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粉丝汤

  F宁在没有当皇帝的时候,曾经在京城前门大街一个叫“粉汤刘”的小摊上吃了一碗粉丝汤。虽然他从小在宫里锦衣玉食,但是从没有尝过这样鲜美的粉丝汤,于是乎,就吃得津津有味、点滴不剩,差一点儿就连碗筷也给吃了下去!
  
  摊主“粉汤刘”盯了F宁半晌,才一本正经地说:“我观公子的穿戴举止,就知道您将来一定是大富大贵、福禄无边之人!”
  
  F宁大吃一惊,急问摊主:“何以见得?”
  
  “粉汤刘”坐下来与F宁唠嗑儿,他告诉F宁说,其实人生在世,每个人终其一生所能够享用的衣禄、食禄,是各有定数的,禄尽则完事儿!看公子的衣着打扮、举止风度,不似平民,显然出身名门望族。生于富贵之家,必然衣食无忧──衣食无忧之人,尚且如此珍惜自己的食禄,将来必定会福禄绵绵、F不可言!
  
  对于“粉汤刘”的一番有关“衣禄食禄”的见解,F宁只是觉得新鲜有趣儿,其实并没有太在意。唯有那一碗鲜美可口的粉丝汤,却让他感到回味无穷、口有余香。
  
  后来,F宁由皇子变成了道光皇帝,吃遍了御膳房的山珍海味,总觉得比不上那碗鲜美的粉丝汤。这一天,他心血来潮,便亲自开列了菜谱,吩咐御膳房照着菜谱上的食材,也做出一碗粉丝汤来。
  
  菜谱上的食材并不复杂,无非是羊肉、粉丝、调料、青菜之类,普普通通,简单易行。御膳房里有最顶尖的大腕厨师、最完备的厨房设施、最丰富的食材调料,动手做一碗羊肉炖粉丝,还不是小菜一碟?可是,道光皇帝左等右等,两天过去了,就是不见粉丝汤端上来,他感到非常纳闷儿。
  
  道光皇帝没有等来粉丝汤,却等来了内务府总管杨钟祥。杨总管恭恭敬敬地向道光皇帝奏明,要想喝到粉丝汤,首先得请皇上调拨银子七万五千两!
  
  没有吃到粉丝汤的皇帝,首先吃了一惊:不就是一碗普普通通的粉丝汤嘛,怎么就值银子七万多两?难道这粉丝汤是金丝银片做成的,即使是金丝银片所做,也不值这么多的银子啊!道光皇帝怒道:“狗奴才,有你们这样宰人的吗?”
  
  看到皇上发怒,杨钟祥又急忙跪下,诚惶诚恐地告诉道光皇帝,接到皇上做粉丝汤的菜谱后,自己马上就召集内务府辖下七司三院的头头脑脑们会商,制定出了详尽的落实方案。方案制定以后,又会同广储司、掌仪司、营造司、会计司、庆丰司的首脑郎中们,在一起熬了整整一天一夜,共同拟出了做粉丝汤所需银子的预算折子。道光皇帝接过折子打开一看,顿时傻眼了!
  
  这道折子上说,依据大清内务府运作的律例条款,皇上的御膳,必须严格按照大清有关规定进行操作,丝毫不能有一丁点儿马虎。御膳房要做出皇上专用的粉丝汤,得先盖一间专用厨房,这需要一大笔银钱;还得另聘有资质的专职大厨,又要一笔银钱;再加上添雇一帮打下手的,端盘送菜的,也需要钱。一笔笔算下来,共需经费六万两银子。另外,常年做粉丝汤的费用尚再须一万五千两,林林总总加起来就是七万五千两,而且一两也不多,一两也不少。
  
  道光皇帝看罢折子,顿时雷霆大怒:“朕不过是想喝一碗粉丝汤而已,你们竟然编排出这么大一堆事情来。如果朕要在御花园搭一个茅草庵,你们还不折腾出一座金銮殿?”
  
  杨钟祥本是嘉庆十三年进士,在官场滚打摸爬许多年,在内务府又待了好多年,更是长袖善舞、左右逢源。他胸有成竹地对道光说:“陛下您有所不知,微臣自从嘉庆年间就开始侍奉先皇,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一步。如今侍奉皇上,更应该恪尽职守,岂敢有半点儿差池?臣殚精竭虑,实在是为皇上的安危着想,亦步亦趋地按祖制律例办事,祈皇上明察!”
  
