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秋葵

  同事给我一袋新鲜碧绿的秋葵,我心领神会,笑着收下。
  
  每年夏天,我都能收到好几袋这样的秋葵。同事的妈妈孤身一人住在郊区,却仍然把小日子打理得忙忙碌碌又井井有条。田地里种些瓜果蔬菜,院子里养些鸡鸭猫狗。每天一早会骑着电动车开十几里路,给同事送刚从菜地里新鲜采摘下来的各种蔬菜。同事又总是带到单位和我分享,我家餐桌上的蔬菜也因此变得和时令挂钩,既新鲜又丰富,仿佛四季在餐桌上慢慢流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家人长期生活在一起,口味也会渐渐变得相似。我们全家人都爱吃秋葵,就像我们全家人都不爱吃榴莲一样。秋葵和榴莲,都是一种让人爱恨交加的食物,爱的人拿它当宝,恨的人看见了它也会绕着道走。
  
  刚新鲜采摘下来的秋葵最为好吃,如果没有马上吃,即使放冰箱保鲜,第二天吃口感也会变差。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两道秋葵。
  
  一道是最为简单的白灼秋葵,只要两分钟。秋葵洗净去蒂,锅中放清水煮沸,加少许盐,滴几滴油,这是为了保持秋葵的色泽碧绿。秋葵放入两分钟后,捞出装盘,另取一小碟生抽,即可享用。
  
  没有蒜末,没有剁椒,没有香油,没有醋,只有秋葵最本真的滋味,清淡清脆,蘸取少许生抽,能品尝到一丝鲜。这样的一盘秋葵,不仅在视觉上,还能在味觉上,抚慰我们在炎炎夏日燥热浮躁的心和胃。
  
  另一道是秋葵炒肉,和白灼秋葵截然不同的做法,可随意加蒜末蚝油老抽等调味料。有了肉片的加持,寡淡的秋葵便滋味浓郁起来。一道清新简约,一道浓油赤酱,同一份秋葵,给餐桌注入的却是不一样的味道。
  
  秋葵的吃法不仅于此,还可以烤着吃,或者煮秋葵浓汤。去日本旅行时,吃过一道秋葵天妇罗,味道着实让人惊喜。秋葵外面裹着一层面粉,炸得金黄,看起来像油炸大虾。咬一口,外壳酥脆,内心却依然鲜嫩。
  
  喜欢秋葵,除了它的百变滋味,还有两个理由是我内心的小小秘密。一个很私人的原因是,我喜欢秋葵这个名字。它的全名叫黄秋葵,多像是一个有名有姓的小家碧玉,光听名字,就可以想象得到她的婉约和清丽。
  
  另外一个秘密,是我轻易不出手做的秋葵炖蛋。把秋葵横着切开,它的横截面是一颗“五角星”,里面还镶嵌着一颗又一颗乳白色的“珍珠”。把它铺在水炖蛋的上面,端出来的那个瞬间,看到家人眼里冒出惊讶又赞叹的光芒,那一刻,仿佛看到平凡日子里的星光。想起七夕那天有人在朋友圈发一张秋葵炖蛋的图片,配文是:想把天上的星星送给你。
  
  尘世琐碎,还有什么,能比一颗在庸常的柴米油盐中找到美妙和诗意的耐心和爱心,更珍贵的呢?
  
  同事妈妈种的秋葵每一年都大获丰收,可以从夏天一直吃到秋天。汪曾祺在《故乡的食物》一书中也写过:秋葵是很好种的,在篱落、石缝间随便丢几颗种子,即可开花。这让我蠢蠢欲动,琢磨着也要在自己家露台上种一些秋葵。
  
  那日又x到汪老的散文《夏天》,写“秋葵也命薄。瓣淡黄,白心,心外有紫晕。风吹薄瓣,楚楚可怜”。这让我对秋葵的花也产生了好奇。托同事妈妈给我留一些秋葵的种子,明年春天我一定也要种下秋葵,看它是如何“风致楚楚,自甘寂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