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简那个“极”

  一日听朋友说,她近来崇尚极简生活。朋友爱读书、爱书法,我就对她说,那你每日的看书写字亦成多事矣。既是朋友,就该坦诚,我直言对所谓极简生活的不以为然。
  
  不是对“简”,是对那个“极”。我也是喜欢简单生活的,吃得简单一点,住得简单一点,消遣简单一点,心思简单一点,这样的人生,其实很洒脱、很舒服的。但若是简单到极端,则生活中就一点余裕和悠游也都]有了,只成枯寂,就不像人过的生活了。人欲横流,贪得无厌,对物质生活无节制地追求,这是今日之世的大错,而极简生活则又矫枉过正,一样的不好,一样的不是正常合理的人生。如若所谓极简生活又不过是一种标榜,只是嘴上喊喊,并没有打算真的去实行,这就又近于无聊了,自欺欺人,好没意思。如今世上口号多矣,崇尚极简怕是其一,不过是时髦而已。
  
  再好的东西,一到极端,皆成不好。比如节俭,自是美德。家庭过日子,当然是要节俭的,不可奢华浪费,要知惜物惜福。但若是俭到极端,到了吝薄的地步,也就真可惜可叹了。
  
  极端的不好,其道理是孔子在几千年前就说过了的:过犹不及。就是教人凡事皆不要做过头,一做过头便适得其反。所以我不是仅仅对什么极简不以为然,我是反感世上一切极端的东西,不管其名义多么堂皇和好听,极端的东西,于人于世大都是有害而无益的。
  
  做人做事,要有余地,人生方得自如无碍。而极简生活的“极”,便是不留余地,把自己的人生紧紧挤在墙角处,身心就都被挤得枯枯扁扁的了,没有了自由与生气。我倒是要劝一劝好朋友的:人生是活泼泼的好呢,还是干巴巴的好呢?

物理学思维与生物学思维

  今天,物理学家之所以会孜孜不倦地探寻能够一统天下的万有理论,也是出于与牛顿相同的愿景,即希望能够发现可以作为人类已知的、宇宙各方面基础的秩序,并让宇宙的每个组成部分都各归其位,将它们放在适当的位置上。科学家赫胥黎有一句名言:“科学的最大悲剧是,一个丑陋的事实往往会杀死一个美丽的假说。”他的意思是,优雅的理论是科学的目标,当某个事物与优雅的理论相悖,或令理论复杂化时,科学便会遭遇最大的悲剧。
  
  然而,博物学家不会赞同赫胥黎的抱怨。在他们看来,根本不存在所谓“丑陋的事实”。所有的事实和知识都为我们提供了与这个奇妙世界有关的新信息,向我们展示着世界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当事实不符合我们的心智模式时,完全不必为此而感到沮丧;相反,还应该为这种“意外”感到由衷的高兴,然后去寻找能够解释这些“意外”的新方法。
  
  在这里,我们还能发现现代医生的影子。他们为人体各个层级上的完美功能而啧啧惊叹,例如,血液凝固过程中的复杂步骤,酶级联反应的复杂性质,等等。还有那些天文学家,他们会为精密的太空望远镜所揭示的诸多星系类型而深深倾倒。
  
  物理学思维和生物学思维是理解世界的两种方式。所谓用物理学思维理解世界,就是觉得一切可设计、可控制、可预测。在物理学中,人们通过统一和简化去观察各种现象的明显趋势,无论是在爱因斯坦、牛顿,还是在麦克斯韦身上,都能看到这一点。众所周知,麦克斯韦给出了能解释电磁原理的公式。简化,甚至极简化,是物理学领域备受尊崇的方法之一。
  
  但是,那不过是200多年前才开始流行的一种思维方式。从长远来看,200年只是人类社会非常短暂的一个瞬间。
  
  而我们今天所讲的复杂的技术系统,则更接近生物学系统。
  
  比如,如何应对风险。物理学的方法是要通过精确来规避风险,而生物学的方法是通过冗余来规避风险。昆虫、鱼,通过大量产卵繁衍大量的后代,最后活下来的没几个,但是物种基因的安全是有保障的。这就是通过冗余来规避风险。
  
