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上的褶皱

  张潇雨老师打过一个有趣的比方,说人生中的绝大部分问题,都像一块布上的褶皱。解决它们的办法,不是跟这些褶皱的部位较劲,而是把布的其他地方展平,这些褶皱自然也就消失了。花时间去研究这个褶皱本身的颜色、形状、材料学结构,反而是缘木求鱼。
  
  确实,一个问题,也许只是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和空间下,由各种动因和机缘产生的。
  
  从这个原理出发,我们就理解了,为什么一次成功的减肥,可以让有的人状态好起来,而一次偶然的经历,比如说和某个人的一次谈话,就可以促成一次成功的减肥。
  
  所以,什么是解决问题?不只是聚焦在问题本身,而是持m保持一种自我提升的状态,尝试寻找各种自我优化的方法,不管在哪个领域。
  
  没准最后你会发现,不仅那块褶皱解决了,而且整块布的品质也改良了。

走西口的晋商

  走西口,是与闯关东、下南洋一道,被列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三次人口大迁徙之一。
  
  山西人走西口的时间,大概是在明代的中期开始,截止时间大概到清朝末年,其中的高潮应该是在明末清初,前后持续了将近三百年左右。
  
  走西口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由于山西当时人口比较多,所以生活比较困难,于是人口外迁。另一种情况是当时的边防需要,所以晋商就是在明代中期时候,应内蒙边防的需要发展起来的。一部分人走西口,就是为了适应这种要求,到口外去发展商业,发展贸易。走西口这个现象,实际上就是中国移民的一个部分。
  
  最初的西口,位于山西、内蒙交界处的右玉县,它实际上是长城上的一道关隘,真正的名字叫杀虎口。在明代时,为了防止蒙古骑兵南下,这里曾驻扎了大量军队。如果我们站在整个中国的角度打量山西,就会发现,山西北邻蒙古草原,南边紧挨着中原腹地,是连通中原腹地与蒙古草原之间最短的一条通道。清朝皇室入关之前,在制定他们的战略时,就把山西作为必须控制的地区之一。
  
  清兵一入关,顺治皇帝马上召见了当时最有名的八位山西商人,又是请客,又是送礼,最终还把这些商人编入了由内务府管理的“御用皇商”的行列。顺治皇帝超规格的礼遇,为清朝后几任的统治者换来了极大的回报。雍正十五年,朝廷调集九省大军,平定青海叛乱。清军进入草原深处之后,由于补给线过长,军粮供应发生困难。正当朝廷上上下下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叫范毓宾的山西商人站出来说:“这件事就交给我做吧!”范毓宾的爷爷,恰恰就是参加过顺治皇帝赐宴的八位商人之一。
  
  一个国家都很难做成的事,一个商人做起来可能就更加艰难。有一次,范毓宾运往前线的13万担军粮被叛军劫走,他几乎变卖所有家产,凑足144万两白银,买粮补运。范家以“毁家纾难”的做法,赢得了朝廷的信任和赏识,作为回报,朝廷慷慨地把与西北游牧民族贸易的特权交给了范家。这一下对范毓宾家族来说,称得上是天大的商机获取,因为在此之前,朝廷是严禁汉人进入草原和牧民进行贸易的。走西口的路就这样被打通了。
  
  山西人走西口发财之后就为自己修造房子,现在它们被作为晋商财富的象征。其实这些院落的第一代主人,在走西口之前,几乎全是一些在家乡走投无路的贫苦农民。乔家大院,这里过去曾住着山西最有名的一户大商人。他们的商号主要开在内蒙古的包头市。鼎盛时期,他们几乎垄断了包头的一切贸易经营活动。而乔家由寒酸贫困通往大财大富的发展道路,就是由先祖乔贵发走西口开始的。在当时,山西有很多像乔贵发这样的穷汉,他们穷困的原因并非因为懒惰,而是因为山西的自然条件实在太恶劣。山西不但土地贫瘠,而且自然灾害频繁。在清朝三百多年的时间里,山西全省性的灾害就达一百多次,平均三年一次。一方水土,不足以养活一方人时,山西人就只能走出去。  

