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不起的幸福

  阿娇大学毕业后,经人介绍进了陈伟的公司。时间过得飞快,陈伟的公司迅速发展起来,随之发展的还有他和阿娇的关系,二人之间渐渐有了一种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微妙感觉。
  
  时近年关,空气之中洋溢着节日的喜气。陈伟早早就同阿娇约好,他会一个人开车回去,并且顺路送她回老家。他们的老家同在另一座城市,而且相距不是很远。
  
  陈伟收拾好公司的一切之后,很快就来到了阿娇的落脚之处。阿娇正好在做饭,于是便邀请陈伟一起吃完午饭后再开车回去。反正回家也就几个小时的路,晚饭前到家应该没问题。陈伟也乐得如此,公司里一直很忙,他平时若是有空总是开着车两个城市之间来回地跑,所以他和阿娇二人单独相处的机会还真的不是很多。
  
  阿娇,人年轻,长得漂亮不说,而且很能干,是众草根心目中的女神。陈伟对阿娇一直很关注,也一直想找个机会把她给拿下,因为陈伟看得出阿娇对自己同样也很上心。今天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机会,陈伟也不含糊,他决定露上一手,于是直接就进了阿娇那间简易的厨房,炖了一罐冬瓜排骨汤。
  
  冬瓜排骨汤本没有什么稀奇,关键是汤中的各种调味料放得极有特色,阿娇尝了后,竟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幸福滋味,对陈伟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大截。她想,自己若是能将陈伟据为己有的话,那这辈子就完美了。
  
  “阿娇,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很不错的女孩。”陈伟一边开车一边说。
  
  “是吗?我也一直觉得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阿娇说。
  
  “那么你觉得我们之间有没有可能?”
  
  “什么可能?”
  
  “那种可能呀,就是那种男女朋友的可能。”
  
  “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啊,还能有什么可能?”阿娇明知故问。“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红颜知己。”陈伟说这话时,感觉自己的耳根都有些发烫。
  
  阿娇并没有立刻回答陈伟的话,而是沉默了,她目光投向车外,车外居然飘起了漫天大雪。
  
  车里的气氛有些沉闷,陈伟打开了车内的CD,舒缓的音乐让气氛有所好转。阿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陈哥,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是你也知道如果仅仅是红颜知己的话,不提也罢!”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回答我,不过如果我同我妻子离婚的话,你能嫁给我吗?”陈伟想到了自己的妻子,他们结婚快5年了,可妻子一直都没怀上孩子。
  
  “如果你能在这次回家就同她离婚的话,我明年就会继续回你公司上班,要不然我明年便不会再回你公司上班了,因为我知道我的青春输不起。”阿娇决然地说。
  
  阿娇和陈伟二人一路上聊着各种各样的话题,时间过得很快,他们的车在漫天的雪花里回到了那座生养他们的城市。
  
  陈伟发现,平时可以跑到60码以上的路面突兀地变拥挤了许多,车子只能一点一点地往前蹭。
  
  根据他以往的经验,只要四环一闹“肠梗阻”,三环绝对会“便秘”,只要车被堵在路上,那是半点都不由人的。
  
  6点半,车终于绕上了三环,刚上三环主道,满眼黑压压的车顿时让陈伟倒抽了一口冷气,很不幸,他们遭遇到一次最严重的大堵车了!陈伟的手机在这时候响起了,是他妻子打来的。她说已经做好了饭,问陈伟大概什么时候能到家?
  
  “10点以前能到家就不错了,你早点休息吧。”陈伟说完便挂了电话。
  
  时间又过去了两个小时,CD里正在播放《泰坦尼克号》主题歌。此时阿娇对着镜子刚刚补好了唇膏,她的嘴唇在唇膏的滋润下,犹如水晶般充满诱惑,又借口暖气太热而脱掉了大衣,一件天蓝的珠光紧身毛衫将她的身体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陈伟看在眼里动在心里,他悄悄地伸出一只手,一把握住了阿娇的小手,阿娇并没有挣扎,只是任他握着。
  
