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与宽

  第一,对己要严、待人要宽。一般人习惯原谅自己,却严厉要求他人,这样“宽以律己,严以待人”,其实是反其道而行,不但让人远离你,而且容易遭到反弹,甚至惹来麻烦。这世间是众人成就而成的,有别人才有自己,没有别人,也就没有自己,因此对别人要宽厚一点儿,多包容一点儿,多留一点儿空间,多留一点儿路给别人走,这才是做人之道。
  
  第二,居家要严、处众要宽。一般人居家时,大多觉得这是在家里,可以轻松一点儿、随意一些,比较不会顾及礼仪。这原本无可厚非,但如果家居生活过于放逸、不正派,对儿女的教育也有不好的影响,因此居家也要严谨。反之,假如在处众时,流露耀武扬威、高傲严厉的样子,这样的形象让人不敢恭维。因此,处众要和颜悦色、宽大祥和,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做人和平、和谐,才会有好人缘。
  
  第三,大事要严、小事要宽。有的人对大事马马虎虎,对小事却斤斤计较,这就叫“大事无能,小事执着”,轻重拿捏不当。
  
  严与宽,要如何抉择呢?当严要严,当宽要宽,有时要严中有宽,有时要宽中有严,那是最好的了。

为什么要清理朋友圈

  每年年初,我都会清理朋友圈,一是删除微信好友,二是退群。过去,我是不太习惯清理好友的,觉得没必要,我把这些无关痛痒的人放进一个叫“其他”的分类里,也没多大影响。
  
  可后来我发现,这群半生不熟的人杀伤力其实挺大的。今天发条微信让你帮忙投票,明天找你咨询个问题,后天又来找你借钱,总之就是有事的时候才会想起你,每次看到他们发来的“亲爱的”,我就心惊胆战。偏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浪费起时间精力时毫不含糊,所以,怎么婉转地拒绝一个人,成了永远没有标准答案的难题。
  
  后来朋友给我出了一招,不要等到别人来找你,才想起还有一段关系没处理,但凡你能主动一点儿,很多麻烦根本不会有。所以,每年我都会把一些不再适合的人请出我的生活。这是我一年中最不能舍弃的仪式感,因为它意味着,我愿意承担x别、失望,甚至误解、非议,以自己为重,远离那些消耗我的人。
  
  和清理微信好友相比,退群似乎是件比较容易的事。可做起来,却也没有想象中容易。人都有一种心理,总觉得朋友多了路会好走一点儿,却忘了生活本身的容量很小。
  
  年前,和小学同学聚会,一个将近100人的大群,来了不到10个。其实一点儿也不奇怪,这个群平时安静得吓人,经常是班长扔出一句“聚会吧”,就石沉大海。每次,她都极其生气,扬言要把群解散了。可一说解散,大家又纷纷制止,表示舍不得。
  
  曾经有人问我,为什么那么多人加了一堆群,却从来不说话。我想,一方面他们害怕错过有用的信息,另一方面他们希望将来有一天这些朋友能用得上。可这两点都不太可能实现。这个时代,最稀缺的资源并不是信息,而是专注力。每天收到的电话、微信,让我们的注意力支离破碎。所以,不让信息淹没,正是我们最需要的自律。朋友用得上用不上,是取决于你的价值。简单说,要么你们是老铁,要么可以一起飞。这不是功利,而是成熟者的交往方式。都说好的友情很贵。为什么?因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饭。
  
  喜欢一句话:长大并非意味着失去朋友,而是教会我们选择真正的朋友。还有另一句话:没有一种错过是过错。应该远离什么样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标准就是一段关系是滋养你还是消耗你。
  
  以下这三种人,我建议躲远一点儿。
  
  第一种是玻璃心的人。生活里,很多人都怕和玻璃心的人交往。不回微信,他们说你不重视;拒绝邀约,他们觉得被你针对。说话要小心,做事要周全,和这样的人做朋友,真心太累。我们都没有太多时间解释,也没有太多精力磨合。有时候,交朋友如果没有那么点儿求同存异的勇气和心态,不如一个人自娱自乐更舒服。
  
  第二种是谁也看不上的人。谁也看不上的人是朋友圈里的负能量之王。不想分析是不是自卑心理在作祟,但自以为是绝对是一种认知固化。身边有个这样的朋友,会让你看不清别人身上的优点,妨碍个人成长。时间长了,你会发现自己的圈子越来越小。
  
