待为上宾。
  
  有一次,齐国进犯楚国,子发率军迎敌。交战三次,楚军三次败北。子发旗下不乏智谋之士、勇悍之将,但在强大的齐军面前,却都无计可施。
  
  这时,那位被待为上宾的“神偷”向子发请战。他在夜幕的掩护下,将齐军主帅的睡帐偷了回来。第二天,子发派使者将睡帐送还给齐军主帅,并对他说:“我们出去打柴的士兵捡到您的帷帐,特地赶来奉还。”当天晚上,“神偷”又跑到齐军驻地将齐军主帅的枕头偷了回来,次日再由子发派人送还。第三天晚上,“神偷”又跑到齐军驻地把齐军主帅头上的发簪子都偷来了,子发照样派人送还。齐军全军上下听说了此事后,甚为恐慌,齐军主帅惊骇地对幕僚们说:“如果再不撤退,恐怕子发要派人来取我的人头了。”于是,齐军不战而退。
  
  用人之道,最重要的是要善于发现、发掘、发挥其一技之长。用人不当,事倍功半;用人得当,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