  虽然是在大堵车,可是陈伟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着急,相反他的心里倒是很乐意车子就这么一直堵下去。终于车子在文化宫附近蠕动累了,又再次集体趴了下来。
  
  陈伟只觉得整个人都有些燥热,他盯着阿娇的眼睛,轻轻俯身上前去吻她的唇。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电话又来了,阿娇示意陈伟接电话,主动躲开了陈伟的“偷袭”,电话还是陈伟的妻子打来的,仍然是问他现在到哪儿了。陈伟强忍着火气告诉她,他已经到了文化宫了。
  
  陈伟的妻子在电话那头很开心地告诉他:“累死我了,终于快找到你了。我现在已经走到老电影院了,我怕你肚子饿,煲好了汤盛在保温瓶里就出来了,又怕坐车找你和你错过了,只好顺着三环走过来找你。对了,我就在你这边的马路牙子上往前走的,你要是看见我了就叫我一声,我一路上使劲瞅车牌,眼睛都花了,可别把你再给漏过去了。”
  
  陈伟挂了妻子的电话,他发呆地看了阿娇一眼,定定地对阿娇道:“我妻子从三环走过来接我了,而且她还给我煲好了汤也带过来了。”
  
  “你说她在这样的大雪天,从你家里走过来接你来了?那她最少也走了近半个小时了吧!”阿娇说完这些话后,一扭身从副驾驶的位置上爬到了后座上,黑暗之中她的眼睛不争气地红了。
  
  陈伟远远地看见了妻子的身影,他气闷地使劲摁着喇叭,又一个劲地变更远近光灯,妻子兴奋地朝他挥手,然后自然就坐进了车内的副驾驶上。
  
  陈伟向妻子随意地介绍了阿娇,妻子很热情地邀请她赶快趁热喝一碗汤。
  
  阿娇把那碗汤一口气喝了下去,那同样也是一碗冬瓜排骨汤,汤的味道和陈伟做的那碗几乎一模一样,阿娇喝完汤拿出纸巾悄悄地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车到了吉祥路,阿娇下了车,10分钟后陈伟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息,是阿娇发的:“因为刚刚那碗汤,我决定退出,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个如此用心煲汤的女人,是值得每个男人珍惜一辈子的……”
  
  妻子问陈伟是谁的信息,陈伟笑了笑:“是阿娇的,她在夸你的汤很好喝。”
  
  妻子甜蜜地笑了,一只手轻轻地揉了揉肚子,然后轻轻将头靠在了陈伟的肩膀上,低声喃喃道:“阿伟,你这回真的要做爸爸了,你知道吗……”
  
  陈伟双手扶着方向盘,眼里已有泪花不停地打着转,心里暗自后怕不已,他总算明白得不太晚,如果阿娇的青春输不起,那么他自己的幸福同样也输不起!

我们有多久没陪父母看过电视了

  我上次回家,看见我爸对着电脑发呆。桌面上是个网络棋牌室,上面空空落落,有很多把空着的椅子。
  
  我随口问了句:没人陪你打?
  
  他嗯了声,有点失落:坐了很久都没人来。
  
  那个棋牌软件还是十多年前我帮他下载的,他不会下软件也懒得学,就一直玩这个;账号角色穿着一套很酷炫的衣服还戴着墨镜,是十年前我帮他在免费区里挑的,他不会换衣服也懒得换,就一直穿着。
  
  十年了,估计再长情的人也该换地方了。
  
  我叹了口气说:那你就别打牌了。上次给你推荐了好多国产剧呢?
  
  他答得有些小心翼翼:哦,那个啊……你不是帮我登了网站会员嘛,上次打开电脑想看,提示我登录状态已经过期了。看我皱起眉头,他赶紧补上一句:上次给你打了电话,你当时在忙着写稿我就没问了。没关系的,平时我们也不怎么看电视剧。
  
  我愣了一下,心里说不出的情绪慢慢洇开。
  
  去年,我去长沙某所知名医院看病,发现候诊大厅地上坐着一位老人,眼眶一直涌出泪水来,他用袖口不停擦着,哭得很伤心。旁边有个导诊模样的小姑娘蹙着眉,一直在给他递纸安慰。
  
  我看得心酸,偷偷跑过去问她:这个爷爷怎么了?
  
