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生意

  李林有辆小货车,在乡村做收石头的买卖。这天,他开车经过一个村庄,在一处土坯屋旁发现了一面石砌的墙。他眼睛一亮,想偷偷把石墙上的石头运走。
  
  他边拆墙边装车时,有个骑摩托车的大高路过,停下来看了看,又骑车走了。李林没把那人放在心上,装了一车石头运走了,剩下的看样子还能装大半车,他打算第二天再来。
  
  第二天下午,李林刚把剩下的石头装上车,几个凶巴巴的壮汉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领头的正是昨天骑摩托车的大高个,他抱着胳膊对李林说:“你好大的胆子,拆了俺家的石头墙卖钱!”
  
  李林傻了眼,连忙说道:“各位大哥,我不知道这石头墙是你们的,昨天我只运走一车……我给你们一车石头的钱还不行吗?”
  
  大高个却把眼一瞪,恶狠狠地说:“什么?只有一车石头?胡说!俺这石头墙当初垒起来时,足足拉了十车石头,你必须赔俺十车石头的钱……”
  
  李林心想坏了,自己掉坑里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哭丧着脸求饶:“各位大哥,我也想赔你们钱,可是身上也没带这么多钱呀……这样吧,我把钱包和证件留下,明天上午我再来给钱,行不?”
  
  大高个一伙交换了一下眼色,点头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大高个他们兴冲冲地赶来,却大吃一惊:那面被李林拆掉的石头墙,竟像变戏法似的,又重新矗立在了他们面前。
  
  李林灰头土脸地站在旁边,喘着气说:“各位大哥,这墙原样还给你们,我垒了大半夜,终于垒好了……”  

失控的情绪冷漠的心

  当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终于真相大白时,民众哗然,任谁也不敢相信,“蝴蝶效应”竟然再次上演。乘客刘某,因为坐过了站,要求司机停车未果,竟撒泼耍野,与司机互殴过程中,导致公交车失控带着一车人坠入滚滚长江中,让15个鲜活的生命瞬间消逝,也让15个家庭从此支离破碎,亲人生死永隔。
  
  白岩松说:“真正的成年人,能面对表扬不心浮气躁,面对批评也心平气和,甚至能一笑面对杂音。”的确,能降服自己的心,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就是人生最大的福报,它能让人避祸躲灾,逢凶化吉。不嗔与忍辱,是修养的一种极高境界。其实人生又何尝不是,面对粗蛮骄横之人的无理取闹和肆意挑衅谩骂,若能宽容的“骂不言,叱不语”,其结果肯定胜过以牙还牙的两败俱伤,更不会酿成无法收拾的残局。冲动易怒是人内心魔性的升级,极端的情绪必然导致极端的结果,用理性主导的人生无形中就规避了很多隐性风险。
  
  多年前,家乡曾发生过一场惨剧。两个小孩在一起玩耍,因互抢东西就抡起小拳头扭打起来。两个年轻的妈妈看到这一幕,谁也不肯让自家的宝贝疙瘩吃亏,竟然在旁怂恿孩子:“你打他脸,掐他的脖子……”最终两个母亲也不甘示弱,一蹦三尺高地破口对骂。于是,两个孩子的戏殴演绎成了两个家族的群殴。那天,村子的半条巷子都被搞得乌烟瘴气,空气中充斥着戾气与暴力,有抡起锄头铁锹的,有拿着棒子板砖的,很快多人受伤,一个孩子的父亲被锄头击打在头部,送医院途中就死了。所以,逞一时口舌之快,意气用事,必然导致失控的人生。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重庆公交车惨案发生后,很多人惊叹,争吵持续了5分钟,难道一车人就没人出来阻止或劝解吗?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们像患了“冷漠症”一样,为求自保,动辄就来一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正如网友说的“你若不为正义站岗,你就得为邪恶陪葬”。
  
  这也让我想起一部获得威尼斯华语电影短片奖的故事:一个公交车女司机,在行程中遭歹徒拦车抢劫,匪徒抢劫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手段残忍地强暴了女司机。可全车除了一个小伙子挺身而出,反遭其刺伤,其他人都麻木到袖手旁观。女司机满脸血渍,她目光冰冷而绝望愤懑地望着一车见死不救的人,半路,她“恩⒊鸨”将小伙子赶下了车,然后驾着车冲向深谷……
  
  我们内心的冷漠,有时会让这个世界寒凉无比。网络上那个疑遭老师猥亵的女孩,长期抑郁在准备跳楼的一刻,楼下围观者竟然有人残忍到喊:“一、二、三,跳。”女孩最终决绝而跳。一个年轻生命的陨落,在消防员那一声心痛的吼叫中,我似乎看到了一束破云而出的曙光。那声音,像在呼唤人性之善,也有着振聋发聩的穿透力,那是对生命的敬畏,对自己救援失败的心碎。这让我看到,这世界总有一些人,内心依然柔软,他们果敢无畏,用自己的绵薄之力让这个世界有了丝丝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