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失踪一百八十八天

  如果你不懂得珍惜,那是因为你没有经历失去。
  
  ····1····
  
  外婆失踪的第三十天,在精疲力竭、漫长的寻找后还是一无所获,大舅小舅他们终于绝望了。外婆在的时候,他们并不珍惜外婆,然而当外婆离开之后,他们才发现心里空洞洞的,原来那个人对自己是如此重要。
  
  生活还要继续,大舅妈和表弟继续出门打工,我也返回了长沙。大舅留在了家中,空了时,就和小舅一南一北出趟门寻找下外婆,顺便沿路张贴寻人启事。我们每家各出了一万赏金,总共三万,不时会接到有人打电话过来提供消息。刚开始时,两位舅舅听到消息都会兴奋地赶过去,却发现流浪的老人并不是外婆。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接到提供线索的电话,不管多远,舅舅们都会立刻动身前往,尽管一次次失望,却依然一次次怀抱希望。
  
  ····2····
  
  平时看见什么外婆就会念叨什么,大家向我妈妈抱怨外婆像《大话西游》里面的唐僧一样簦梦衣枞叭巴馄拧B杪枞ト巴馄潘担“妈,你以后别那么袅税。蠹叶疾幌不丁”
  
  外婆沉默了半晌,神色怅然,下定决心:“好好好,我以后少说点儿话。”
  
  一次雨后,她一个人走在小路上,看到路边一个废弃的用来蓄肥施田的粪池里面集满了水,外婆停下了脚步,蹙着眉自言自语:“这个粪池怎么还没回填?太危险了!”
  
  她颠着小脚去了小舅家,她要求小舅拉点儿木板去把粪池封住。小舅挺不乐意地说:“妈,那个粪池又不是我们家挖的,这不是多管闲事吗?”
  
  外婆不依不饶:“不行啊,必须要去填上,要是有人不注意掉进去多危险啊,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小舅被她在耳边反复念叨得没办法,拉了几块木板架在粪池上,从上面走了一下确定很稳固,外婆才点头表示满意。
  
  从那天起,外婆又恢复了日常舻哪侵肿刺4蠹乙恢氯鲜兜剑笸馄挪灰糇疃嘀荒芗岢忠欢问奔洌挂种蟮姆吹涌植溃砸簿兔蝗烁乙笏偎盗耍勺潘衿绞币谎簦渌涤械愣常灰雎运幕熬秃昧恕
  
  没有人意识到,当忽略一个人讲的话的时候,其实就是在忽略这个人。有时候外婆讲了半天话,大家依旧各忙各的事,根本没有人听她讲,她的脸上总会涌起一些失落的神情。
  
  ····3····
  
  每年过年的时候有外婆在,一家人在一起都热热闹闹的。然而,这次过年,大家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却没有人说话,只能听到锅里汤烧开之后咕噜咕噜的声音。
  
  春节过后,小舅接了一单生意,要送货去邻县一个小镇,小舅自己开车去送货。
  
  农村的小镇隔几天赶一次集,每逢集日,街上挤得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小舅的货车陷在人群中走不动,他坐在车上,视线开阔,百无聊赖地看着街头的景色和人群。
  
  街道的尽头,一位老人拄着拐杖沿著街边一路走来,身上穿着层层叠叠的衣服,手上端着一个碗,每经过一个商摊的时候就会伸出碗乞讨,经过一个早餐摊的时候,老板给了她两根刚刚出锅的热腾腾的油条,她把一根放在碗上,一根拿在手上吃,仰着头看着太阳,绚烂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她十分享受地微微眯上了眼睛,光芒落在她苍老的面庞上,是那样温暖和清晰。
  
  小舅看清她的脸的那一刻,浑身巨震——那是他的妈妈,他寻找了半年之久的妈妈!
  
  他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在拥挤的人群中狂奔,如一条逆流的鱼,身后一群人追着想要拦下他,但小舅根本看不到身边的任何人任何事,他的眼里只有外婆,他怕一旦让她从视线中消失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妈——妈——”他竭力地大声疾呼。
  
  外婆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茫然四顾,忽然一个身影冲到了她的身前,紧紧地抱住了她。
  
  身后一群追着喊打的人也愣住了,那个老太婆在这条街上乞讨有段时间了,大家都知道也都认识她,本来以为她是个年老丧失劳动能力出来乞讨的老人,现在这架势看起来却像是走丢了终于被家人找到了。于是先前还在愤愤不平喊打喊杀的人都不再计较,围在旁边看起了热闹。
  
  良久,小舅才松开了外婆。外婆抬起脸庞,茫然地看着眼前的身影,脑海中最顽强抵抗着衰老的记忆涌起,她终于认出了自己的儿子,哆嗦着嘴唇喊出了他的乳名:“大桥……”
  
  “是我,妈,是我……”小舅泪流满面。
  
  “妈,我们回家。”小舅牵着外婆的手,一如小时候外婆牵着蹒跚学步的小舅的手。那一天,是外婆失踪的第一百八十八天。
  
  ····4····
  
  为了避免外婆再走丢,舅舅们不再让外婆独自居住了,外婆舍不得她侍弄了一辈子的小菜园,不肯搬到舅舅家去。最终拗不过她,小舅把自己院子里种的花花草草拔了,建了一个小菜园,才哄得外婆搬了过去。
  
  两个舅舅又去了一趟那个小镇,挨家挨户感谢了那条街上的人家,谢谢他们在过去寒冷的冬天,对一位老人的施舍和关照,也正是那些一个一个不经意的善举,才让外婆吃饱穿暖,挨过那个寒冷的冬季。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去给外婆拜年。
  
  “外婆,过年好。”我向她拜年。
  
  她微笑地看着我,没有叫我的小名,很明显是没有认出我,但回应着我说:“过年好。”
  
  小舅妈微笑着解释说:“你外婆啊现在年纪大了,已经完全记不起来人啦……不过啊,她心里啊其实一直记挂着你们呢。”我看着舅妈,她脸上笑容平和,温柔大方,一点儿找不到以前对待外婆百般嫌弃尖酸刻薄的感觉了。
  
  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让人昏昏欲睡,半梦半醒间,忽然我听到了喃喃的像自语一般的声音,那样轻而温柔。
  
  “小言,小言不知道好不好呢?小言的妈妈呢?”
  
  我睁开眼睛,原来是外婆在自言自语,她依然是一个舻睦咸钸兜娜词俏颐堑拿帧>退闼系靡丫遣磺逦颐堑哪Q耍廊辉谛睦锛亲盼颐恰
  
  这是一位老人最深沉的爱。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泪流满面。
  
  谢谢上苍,你让她离开我们一段时间,让我们意识到她的重要,在我们懂得珍惜之后又将她还给了我们,让我们看见这世上的善良、美好,以及历经时间消磨依然坚韧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