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

  小王近年来春风得意,事业有成,上级对他很赏识,于是破格提拔他为单位一把手。
  
  单位人不多,才20来个,但水很深。前几任一把手都被闲言碎语淹得喘不过气来,卷起铺盖走人了。小王为人正派,从不掺和是非,埋头搞自己的业务。由于业务出色,被上级领导看好,等最后一任头儿被“拉下马”后,小王就走马上任了。
  
  小王上任,单位也起了一阵波澜。凭什么他可以越级坐上第一把交椅?但他办事稳健,不搬弄是非,大家找不到他出纰漏的地方,于是一段时间内也都相安无事。
  
  小王家住在四楼,房子是上世纪70年代修建的,很陈旧了,原是作为办公用房的,后来单位建了办公楼就改为宿舍,厨房、卫生间等配套设施没有不说,就连路灯也没有。
  
  小王过去是个普通科员,找的人自然就少一些,加上自己一家人夜里很少下楼,几年了,没有路灯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
  
  但当了单位的头儿,找的人就多了,有领导找他研究工作;有下级找他汇报工作;还有日常工作接触多的人串串门什么的。有时候,白天找不着,只好在晚上跑过来找他。一位下属问道:“您怎么不安个路灯呢?这大晚上找您还真不方便。”
  
  开始,小王总是随话答话地说:“习惯了。”
  
  但是,说的人多了,小王就不得不考虑了。一次,他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下楼时扭了脚,十天半月也没恢复,于是,小王下定决心要装上一盏路灯。入夜后,路灯大放光明,来来往往的人再也不用摸着黑走路了。
  
  谁知,安好路灯的第二天,小王上班因事迟到了一会儿,走到办公室门口时,听见办公室里面人声鼎沸,大家正在议论纷纷。
  
  “听说王局长家新安了一盏路灯,把小区照得亮堂堂的。”
  
  “没当头儿时咋不安呢,当了头儿就搞‘特殊’。”
  
  “哼,还不是怕送礼的摸错了门。”
  
  小王就像当头挨了一棒,安路灯时,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一层。虽然偶尔也有个别带点礼品上门的,但他都让人怎么提来就怎么提走了。为此,还招惹了妻子的白眼:“就你怕事,你那屁大个官,受贿还不够档次。”
  
  但小王却有自己做人的原则:“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还是放干净点好!”可现在,单位的人竟还这么看他!为了不让人难堪,小王悄悄退了回去,过了半晌才装模作样地咳了几声,从远处走进来。小王又好气又好笑:自己倒像个贼似的了。
  
  几天过去了,倒也相安无事。可是有一天,小王在街上碰到了局里的刘干事。
  
  刘干事与小王很合得来,平常无话不说。见了面很是高兴,刘干事说:“您要注意一下呢,防止家狗咬主。”小王愣了一下,说:“我又没做错什么,怕什么。”
  
  刘干事说:“听说您安了个路灯?”小王一听明白了,愤愤地说:“有些人真是无聊!”
  
  小王回到家里,三下五除二,把路灯拆了。入夜后,小区里又是漆黑一片。
  
  这一夜,小王虽然愤愤然,但倒也睡了个踏踏实实的好觉。
  
  第二天上班,单位里仍有三五个人鬼头鬼脑地凑在一起,小王也不理会,径直走进了办公室。
  
  快下班时,局里纪检书记就来找他谈话:“听说你安了路灯?”小王说:“安了,却又拆了。”
  
  书记问:“为何拆呢?”小王说:“有人说我安路灯是怕送礼的摸错了门。”
  
  书记说:“可有人又说你是怕别人看见送礼的人才拆路灯的。”
  
  小王一急,也顾不得斯文,骂了一句:“这是典型的污蔑!”
  
  书记安慰道:“这事我会查清的,你也不必背包袱。”
  
  小王愣了好久,然后一个电话叫来了电工,重新走线安灯,并在办公室黑板上写下了一则通告:“安上路灯,为了照明;拆下路灯,为了洁身;拆了又安,以鸣不平;再弄是非,另寻他因。”
  
  从此,单位一切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