  听了杨钟祥的一番托词,特别是他又拿“祖制”说事儿,道光皇帝只得长叹一声:“罢了罢了,既然如此,朕不让你们做粉丝汤了!你可派人到前门外‘粉汤刘’那里去,为朕购得一碗粉丝汤便罢了。──朕记得那里的粉丝汤也不贵,也就是四十文钱一碗吧。”杨钟祥听了皇上的吩咐,满口答应,诺诺而退。
  
  然而奇怪的是,几天过去了,道光皇帝还是没有吃到自己想要的粉丝汤。道光无奈,只好派人去找来了杨钟祥。杨钟祥又跪下奏道:“奴才失职、奴才有罪!──前门外的‘粉汤刘’不知何时搬走了,搬得无影无踪,奴才实在有负圣恩,望陛下恕罪!”
  
  看着杨钟祥可怜巴巴的样子,道光皇帝长叹一声:“唉,朕贵为天子,想吃一碗粉丝汤就这么难,可叹也!下去吧,都是一群没用的东西!”
  

青菜面

  清代乾隆年间,某地有个圣因寺,香火甚盛。圣因寺的住持号称四绝,一是画得一笔好梅花,二是一手瘦金体书法也号称远绍宋徽宗,三是说起佛来更是天花乱坠,第四就是做得一手好素菜,因此极受当地人推崇,视之为神僧。
  
  有一次,某将军解甲归田路过此处,听闻住持做得一手好素菜,便想来尝尝。
  
  和住持谈了半天禅,将军腹中也有些饥了。住持见状,便道:“将军腹饥,若不嫌弃,待老僧煮碗面来。”将军吃过的山珍海味不知有多少,听得只是一碗素面,多少有点失望,只是勉强答应一声。待住持去院后菜地里割了几片菜叶,汲来井水煮开了,又从橱中取出一筒面来放下去,和着菜叶跟盐一煮便盛出来了。
  
  将军见连油都没一滴,心想这面定然很是难吃,勉强接过来挑了一根,才一尝,却一下呆住了。原来看上去清汤寡水一碗青菜面,吃到口中,竟是鲜香甘美,异乎寻常。他把一碗面吃光了,连面汤也喝了个干干净净,仍是意犹未尽,不由赞道:“好面!不知大师这面是怎么煮的?”
  
  住持淡淡一笑,说佛法有云:“至味无味”,淡至极处,也正是至味,所以这一碗青菜面才能如此鲜美。将军听了虽然并不太懂,却也赞叹不已,临走时给寺院里捐了一大笔功德银。
  
  过了一段时间,这寺院突然发生了一起血案,住持竟被一个中年人杀了,事后那中年人逃不掉,当场便自杀了。
  
  这事一发生,旁人都大吃一惊,因为住持德高望重,又是出家人,照理根本不会有仇家,谁也不知这中年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当地知县将那凶手的画像四处张挂,看有谁能知道此人的来历。刚挂出去两天,有个人突然前来禀报,说这凶手乃是将军府中的厨子。
  
  一听竟是将军府中之人,知县大吃一惊,忙去将军府探听。
  
  将军听他一说,道:“这厨子已失踪多日。”便让与那厨子相熟的管家前去认尸,一认之下,果然正是那失踪的厨子,管家叹道:“你心眼也太小了。”知县忙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管家说这厨子跟了将军很多年了,相当得宠,平时在府里地位不低。只是此人心高气傲,当年将军征战四方,每到一处,将军和当地的达官贵人盘桓,厨子则是向当地名厨请教。因为将军有权有势,这厨子也虚心好学,那些名厨更是倾囊以授,所以他的厨艺屡屡见长,而他也自命是天下第一名厨。
  
  那一回将军回到府中后仍想着这碗青菜面的滋味,越想越放不下,便叫家里的厨子也做一碗。
  
  厨子见将军对一碗青菜面赞不绝口,甚是不以为然。其中玄虚,多半是因为当时将军听经听得又累又饿,所以觉得面好吃。于是,他夸口说:“将军,这面我也做得出来,只不过要待将军狩猎之日方可。”
  
  这一天又到了将军出猎之日,等黄昏时回来,将军已是又累又饿,一到宅中便叫厨子上饭。这厨子马上端了一碗青菜面出来,道:“将军请用。”将军见端出来的这碗面热气腾腾,汤清如水,面根根不烂,里面几片菜叶碧绿,与在寺里吃的那碗面几乎一模一样,可是一尝便一口吐了,骂道:“什么东西,一点味都没有。”
  
  这碗面是那厨子殚精竭虑才做出来的,每一步都想得极其周到。面是用最好的麦子精碾后再过细箩筛,为了增香,里面还和入了粟子粉;汤水则是用最好的口蘑精煮,那几片菜叶更是精挑细选,用刚摘下的菜心氽汤,可以说青菜面至此已凌绝顶,他实在不相信那住持能煮出比自己更美味的面。这厨子心性偏激,只怕是觉得自己厨艺独步天下,结果因此事在将军面前丢尽了面子,他心有不甘,竟然做出这等事来。
  
