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可能的人生

  经济学中有个“机会成本”的概念,照我的理解是说:当你从事某一项经济活动,就等于放弃了其他可能的经济活动,也就等于牺牲了其他可能的收益。换言之,你选择做某种生意,不仅付出了有形的成本,还付出了无形的成本,此即“C会成本”。
  
  这个概念,其实也适用于我们的生活。
  
  恋爱、结婚,都是有“机会成本”的。你选择跟这个人恋爱、结婚,也就牺牲了其他可能的选择,其他的甜蜜、激情和爱的回忆。
  
  读书、做学问,同样有“机会成本”。你选择阅读这本书,你选择研究这个课题,你选择专注于这个领域,也就意味着,你放弃了其他的知识积累,也放弃了其他可能的发现。
  
  不如说人生就是如此:我们现在这样的人生,是放弃了其他可能的人生而得到的。我们不断地付出“机会成本”,不断地错过“未走的路”。  

关于梦的24个有趣的事实

  一项研究表明,玩游戏的人由于花大量时间在虚拟现实,以至于他们更可能在梦中控制自己的行为。玩游戏的人也更不容易做噩梦,因为他们会在恐怖情节中反击回去。
  
  根据1966年一项研究表明,梦通常都是视听结合的,味觉发生的概率小于百分之一。
  
  2009年欧洲睡眠研究学会一项研究发现,给睡觉中的人呈现气味会影响他们的梦。好闻的味道比如玫瑰会让人做美梦,难闻的味道比如臭鸡蛋会使人做噩梦。
  
  一个人一生平均会做10万个以上的梦。有时一晚上就能做十几个梦,但我们每晚只会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做梦。
  
  50%的人声称自己有过预测未来的梦,但专家相信这是由于大数定律。通常每天发生很多事情,所以在某一瞬间,确实可能遇到在梦里发生的事。
  
  一个著名的预测未来的梦是亚伯拉罕·林肯在遇刺前几天做的。林肯的朋友沃德·希尔·拉蒙说林肯告诉一伙人他梦到一群士兵,他问他们:“谁死了?”一个士兵回答:“总统。他被刺客暗杀了。”
  
  另一个著名的做梦的人是德米特里·门捷列夫,化学周期表的创造者,他声称他的想法源于一个梦:“我在梦里看到一个表,所有元素都自己排到正确的位置。一醒来我就把它写在纸上,后来发现只有一个地方需要修正。”
  
  人们更容易记住梦中的消极情绪,这一现象是研究者卡尔文·霍尔40年来通过对5万多个大学生进行研究得出的。
  
  1996年一项研究表明,年龄在9~11岁的儿童只能回想起他们梦的20%~30%。而成年人能回忆起79%左右。
  
  但梦的研究者杰伊·艾伦·霍布森说,我们会忘记95%的梦。因此这个领域绝对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人类在快速眼动睡眠期和非快速眼动睡眠期都做梦,但婴儿有一半的睡眠是快速眼动睡眠,成人的快速眼动睡眠只占20%~25%,且每晚做梦至少4~6次。
  
  儿童有相对现实的梦,虽然我们把这当作缺乏想象力。
  
  许多人说贴尼古丁戒烟贴会加剧做梦。
  
  许多人想知道盲人怎么做簟W曳⑾帜切┫忍烀と撕陀啄晔鞯拿と送ǔC蔚轿兜馈⑸艉痛ジ卸皇鞘泳酢5悄炅浣洗蠛笫鞯娜嘶崦蔚绞泳跬季啊
  
  有一种东西叫催眠,或者说醒着的梦。这是一个人从清醒状态过渡到沉睡状态的时候。所以在那段时间里,人们会醒着做梦,经历着从怪异的视听到幻觉的状态。
  
  夏威夷语中,梦的意思是“灵魂睡觉”,因为夏威夷人相信人在睡梦中能与祖先和神交流。
  
  古代美索不达米亚人与古埃及人非常重视梦。两个文明中都有翻译梦的人,他们根据人们的梦来预测未来。事实上彻斯贝弟纸草抄本是包含目前已知最早的解释梦的词典的手抄本,这是3000年前古埃及人写的。
  
  根据1996年的一项研究,60%到75%的成年人会有重复的梦境,而女性做重复的梦的可能性比男性高。
  
  有时我们感觉不像在做梦,但确实是做梦。梦能持续几分钟到几小时不等。
  
  哺乳动物和鸟类有快速眼动睡眠,所以它们可能会做梦而爬行动物则不会。
  
  2007年一项研究显示,相比孕妇和没有孩子的女性,新生儿的妈妈更容易做噩梦。事实上,3/4的刚生完孩子的妈妈会梦到一些不好的事发生在她们孩子身上。
  
  做梦醒来时,人们声称在梦中70%的时刻有鲜艳的颜色,13%的时刻有模糊的颜色。但科学研究表明,只有25%~29%的人会梦到颜色。
  
  童年时期看黑白电视会影响人们是否会做有颜色的梦。2008年一项研究表明,25岁及以下的人很少做黑白的梦,55岁以上的人则表示常做黑白的梦。
  
  男人梦到男人的概率比女人梦到男人的概率要高。研究表明,男性梦中66%的人是男性,而女性梦中人物的男女性别比为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