一技之长

  小时候我家隔壁有个女孩子,特别喜欢看电影。
  
  那个时候国内电影院还处于赚不到钱的阶段,只要有新片她就会跑去电影院看,特别喜欢的还会刷两遍。那些国内实在没有的片子就到附近的音像店里买盗版碟,为此几乎花光了零花钱。我经常去她家淘几张回来看,从《哥斯拉》到《大逃杀》再到《谋杀绿脚趾》,应有尽有。
  
  后来她在家人的要求下考入上海某所高等院校读金融系。我们始终保持着联系,看得出来,她对电影的爱好始终未消退,完成课业之余依然一部接一部地看电影。自从豆瓣有了打卡功能,她每天晚上都会打卡一部新片,写出评分和感受,数年如一日,从无间断。
  
  她大四那年,某知名银行招聘。几千人应聘,只有三个录取名额。她拗不过家人的要求,去报考,凭着优异成绩顺利考上,成为一名正式职员,没多久由于表现出色又升任了经理。高薪收入、福利待遇无一不优厚得让人羡慕。
  
  在所有人看来,这必然就是一辈子的事业了。然而两年后的某一天,我忽然得到消息,她辞职了,到北京某网站做了一名电影记者。
  
  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这份新工作且不说收入相差悬殊,也根本不是她的大学对口专业,应聘的时候勉强过关,只能从底层做起,也没人相信她能做得好。听说父母已经气得要跟她断绝关系,声称一分钱也不会资助,说她一定会饿死在北京。
  
  但我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相信,相信她不但不会饿死,而且这一次,才是真正选对了方向。几年过去,这个女孩从一名小小的电影记者顺利升任副主编,又做到主编。她现在是业内知名的影评人,每年几大电影节海内外飞来飞去,偶尔还客串一次媒体评委。除此之外,她还是各个出品方争相邀请的剧本医生,开一次会议提出几条参考意见,就有丰厚的辛苦费奉上,业余时间也自己创作影视剧本,其中两个项目已经快要开机。最重要的是,比起前些年的平板无趣,这几年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和满足感。
  
  我们聊过一次,谈到职业的选择,我说你喜欢电影所以选择电影行业,现在看来是正确的。她想了想说并不仅仅因为喜欢,而是经过思考以后,觉得电影才是我的“一技之长”。
  
  我不太能理解,说你明明学的是金融啊,那才算一技之长吧。
  
  她问:你说我喜欢电影多少年?
  
  我想了想,说小学的时候,学校发免费电影票,你就把那些不喜欢看电影的同学的票都要来,坐在电影院里一遍一遍地看《妈妈再爱我一次》,那是几岁?记不清了,但要是算到现在,怎么也有二十年了吧。
  
  她说对呀,那我是几岁开始学金融的?十八岁上大学,就算再勤奋刻苦,也不过四年而已。她笑笑地问我:二十年和四年,哪个时间更长?哪个根基更深?电影不但是我生活的趣味,更是生存的真正本钱。
  
  “我做金融,可以得心应手。我做影,却是如鱼得水。”
  
  我明了她的意思。
  
  靠一技之长吃一辈子饭的说法是对的,但对于“技”的定位才是关键。
  
  一技之长不仅仅取决于一纸文凭,更取决于最喜欢也擅长的那一门手艺。
  
  这份技能,和别人一样长,那叫平庸;比别人长几分,那叫出色。
  
  只有长到了旁人为之赞叹的程度,才配称为安身立命的真本事,也是走到天涯海角都砸不烂的铁饭碗。

怪病妙用

  大柱得了种奇怪的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打一次喷嚏,而且他打喷嚏和一般人不一样,每次都会用上全身的力气,拉开大粗嗓门,像打雷似的震得地动山摇,正常人在他旁边待上一会儿就受不了。因为这个怪病,他一直找不到工作。
  
  这天,大柱坐高铁去省城看病,旁边有个老板听到他的巨大动静后,走过来问:“兄弟这个喷嚏打得有水平啊!你睡着了也这么打吗?”
  