  小姑娘眼睛红红地解释:爷爷已经七十多岁了,家里挺穷的。儿子生了怪病,他大老远连夜从外地来长沙求医。昨晚他住在亲戚家里,原本说要打车过来。因为心疼钱,还是坐了公交车。没想到路上停停走走耽误了时间,到了发现已经排不上队挂号了。
  
  爷爷既心疼着急,又愧疚自责,干脆一屁股在大厅坐下,捶着胸口大哭。
  
  小姑娘T瘪嘴:“现在的人,还有几个来医院排队挂号的,除了这些老人家。年轻人稍微会点手机的,都在网上提前几天挂好了,号都挤在他们前面。作孽。哭也没用,都排到明天去了。”
  
  我看了看爷爷手里攥着的大屏老人机,想起自己也是前一天在手机app挂的号,所以早上一点也不着急,晃悠到九点多才到。
  
  他做错了什么?就因为为了省钱坐公交车吗?还是因为跟不上年轻人的脚步,不会用手机提前挂号?心酸!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有多久没看过电视了?
  
  我大概有三年了。家里有线电视欠费停掉了,我过了一年才发现。毕竟现在视频网站漫天飞,美剧天堂韩剧TV上啥都有,谁还会看电视呢。
  
  你有没有发现,自己有很久没带过现金出门了?
  
  我大概有一年了。到处都可以手机支付,路边小摊买个凉面都有二维码。带纸币在身上既不干净又不方便,谁还会带钱呢。
  
  你上一次在路边打车,是什么样的情景呢?
  
  我早就不记得了。打车软件方便又划算,经常送优惠券,还不怕被绕路。下雨天打车半小时都没人理你,谁还傻傻地站在路边等车呢。
  
  真的很方便啊,不管去哪里都好像只需要一部手机而已。
  
  可我们没有哪一秒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群人,固执地守着那台不怎么清晰的电视机,看着固定的节目和剧集,一个小时后会有几分钟的广告。他们双目圆睁盯着,心里在读秒,偶尔见缝插针去上个厕所。即使有人教会他们怎么在网上看电视,他们也搞不懂:为什么电脑不是一打开就能看剧?那些上面写个VIP的电影我为啥看不了?
  
  他们会在暴雨天,冒着倾盆大雨打着摇摇欲坠的伞,手臂一次次扬起又放下,看到下一辆的士的时候又顽强地举起来。车里面响着打车软件接单的提示,他们却听不见,只能站在路边浑身淋得透湿,摸着光秃秃的后脑勺焦急又奇怪:为啥一个小时了,没有一辆车停下来?
  
  他们会一大早天还没亮就出门,跑到人潮如织的医院排队。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种东西叫网上挂号,还在想为什么现在看病越来越难了……
  
  他们是我们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是那些头发渐渐花白,发现世界好像越来越让自己看不明白也弄不清楚的人。
  
  我爸至今还没有开通手机支付,我妈到现在也不会用滴滴打车,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在网上点外卖。我说手机上能买菜,还有人帮忙跑腿,他们都以为我瞎掰。一个朋友的母亲,至今不愿意申请支付宝。因为她不能理解:钱放在银行账户以外的地方怎么会安全?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世界在一瞬间好像就变样了。
  
  我们坐在疾驰的车里狂奔,享受着科技进步带来的诸多便利,老一辈却似乎还被卡在时代的缝隙里。他们茫然四顾,发现没法后退,更无法前进,只能双手扳在边缘,呆呆地看着我们越来越远的背影。
  
  可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拉着他们往前走呢?
  