  人类造飞机也是如此,一个发动机不安全,那就装4个。看起来好像很浪费,但是要知道,飞机发动机作为一个复杂系统,要让它做到万无一失是不可能的,就算可能,那成本也会高到不像话。所以,装4个发动机,反而是一种降低成本的办法。
  
  再比如,如何修正错误。物理学的办法是先搞清楚原理,再改正错误,正本清源。而生物学的方法呢?在各种环境突变中,只要你能生存下来,能穿过进化的剪刀,就是好样的,就已经适者生存了,至于是不是完全没有错误,生物学不关心,因为这不重要。
  
  从下面这个古老的科学笑话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这种区别。一个奶农为了提高产奶量,雇用了两位顾问,一位是生物学家,另一位是物理学家。生物W家在考察了一周后,提交了一份长达300多页的详细报告,写明了每头奶牛的产奶量具体取决于什么因素,例如天气情况、奶牛的大小和品种等。而且这位生物学家还向奶农保证,只要严格按照此建议执行,奶牛的平均产奶量可增加3%~5%。
  
  而物理学家只考察了3小时就回来了,然后宣称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个能够适用于所有奶牛的高效解决方案,并且可以将产奶量提高50%以上。奶农问:“那么,你说应该怎么做呢?”“好吧,”那位物理学家回答道,“首先,假设你有一头身体为球形的奶牛……”
  
  抽象化方法当然是有用的,但我们不能做出存在“球形奶牛”这种假设。当你把生物学层面的细节都抽象化之后,你不仅会丢失大量信息,而且最终还会对某些重要的组成部分感到束手无策。
  
  复杂的技术系统更接近生物学系统,因此,用生物学思维思考复杂技术是个不错的选择。为了从整体上理解系统,我们也会忽略一些细节,这时,物理学思维才是首选。我们真正需要的是经过物理学思维锤炼的生物学思维。

让心归零

  夜深的时候,我常常看着墙上挂着的一束莲蓬发呆,白日的一切杂事和烦恼都不去想,都统统忘掉,然后,就在这种无所思无所忆中慢慢地睡下。
  
  这算不算传说中的让心归零呢?
  
  什么是让心归零?
  
  我们使用计算器的时候都知道,得先把数清除,回到零的状态,这样可以重新输入数值计算。让心归零也是这个道理,要把自己当作未涉世的孩童,放松心态,将那些熟悉、习惯、喜欢、陌生、厌恶、闹心的东西一一忘记,然后从零开始。
  
  让心归零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整天玩智能手机会感觉到,新的手机速度很快,点网页一点就开,发微信一点就出,抢红包一点就有,可时间一长,速度就慢了,网一时半会儿打不开,红包急得戳破手也不开,等半天开了人家也抢完了。手机这么慢咋办?关机重启,清除所有存放的东西和垃圾,恢复出厂设置,等等,这些方法其实都是在归零。
  
  手机归零后,会变得很快很轻松,一点就开,一戳就灵。人也是这樱让心归零,就是为了让我们生活得更轻松。
  
  我们体内的垃圾很多,我们的反应越来越慢,我们厌恶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喜欢做的事越来越少,这都说明,我们的心该归零了。
  
  世人有很多让心归零的方式:读书,沉浸其中,忘掉是非;旅行,走入陌生,忘掉熟悉;看电影,静观他人,忘掉自己;听音乐,体味欢乐,忘掉烦恼;睡大觉,迎接梦想,忘掉一切。
  
  有的人则喜欢借酒归零,以为喝醉了就一切都忘了,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了,但往往是,酒杯里外流的都是泪,越喝越让人心碎。
  
  人生是一条寂寞路,看着鲜花烂漫,但没有几朵是为自己开的;听着掌声雷动,但没有几下是为自己鼓的。
  
  没人鼓掌,也要飞翔,没人欣赏,也要芬芳!
  