  大柱苦笑着说:“一天24小时就没有消停过。”
  
  老板点点头说:“妥了,跟我走吧,月薪五千,什么事也不用干,只管睡觉就行了。”
  
  大柱正为找不到工作而发愁,一对方这么说,半信半疑地跟着走了。到了那儿一看,是一个建材料场,他的工作是只要在值班室里躺着就行。大柱有点纳闷,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个老板以前雇了两个值夜班的保安,尽管半小时巡逻一次,也挡不住小偷天天来偷东西。可自从大柱来了之后,料场上空时不时地就响一次喷嚏,再也没丢过东西。
  
  就在大柱庆幸自己歪打正着的时候,老板突然又说要调他去家里当保安。大柱不大想去,觉得去哪儿也没有这里好,躺着就能挣钱。
  
  老板看他不大情愿的样子,就说:“工资给你一万!”
  
  大柱这才答应了,他壮着胆子问老板,为什么会给他这么高的工资。
  
  老板叹了口气说:“都怪我找了个水性杨花的年轻老婆,经常趁我不在家时跟野男人鬼混。现在让你去我家当保安,看她还敢不敢胡来!”  

那一次我丢了时间

  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像溪流潺潺,抚慰每一寸大地,滋润每一朵花草,不因娇艳,不为荣枯。
  
  可是,在默默的时间的河流里,我们很容易丢失自己,忘了时间,忘了许诺,忘了目标,在一味的拖延中迷失自我。那一天,我永远不会忘记,像时间烙在自己身上的印,深嵌入自己的肌肤,因为我第一次在时间中迷失。
  
  我向来是个有点松散、却从未放弃自己的人。我发誓要努力学习,至于取得怎样的成绩,我不敢轻易许诺,但我力争做一个在学习中守时的人,决不轻易迟到,决不无故缺课。这关乎一个人的W习品质,就像一只要努力高飞的鸟,飞得多高不要紧,但不能放弃飞翔,必须一直保持飞翔的姿态。我一直在努力做一个与时间奔跑的人。
  
  早上上学,我家毗邻学校,转个身就到了学校。因此,每次去学校,我都能保证在铃声响起前到达教室,或者踩着铃声,或者和去教室的老师面碰面,总之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平安地坐在教室里。
  
  然而,地理位置的优越给了我便利,也养成了我的闲散,不到时间不出门,事不附身不着急,我就这样在学习的时间里一直拖拉着。晚上挑灯夜读,作业就像是时间河流里的石块,我要一块一块踩过去,从没有想着要跳一跳。因此,我习惯性地将时间拖到深夜十二点,似乎这样的拖延症并没有让我感觉到不安,反正我将该做的作业都完成了。而实际上,熬夜会影响第二天上课的精神,会让我身心疲惫,慢慢消磨我昂扬的斗志,让我的学习效率大大折损。这些我统统丢在了脑后,忘记了与时间奔跑。
  
  我对时间过于“友好”的态度,终于让我尝到了苦头。那次午休,我本设了闹铃,要是往常还有父母提醒,可那次父母都出门了,临走时叮嘱我不要忘了时间。也许睡得比较沉,闹铃响过了,我按掉继续眯一会儿。可这一眯就耽误了上学的时间,没有在时间面前的警醒与惊觉,我第一次上课迟到了。虽然我只迟到了两分钟,但我仍被罚站一节课,这是对我打破守时戒律应有的惩罚。
  
  这一节课是那样漫长,我的脑海里满是因迟到而带来的羞辱。这一次我大彻大悟,原来我们与时间的关系很微妙,你若珍惜,我必大度;你若不惜,必铸大错。
  
  这一次,我丢失在了时间里,然而正是这一次,让我明白了时间于我的意义。只有懂得利用时间、善待时间,你才不会走上时间的迷途。你会因此学会拼搏,学会努力,学会一直走在时间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