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记忆

  1。陌生人
  
  那件奇怪的事发生在一星期前。当时我因为一笔订单,离开S市,去了一趟云南。事情办得很顺利,订单提前三天签完。因为早就按照原定行程买好了机票,我索性不再换票,就在丽江住下,准备用这三天时间好好游玩一番,权当犒劳自己。
  
  这是我第一次来丽江,一个人的旅行总有几分孤寂,我想找个朋友陪伴,在记忆里拼命搜索了一番,终于想起,有个曾经很谈得来的网友就住在丽江。
  
  我在QQ上搜索那个网友,找了半天,我最后终于找到他。加上后聊了没几句,他就记起我,于是抱怨我把他从QQ上删除,网名换了,手机号也换了,害他联系不上我。
  
  但我却完全不记得曾经删除他的事:“可能是被盗号的删掉了。”我只能这样解释。
  
  他又抱怨了一番,但是知道我现在正在丽江后,还是很高兴地跟我约定了地点,立刻就要来见我。
  
  他急匆匆地下了线。我很奇怪,我们约定的地点是一个江边广场,那里人来人往,他既没问我手机号,又没问我相貌特征,等会儿怎么能认出从未谋过面的我呢?
  
  我带着几分不安赶往江边,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男子朝我招手跑过来,到了跟前,他一拳擂在我的肩膀上:“林兄,我们又见面了!”
  
  我顿时一头雾水:“我们曾经见过吗?”
  
  看网友的表情,他以为我在开玩笑,可是见我正色望着他,他转而恼怒起来,坚持说我们去年见过面,还曾经喝过酒。
  
  “就在那个酒吧!”
  
  他指着广场一角一个叫“惜缘”的酒吧说道。
  
  他又描述了许多细节,可是无论如何我也想不起来曾经见过他。
  
  最后他急了,突然一拍脑门儿,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番查找,然后把手机递到我面前,长出了一口气道:“幸好当时拍了照,不然我真要被你唬住,以为是自己失去记忆了呢!”
  
  照片是三个人的合影,左边的是网友,挨着网友站着的是我,而我旁边还有一个大眼睛的卷发女孩儿,女孩儿亲昵地挽着我的胳膊,背景正是那个叫“惜缘”的酒吧。
  
  证据确凿,我一下子蒙了,我指着旁边那个女孩儿问网友那是谁。
  
  网友说那个女孩儿是跟我一起来的,当时我并没有介绍,可是看我们亲昵的样子,显然是恋人关系。
  
  最后,网友皱眉望着我:“林兄,你最近没生过什么怪病吧?怎么好像丢了一部分记忆似的。”
  
  这也正是此刻我的感觉,我仔细回想这一年的经历,我过的都是再平常不过的生活,至于疾病方面,也只是在几个月前感冒过一次,如果网友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我的确是凭空丢掉了一段记忆。
  
  2。真相
  
  我决心查出事情的真相。
  
  我以寻找失散多年的妹妹为由,把女孩儿的相片发到各大论坛。
  
  没想到当天半夜,就有人在下面回帖。
  
  回帖人自称是女孩儿的同事,不过那个回帖人也同时质疑我说,与女孩儿做同事很多年,并未听她说起过自己有哥哥这回事。
  
  我立刻单独联系回帖人,胡言一番,总算搪塞过他的质疑,并最终要来女孩儿的地址。
  
  第二天天一亮,我就站在女孩儿的家门口。七点半,我看到女孩儿走出来,她似乎有些神思恍惚,脸色很不好看,一直低着头走路,以至于几乎撞到我,才突然回过神来。
  
  她看到我的那一瞬间,突然瞪大眼睛,脸上的表情有惊,有喜,也有恐慌,可谓丰富至极。可是,只一瞬,她的表情又恢复平静,绕过我,继续向前走。
  
  我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叫出她的名字:“马莉!”
  
  她的肩膀猛地颤抖了一下,却加快了脚步,几乎是跑着逃离了我的视线。
  
  这让我更加坚信,她是认识我的。可是,她又为什么不与我相认呢?
  
  从马莉邻居那里了解到的事让我很震惊,原来马莉早已结婚,她的丈夫脾气暴躁,并且是个赌徒,经常在赌输了之后,回家暴打马莉。
  
  去年有一天晚上,邻居看见马莉被丈夫揪着头发拉出门。不过从那天晚上之后,马莉的丈夫就再也没回来过,马莉说他赌赢了,自己带着钱远走高飞了。
  
  明天我就要回到S市,我可以选择忘记这件事,可是,如果不解开这个谜,我永远也无法安心。
  
  我决定速战速决,我从小区门口的广告上找到一家开锁公司。那个开锁工根本没看我的身份证,就帮我打开了马莉的门。
  
  马莉的房间有着单身女人特有的整洁,房子两室一厅,马莉应该住在东面的那间房,因为西面的那间房间里面都是灰尘,但是从里面的双人床看来,这里曾经是马莉与丈夫的卧室,我还在抽屉里面看到一张照片,里面是马莉与一个男人的合影,这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测。
  
  我泛泛看了看两间房,都没什么收获,最后视线落在马莉房间床头的电脑上。我打开电脑,庆幸马莉并没有给电脑设置密码。
  
  她的电脑很干净,几个硬盘里面有电影、生活喜剧、小说,中规中矩。
  
  我正想放弃,突然心里一动,我把电脑设置修改为:显示所有隐藏文件,果然,我在F盘发现了一个叫“如梦如烟的往事”的隐藏文件夹。
  
  这个文件夹里面有大量照片,让我震惊的是,照片竟然全是我与马莉的合影!或对视微笑,或亲密相拥,照片上的我们看起来无比亲昵,而从背景上来看,这些照片都是在丽江拍的,日期显示为一年前。
  
  一年前我真的曾经来过丽江?还曾经与这个叫马莉的女人有过亲密的接触?
  
  3。休假
  
  我给远在S市的好友小光打了个电话,问他记不记得一年前我曾来过丽江。
  
  小光大呼小叫:“你去没去过丽江,我怎么知道?一年前你一次性把一个月的年假都休了,我问你去哪儿,你还神秘兮兮不告诉我,只说要结束光棍生活,回来带个嫂子给我看!结果还不是说大话……”为什么我一点儿都不记得?
  
  我毫无头绪地在马莉的电脑上胡乱点着,不知怎么就点开一个邮箱,那个邮箱设置了自动保存密码,我很轻易地就进去了。
  
  我点了最近的一封标题写作“现在的我”的邮件,邮件打开的那一瞬间,我几乎不能呼吸。
  
  邮件里面没有文字,只有图片,让我惊悚的正是那几张图,图片是一具完整的人体骨骼,那显然不是医学院里用来给学生上n的标本,因为那具人骨身上穿着衣服,并且躺在一个深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