  我现在都还记得,我爸第一次学会用QQ,是我教他的。那时候我在上大学,他只能通过QQ视频聊天缓解对我的想念。我给他申请了一个QQ号,名字叫摇钱树。列表里只有我一个好友。他总摸索着自己输入密码登录,虽然那个头像自从我大学毕业后,就再没亮起过。
  
  我妈第一次学会用电脑,也是我教她的。刚开始她连回收站都不知道,所有文档摆在桌面的C盘。电脑还中毒了,卡到如耄耋之年的老人,打个网页都颤颤巍巍。我教她清理内存,硬盘分区,给电脑杀毒。虽然她现在还是啥都丢在桌面上。
  
  我给他们买了扫地机器人、净水器……尽可能希望他们能和年轻人的生活接轨。可我还有很多没做好的地方。
  
  因为性子急又不耐烦,滴滴打车我教了他们一次就不想教了,我想爸妈怎么这么笨啊;因为打电话我总在写稿,我爸想问我好多次视频网站的账号密码,都没有机会问到。
  
  现在的年轻人,包括我,每天嚷嚷最多的就是我很忙,我很累,我没时间。但是我们宁愿在周末去蹦迪,也没空教爸妈在网上买一把小白菜;宁愿在工作日跟同事聚餐,也没耐心教爷爷奶奶怎么在网上挂号看病。
  
  看过一句话:“妈妈不会用手机别嫌她烦,小时候她曾耐心教你用勺子,如果有一天,他们站不稳、走不动了,请你抓住他们的手,就像当年他们牵着你蹒跚学步一样。”
  
  我想,人生就是一个又一个的轮回。
  
  有一天,我们也会被时代毫不留情地抛弃,会站在路边,一脸茫然地看着飞速掠过的无人驾驶汽车;会打不开家门,因为对不准门框上的眼球识别仪;会吃不上饭,因为外面都是机器人自助操作的餐厅。
  
  但我希望在那天,会有一个人拉着我的手说:妈妈没关系,我慢慢教你!

那一次我丢了时间

  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像溪流潺潺,抚慰每一寸大地,滋润每一朵花草,不因娇艳,不为荣枯。
  
  可是,在默默的时间的河流里,我们很容易丢失自己,忘了时间,忘了许诺,忘了目标,在一味的拖延中迷失自我。那一天,我永远不会忘记,像时间烙在自己身上的印,深嵌入自己的肌肤,因为我第一次在时间中迷失。
  
  我向来是个有点松散、却从未放弃自己的人。我发誓要努力学习,至于取得怎样的成绩,我不敢轻易许诺,但我力争做一个在学习中守时的人,决不轻易迟到,决不无故缺课。这关乎一个人的W习品质,就像一只要努力高飞的鸟,飞得多高不要紧,但不能放弃飞翔,必须一直保持飞翔的姿态。我一直在努力做一个与时间奔跑的人。
  
  早上上学,我家毗邻学校,转个身就到了学校。因此,每次去学校,我都能保证在铃声响起前到达教室,或者踩着铃声,或者和去教室的老师面碰面,总之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平安地坐在教室里。
  
  然而,地理位置的优越给了我便利,也养成了我的闲散,不到时间不出门,事不附身不着急,我就这样在学习的时间里一直拖拉着。晚上挑灯夜读,作业就像是时间河流里的石块,我要一块一块踩过去,从没有想着要跳一跳。因此,我习惯性地将时间拖到深夜十二点,似乎这样的拖延症并没有让我感觉到不安,反正我将该做的作业都完成了。而实际上,熬夜会影响第二天上课的精神,会让我身心疲惫,慢慢消磨我昂扬的斗志,让我的学习效率大大折损。这些我统统丢在了脑后,忘记了与时间奔跑。
  
  我对时间过于“友好”的态度,终于让我尝到了苦头。那次午休,我本设了闹铃,要是往常还有父母提醒,可那次父母都出门了,临走时叮嘱我不要忘了时间。也许睡得比较沉,闹铃响过了,我按掉继续眯一会儿。可这一眯就耽误了上学的时间,没有在时间面前的警醒与惊觉,我第一次上课迟到了。虽然我只迟到了两分钟,但我仍被罚站一节课,这是对我打破守时戒律应有的惩罚。
  
