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入豪门

  左左在康凯进来之前,曾有一个当富婆的机会。
  
  杜成义的手下面压着整整两万块钱,左左非常地兴奋,杜成义说:“这只是定金,你陪我一个月,我给你20万。”
  
  后来,真正让左左生气的是,康凯连个考虑的机会都没给她。左左想,就算我不答应,起码也让我心里美一美吧,20万呢,足够开一家蛋糕店了。
  
  可当天,杜成义的话音刚落,康凯就冲进来给了他一拳。那一拳力道十足,杜成义二百多斤的身子向后一仰,连同他那吱呀乱叫的老板椅一起倒塌。
  
  康凯打了杜成义后,拉起左左就跑。左左坏了,女人害怕的时候一般都没有主意,所以康凯拉着她跑,她就本能地跟着跑。直到跑出杜成义的金太阳夜总会,跑进一条巷子,康凯才松开了她的手。
  
  康凯喘着粗气,伸着舌头,对着跑到几乎窒息的左左说:“你不能答应他!”
  
  左左说不出话,手扶着墙,心里开始纳闷,这家伙是谁啊,拉我干吗?她上下打量起了康凯,厨师帽,白工作服,下面是一条沾满油污的裤子,上边烫着一个烟洞。
  
  左左差点晕死过去,一个厨子,打了杜成义一拳,把她从20万面前拉跑了,还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不让她“沦落”。这就是刚才瞬间发生的事实,左左想哭。
  
  康凯笑着说:“你不用谢我。”左左咬牙切齿地说:“谢你个鬼!”
  
  左左觉得自己没有富婆的命,因为她既豁不出脸皮,也豁不出身体。她只能没日没夜地拼命,去夜总会唱歌,去路边的野台子走秀,甚至帮人家拍丰胸的广告,只要是赚钱的事,她都做。
  
  左左的目标是再拼个两三年,攒下一笔钱,然后在三环以内的临街开一家蛋糕店。那样,她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老板椅上,吃她最爱的黑森林蛋糕。这是她毕生的理想,做梦梦到的时候,她笑得满脸口水。
  
  左左自认为这个理想不算好高骛远,没想到实现起来却异常艰难。夜总会里到处都是咸猪手,你若没靠山,连端盘子的侍应生都敢欺负你。
  
  野台子的经纪人更欺负人,明火执仗地扣你一半出场费,你敢不同意,他一句话就可以让圈子里所有经纪人都不再找你。
  
  最让左左受不了的,是那个粗制滥造的丰胸广告。那个简陋的摄影棚连个更衣室都没有,制作方给她拉了个布帘,找了个小工在外面看着,让她在里边换衣服。
  
  小工一来,左左就晕了,她盯着那男生看了好半天,问:“你不是厨子吗?”
  
  康凯笑得五官都挤到一起了,说:“是呀,我什么都做的。”
  
  左左拿着性感暴露的衣服,看着眼前这个不识相的家伙,突然放声大吼:“你能不能转过脸去!”
  
  衣服有点大,尤其是那款抹胸黑裙。左左不得不用手捂着,稍不留神,衣服还是脱落下来。
  
  左左大惊,连忙蹲下身,可惜晚了,摄影师那台尼康快枪手一秒八张,左左那点春光被拍了个正着。
  
  左左让摄影师删掉照片,对方不肯。她气得直哭,低着头回家。还没走出摄影棚,康凯就从后面跑过来,一把将相机塞到左左手里,说:“我趁他不注意,在后面给了他一棒子!”
  
  左左挺感激康凯的,她和他非亲非故,却被他救了两回。不管如何,她觉得这家伙还算是个好人。
  
  左左请康凯喝酒,两个人在大排档吃了四十几串羊肉,喝了半箱子啤酒。然后,他们手拉着手,东倒西歪地往家走。
  
  刚走到楼下,一辆警车已经等在那里。受了伤的摄影师头缠纱布,指着康凯说:“就是这小子!”
  
  康凯被刑事拘留,左左找了个神通广大的熟人,花了五千元将康凯保释出来。
  
  出了公安局,左左对康凯说:“给我打欠条。”
  
  康凯老老实实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