  知县听了也唏嘘不已。因为听寺院中的和尚说起当时情形,那厨子是扮成一个香客,以施舍为名来见住持,当时住持也给他煮了碗面,结果厨子刚尝了一下面,就拔出刀来抵住住持的胸口,要他说出这面到底是怎么做的,而住持一直坚持说就是寻常的面条。两人争执不下,而旁人发现了情形不对围过来,那厨子骑虎难下,才下了毒手。
  
  为了这种事居然要杀人,实在让人难以想象,这厨子只怕也是对厨艺太过痴迷,以至于如此。只是寺中最出名的这碗青菜面成为绝响,让那知县大为惋惜。
  
  过了几年,知县进京述职,有个许久不见的同年好友在家中设宴为他洗尘。酒过三巡,最后一道却上来了一盆面。这面清汤寡水,只有几片青菜,但知县一尝,却是大吃一惊,原来这面和当初在寺中吃到的青菜面滋味一样。
  
  见他的表情,那朋友笑道:“吾兄应该也在圣因寺尝过此面吧?”知县叹道:“尝是尝过一次,只道已成绝响,没想到还能在此尝到。”那朋友也吃了一惊,问是怎么回事,知县便将那住持被杀的事说了,说起那住持如此高僧,却不得善终,实在令人唏嘘。
  
  他朋友听完却道:“原来如此,果然有因必有果啊。”知县听得话中有话,问这是从何说起。
  
  那朋友说他尚未考取功名时,曾在圣因寺借宿求学。当时年轻,耐不得寺中天天吃素的清苦,有次偷偷溜出去,想到附近农家买只鸡吃。到了那农家,却见案上正有一只杀白鸡,只是两片胸脯肉都被割去了。他顺口一问,说有人预先定下了。他没往心头去,就在那儿吃鸡喝酒,正在快活,忽听得有人上门,正是定下鸡胸肉的人来了。
  
  一看那人,他吃了一惊,原来这人竟是寺中的一个沙弥。他正在年轻好事之际,便取笑说这寺里的和尚在外面是一派清心寡欲,没想到暗地里也在吃肉。
  
  沙弥急了,这才说了实话。原来圣因寺的素面一直很出名,滋味鲜美无比,明里只说是“至味无味”之类,说白了却不值一哂。
  
  原来这面是用鸡脯肉砸成细泥,与面粉拌匀后在烈日下晒干,然后再上石磨再次磨成粉,过细箩筛后和水压成面条。如此完全看不出鸡肉的样子,也尝不出鸡肉味,但面条的滋味却是鲜美无比。这个秘密圣因寺住持代代相传,圣因寺也借此得享大名,一旦说出去,寺院的清誉就要一落千丈了。
  
  那沙弥苦苦央求,他才答应闭口不言。知县听朋友说了这内情,不由恍然大悟。鸡肉和入面里,原本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可圣因寺的和尚却以此来沽名钓誉,难怪碰到一个认死理的厨子时,那住持宁死都不肯说。世上之事,果然有因必有果,事事莫非如此。

一碗面的善良

  在老戴刚过50岁,厂子就进行改制,他提前退了休。忙碌了大半辈子的老戴,是个闲不住的人,便在离家不远的胡同里开了一家小面馆,以面为主,兼营一些简单的炒菜,店主、厨师和服务员都是他。
  
  一天上午,小店里还没有客人,玻璃门忽然被推_了,进来一个女孩,灰头土脸的。女孩坐下来要了一碗肉丝面,呼呼啦啦不大一会儿就把面吃光了。吃完后,女孩说:“大叔,我身上的钱都花光了,我身份证押你这儿,过两天就把钱还上。”
  
  这样吃白食的主儿偶尔也会遇到,老戴是个厚道人,所以,每次他都是摆摆手让他们走人。他看了看女孩:十八九岁的样子,长得也不赖。经验告诉他,这个女孩子绝不是一个混儿,一定是有什么难处。于是,他和蔼地说:“算了,一碗面能值几个钱?你走吧。”女孩愣住了,但很快回过神来,起身抢过抹布说:“大叔,我来帮你,这样我也心安了。”女孩把小店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桌子和椅子都擦得锃亮。
  
  看着手脚麻利的女孩,老戴心中一动,说:“刚好我这店里想找个帮手,你愿意在我这儿做事吗?”女孩很高兴地说:“好啊,我到城里来都找了一个星期的工作了,带的钱已经一分不剩了。你能……”女孩又有点犹豫地停住了话。老戴说:“有什么就说吧!”女孩拿出了身份证,恳切地说:“大叔,你能不能先预支我一个月的工资,我的弟弟还等着上学。”老戴接过身份证,说:“行。”
  