  第三种是从来不付出的人。按照现在最流行的说法,就是你的善良要有点儿锋芒。我们都不愿意和朋友计较,但一段长久的关系需要平衡,那个从来不为你付出的人,不懂你的不容易,不会问你苦不苦。这样的人,必定拖垮你。
  
  好朋友让人璀璨,坏朋友让你腐烂,是每个人都明白的道理。但是,结束一段关系有多难,我也懂,特别是在这个如履薄冰的社交时代,Sayno都需要百般借口。但是,人这一生太短暂了,没什么时间和不值得的人纠缠。当然,有一种更好的生活方式,就是不要让自己沉浸在太多人里。三毛有句话说得好,一个朋友很好,两个朋友就多了一点儿,三个朋友未免太多了。知音能有一个已经很好了,不必太多,如果实在没有,还有自己。

平价小吃――麻辣烫

  北京今年冷得特别早,一天夜里,我走路出去找吃的,走路当然会比开车甚至骑车慢热,自脚心起慢慢热起来,如此走了很久,路过了全无路灯的树林子,也路过了高速路口,甚至路过了一个桥底的涵洞,越走越饿,这也是我想要的,把体内余下的热量消耗掉,一点儿也不剩,每个细胞都空虚饥饿,现在要寻找饥饿感必须得有意为之,真是无奈。
  
  然后我走到了一片居民区,居民区门口有超市,有各色小店,也有饭馆儿,在它的入口处,有一些野摊子,然后我看到热乎乎的麻辣烫板车,它的热气如此招摇,恨不能头顶上升起一股蒸汽柱,一颗六十瓦的灯泡下面,是一对小夫妻。我打算吃麻辣烫,而且是坐下来慢慢吃。
  
  咕咚咕咚滚着带味道的水,分成一个个小格子,里面放着各色丸子、豆腐、蔬菜,我挑了自己最喜欢的几样:鱼豆腐、大白萝卜、贡丸、包心鱼丸、凤尾菇和蘑菇,蘸料自配,有辣椒水、芝麻酱、蒜汁儿和香菜,统统放在一个小碟儿上面,蘸着吃。我对面坐着三四个姑娘,里面有个贫嘴的,跟男店家不停地开玩笑。
  
  超市里的火锅料区常常也可以买到鱼豆腐,以前我吃安井的,现在安井似乎败给了别家,我原先居住的小区小门口外,有个常年经菅烧烤的小摊,那位东北大婶也有烤鱼豆腐,我也每每点之,总觉得鱼加豆腐,好像古人吃羊肉加鱼肉,美到极点。
  
  电视主持人孟非在节目上讲过一个段子,说自己跟朋友二人深夜去三里屯闲逛,突然感到肚子饿,于是吃了麻辣烫,结完账后,他更是兴奋地在微博上发了一条说,今晚我跟朋友吃麻辣烫,才花了64元。底下无数潘扛钏鸥唬堑溃何颐浅月槔碧桃桓鋈俗疃喑允榍闶怯星故窃趺吹模
  
  说的就是麻辣烫的平价家常,摊主们通常用一种方法区别贵一点儿的签儿跟便宜一点儿的:粗一点的竹棍儿,用来穿牛肚香肠等荤物,那就是一块钱一串儿,细竹签代表了七毛钱一串的素菜。最后数签子,你不用捂住钱包汗如雨下,只要不是忘了带钱,基本上都付得起。如果又穷又月光又想吃一顿好的,这是最优之选。晚来风急,最难将息,独自一人哪里去?街边摊麻辣烫,端一个不锈钢浅碟儿,罩个素白塑料袋,里面加上麻酱辣椒油,就那么对着热腾腾的小格子们吃将起来,摊主不希望你走,拉着你聊天,同摊的食客大多是平常人,有颗幽默的心,开你玩笑惹你欢笑,这样的场景就跟穿越剧演到了原始社会,温情得可以直抵你的心。
  
  我还觉得,经得起一起坐麻辣烫摊子的朋友,才是出俗入雅的那类,坐五毛钱一位的茶座也可以,吃意大利餐厅亦高兴,重要的是坐在一起吃东西,聊一些有的没的,跟踪彼此的新闻。我身边这样的朋友越来越少,孤身出门的机会越来越多,这大概是自然规律,遵的人比较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