  也许,你刚刚经历了高考的失利,痛悔曾经的少不努力;也许你正徘徊于人生的重大抉择中,不知去去千里何为……
  
  时光不会回头,人生亦当无悔。那就让心归零,重启程序,笃志前行吧。  

留一点无用的美好给自己

  一首诗,一杯茶,半帘幽香;一个人,一本书,一袭月光。
  
  我想留一c无用的美好给自己,可否?我想在夜半时分,独自坐在窗前,品一杯清茶,感受习习微风拂面,聆听世界之安宁。我会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或诗集,或小说。偶得好文一篇,我会轻声朗读,在如此美好的宁静之夜。
  
  你会问,夜深了,是不是该就寝了?是啊,但这片刻的美好多珍贵啊,我愿意带一些无用的诗篇进入梦之遐想。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我想留一点无用的美好给自己,可否?我想在雨天里,轻轻地倚靠在窗前,聆听天之使者的歌唱。雨其实是一首诗歌,它是最有生命的音乐,它凝聚天地之精华,不远万里从天空坠入人间,再去滋润万物,带去生机。
  
  你会问,雨声如此嘈杂,怎么还要去听呀?是啊,在忙碌的生活和学习的巨大压力之下,怎么听得见这雨的美好?我愿将这无用的雨声藏在心底,寄给远方的你。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劈柴,喂马,周游世界。
  
  我想留一点无用的美好给自己,可否?我想拥有平凡美好的生活,没有世俗的批判和名利的烦恼。我会靠自己的努力,为世界留下我的足迹。然后,我会把我的幸福告诉每一个人,我愿给世界带来多一份善意。
  
  你会问,你这不是在幻想、在做梦吗?是啊,但我有这么美好的无用的梦,你有吗?我愿将这无用的梦写在纸上,让世人看见一个无用的梦的美好。
  
  有时,留一点无用的美好给自己,世界也会变得温柔一些,你说是不是?

天分很重要,没有也别害怕

  有天分,练一练,帕瓦罗蒂;没有天分,练到极致,不过是会唱歌而已,成不了世界上最好的男高音。有天分,苦练,王羲之。1700多年过去了,比书圣勤奋的人有的是,谁能超过他?
  
  各领域顶尖的选手,包括考上北大的“学霸”,取得的成就是多重因素促成的,天分不可或缺。特别聪明的孩子,是基因的随机选择,可遇不可求。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甚至刻意否认这一点,自己和孩子都将滑入一种典型的冷暴力:定下了一个能力无法达到的目标,穷尽方法,无比勤奋,最后都是失望,人将会不停地否定自己,最后失去自信与自尊。
  
  勤奋,人人做得到,好一点的高中的高三学生,哪一个不勤奋?方法也不神秘,教科书上都写着,一遍遍刷题,老师也重复多次。真的,差别就在天分。有天分的孩子,看懂教科书,再难的题也能信手解开,老师都得请教他;没有天分的孩子,熬到下半夜,还是拿最难的那几道题没办法。
  
  多数人是没有天分的,接受这个事实,才能够心理健康,才能够幸福快乐。毕竟,自己和孩子没天分的概率是很高的。就是许多北大W生,最后也会接受这一点,因为他们在更高的平台上见识到了更牛的天才。
  
  NBA著名教练波波维奇,非常重视防守。他的理论基础就是,进攻得分,天分非常重要,努力了也未必行;但防守是脏活累活,只要想做,就做得好,把精力放在做得到的事上,效率更高。
  
  这个策略也很适合人生。没有天分没有关系,把能做的分内事做好,也能胜出,世上绝大多数事,并不需要天分。比如,一个孩子衣着整洁、有礼貌、眼里有活、能够站在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他就能得到几乎所有老板的喜爱。而这些品性,完全可以靠训练得到,不需要进攻天分,只需要做好这些防守的“脏活累活”就行了。
  
  早年我听过一件事,某人拜访一家日本企业,在等候董事长接见时,一位中年女性动作熟练地泡好茶水递上,但她的神情木讷,仿佛一台机器。后来董事长解释,她是自己一位好友的女儿,智障人士,好友亡故时把她托付给自己。他想,与其单纯照顾她,不如就训练她几项简单的技能。于是,他让她反复学习端茶递水。这工作反正需要人做,她最后也能做,是多好的事,天国中的亡友应该很开心。
  
  一个人没有天分,确实有点遗憾,但是早一点接受现实,其实更有利于自己,你总能在世上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你是没有天分,但你的智力正常,勤奋且有方法,上不了顶尖的大学,可以上一般的大学;成不了杰出的企业家,但是可以成为出色的员工。
  
  有天分,值得恭喜;没有天分,也不必害怕,你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
  
  最可惜的事是,有天分,却浪费了,收获懊悔;最痛苦的事是,没有天分,却硬要,收获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