  女孩会做很多腌菜。老戴又新增了小笼包、烤串等风味小吃。小店的生意日渐红火,成了小有名气的小吃店,好多食客都慕名而来。后来,老戴的儿子也来店里帮忙,一来二去,女孩成了老戴的儿媳妇。他感慨地想,当年的一碗面不过供饥饿的人以温饱而已,这小小善良竟然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

给您换一碗

  每个黄昏,年轻人都要过来吃碗拉面。面馆很小,板房改造而成,半露天。正是夏天,苍蝇成群。年轻人在一个建筑工地干活,这是离他最近的面馆。
  
  年轻人喜欢吃面,不仅因为便宜,还因为面的味道。工地没有食堂,早晨和中午,年轻人在附近商店买两个馒头和一包咸菜,就能将两顿饭对付过去,可是晚饭,年轻人一定要吃一碗面。面虽然简单,但里面有油、有盐、有u油、有醋、有几块牛肉和几点葱花。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年轻人需要这些东西。
  
  一碗面当然不能让年轻人吃饱,所以回去时,年轻人会再买个馒头,买包咸菜。年轻人坐在工棚里默默地吃,想着远方的母亲和父亲、弟弟和妹妹,一碗水喝得“咚咚”有声,这时的年轻人幸福并且忧伤。
  
  面馆虽然很小、很脏,但那个秃头老板能把面做得很美味。年轻人认为他最大的幸福,就是坐在面馆的长凳上,冲秃头老板喊:“来一碗面!多放点葱花……”
  
  那天,年轻人发现碗里有一只苍蝇。他吃下一口面,辣得龇牙咧嘴,一低头,便看到苍蝇。年轻人唤来秃头老板,老板一个劲地给年轻人道歉。
  
  “真的很对不起,”老板说,“这里马上就要拆迁,不值得再装修,所以苍蝇多。”年轻人摆摆手,表示没关系。老板笑笑,说:“那给您换一碗。”他端走年轻人只吃掉一口的面,然后给年轻人重新端上来一碗。年轻人吃着面,突然感到有些可惜,那碗面里不过有一只苍蝇,那碗面他不过吃掉一口,那碗面里甚至还有两块薄薄的牛肉。年轻人想,假如他能将那碗面吃掉大半甚至吃到只剩下汤水,再喊来老板,将会是不错的结果。年轻人坐在工棚里啃着馒头,还想着刚才那事,他觉得那碗面,真是太可惜了。假如再碰到这种情况,他一定会晚些喊来老板。可是这样的事情毕竟很少,谁都不希望碰到:老板、食客——除了年轻人。
  
  终于,三个月以后,年轻人的碗里,再一次出现一只苍蝇。
  
  是深秋,苍蝇已经极少,可能正因为这样,老板放松了警惕。年轻人吃下一口面,抹抹脸上的汗,正在这时,他发现他的碗里,有一只苍蝇。年轻人愣了愣,抬头看看忙碌的老板,又低了头,用筷子小心地将苍蝇拨到碗沿,然后不动声色地继续吃了起来。
  
  面的味道真的很棒,一只苍蝇并不能破坏年轻人的胃口。可是年轻人不能将面吃光,他得做出突然发现苍蝇而扔掉筷子的样子。年轻人大声喊:“老板!”秃头老板跑过来,年轻人扔了筷子,说:“你怎么回事?面里有一只苍蝇!”
  
  “苍蝇?”
  
  “你看看。”说着,年轻人拾起筷子,拨动着剩下的几根面条,但他没有发现苍蝇。年轻人继续拨动面条,还是没有苍蝇。年轻人找来一只空碗,将碗里的汤一点一点倒出去,苍蝇仍然没有出现。很多食客盯住他看,表情复杂,年轻人只觉一股血冲上脑门。他难受,他想哭,不是因为他不小心吃掉了那只苍蝇,而是因为,或许这些食客,甚至老板,都看清了他的伎俩。
  
  “苍蝇呢?”老板问他。
  
  “刚才……还在……现在……找不到了……我也不知道……”
  
  “真有苍蝇?”老板目光如炬,似乎能将年轻人看穿,知晓他脑子里所有的秘密。
  
  “真……有……”
  
  老板轻轻叹一口气,冲周围的食客笑笑,以示抱歉,然后他端起碗,对年轻人说:“对不起,我这就给您换一碗。”年轻人愣了愣,终于伏在桌上,哭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