  这一节课是那样漫长,我的脑海里满是因迟到而带来的羞辱。这一次我大彻大悟,原来我们与时间的关系很微妙,你若珍惜,我必大度;你若不惜,必铸大错。
  
  这一次,我丢失在了时间里,然而正是这一次,让我明白了时间于我的意义。只有懂得利用时间、善待时间,你才不会走上时间的迷途。你会因此学会拼搏,学会努力,学会一直走在时间的前面。

你终将成蝶,又何惧曾受困茧中

  从今天起,要把梦想写在沙滩上,把目标刻在岩石上,让那海枯石烂永不断流的青春热血一直流淌。
  
  十八岁那年我初入高三,好像突然跌入战场,硝烟四起。一段与奋斗相拥作伴的青春岁月正慢慢点燃。
  
  高一高二时,因为家里已经安排好我出国,我的成绩一直游荡于中下游间,总是在无聊的自习课上看看动漫,拿到试卷丢进抽屉看也不看,当别人都在争分夺秒的时候,我竟觉得日子是那么难以消磨。同桌调侃我是不用拼命飞去夺食的鸟,早已有人替我盛好饕餮放在我面前。我笑笑,其实在此之前,我心里也怀抱过艺术的梦,我也想以美术生的身份参加高考,但一直唤不起的斗志使我接受了现实的安排。
  
  然而现实跟我开了一个玩笑:高三开学前妈妈突然被调回国内,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的去向遭遇考验。若是继续听从安排,我依旧有机会出国,若是回过头来选择高考,必定是一条艰辛而曲折的路。曾经多少次,我梦想着自己将步入的应该是一个宽敞的画室,支起画夹描绘世界。起初我害怕平凡,担心和身边的人一样被高考困在方寸之地,但是当我认真一想:以父母的期待为借口,逼迫自己去过自己不想要的生活,难道就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深陷泥沼吗?
  
  曾经的我,一直都沉睡壳中,看不到外面世界一丝精彩的光亮。十八岁的路口,这么多人都没有轻言放弃,只是默默地把稿纸写满一张又一张,把笔芯写完一支又一支。如果我同他们那般勇敢地摇醒梦想,并说“我想征服你”,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我真正拼搏和追求的未来,是为了要成为我自己,而不是接受任何一种安排。
  
  我重拾自己的绘画之梦。早晨7点,我通常已经坐在画室里,支好画夹开始凝神速写了,速写练到上午8点结束,然后是头像练习;下午5点下课铃声响起,我匆忙收拾一下,去买两个馅饼,边吃边抓紧时间往回走,回到画室继续埋头练习,几个小时里几乎手不离笔,甚至恨不得把手指当成画笔用;到了晚上9点画室要关门了,我背起画夹,在夜色中骑着自行车往家赶。姥姥心疼我,往往会特意炒两个菜为我做宵夜,而我总是风卷残云般把饭菜一扫而光;吃完饭回到卧室里,我还要支起画架继续奋战,等我再次抬头,指针往往已经滑过12点。如此日复一日,因为久坐,我开始腰酸背痛到苦不堪言,也曾想过放弃,可是看看密密麻麻的画纸,回头张望艰辛的路,才蓦然发现自己已坚实地迈出这么远,高兴之余便咬咬牙继续坚持。
  
  幸运的是,在第一轮艺术报考生的筛选中,我顺利通过考核,得以继续留下来为梦想而战。
  
  夕阳余晖中,看着一些落选的人用瘦弱的肩膀背起重重的画夹渐行渐远,我的内心蓦地有些伤感。他们的落寞离去反倒让我变得更加坚定。
  
  我开始觉得自己与梦想的对话正一点点深入,从今天起,我要把梦想写在沙滩上,把目标刻在岩石上,让那海枯石烂永不断流的青春热血一直在流淌,让五彩斑斓的理想永远盛放。
  
  你终将成蝶,又何惧曾受困茧中?你既欲乘风,又何必害怕前方风雨如晦?
  
  我相信每个将我束缚得紧紧的“茧”都并非不可破的牢笼,而是一份用汗水和泪水去一层层剥开的华丽礼物,不管它们外表是漂亮还是质朴,都将是我最美的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