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惹的祸

  一天晚上,天正下着小雨,我和老婆徒步回家。她不小心摔了一跤,两只鞋跟都掉了。黑暗中,我们只找到一只鞋跟就赶紧回家了。
  
  进了屋,打开灯,老婆突然看着鞋跟笑了起来。我走过去一看,这哪是什么鞋跟啊,是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有一颗钻石。盒子不大,但钻石不小。
  
  我马上把门窗都检查了一遍,看是不是锁好了,然后赶紧坐下,就像耗子似的一动都不敢动,生怕邻居听见声音后想:“这半夜二三更的,他们走来走去干什么呢?足不是捡到什么宝贝了?”
  
  老婆压低声音说:“你明天去打听一下,看看值多少钱。”随后我们把钻石塞进一只袜子里,再用围巾包好,然后放进一个盒子里,最后又把盒子藏进了靴子里。
  
  第二天晚上,老婆急急地问:“打听到了吗?”
  
  “打听到了,”我说,“不久前,因为一颗比这稍小点的钻石,有10个人被杀了。因为一颗比这稍大点的,有20个人被杀了。”
  
  老婆倒吸一口凉气,看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别让任何人知道我们是百万富翁。于是,她开始四处去找邻居借钱,求他们“能帮多少就帮多少”。我也没闲着,迅速把家里的地板掀了,壁纸揭了,灯泡打碎了,连屋里的门都卸了。
  
  但老婆似乎还不满意,皱着眉头说:“不行,还是能看出来咱们是百万富翁。”我赶紧又用锤子砸了镜子,熏黑了天花板,锯断了所有的椅子腿。万一小偷来了,肯定转身就走。从那天起,们家一点粮食都不存了,免得谁想在这儿留宿;连水龙头也拧死了,想要点水喝都甭想。那颗钻石嘛。自然是每天换一个地方。
  
  一天晚上回到家,我惊讶地发现钻石没了!我把家翻了个遍,还是没找到。我的后背一阵发冷:老婆早该下班了,可今天怎么还没回来呢?我明白了,准是她带着钻石跑了!这个阴险的女人!我怎么就没想到先拿着钻石跑呢?
  
  就在这时,老婆回来了。她沮丧地说:“今天上班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要是有人进来,肯定能猜到钻石藏在洗手盆下面的弯管里。我马上跑回来,给钻石换了个地方。”
  
  “干得好!你把它藏哪儿了?”
  
  “没记住……算了,还是先吃饭吧,过一会儿也许我就想起来了。你喝点粥吧。”
  
  我实在没有胃口,生气地把粥倒进下水道里。不一会儿,老婆突然哭起来,说道:“见鬼去吧,那颗破钻石。”
  
  “你是不是想起钻石在哪了?”我问。
  
  “刚想起来,在粥里。”

优等的心,必须坚固

  蜜蜂会造蜂巢,蚂蚁会造蚁穴,人会造房屋、机器,造美丽的艺术品和动听的歌。但是,对于我们最重要最宝贵的东西——自己的心,谁是它的建造者?
  
  我们的心,是长久地不知不觉地以自己的双手,塑造而成的。
  
  造心先得有材料。有的心是用钢铁造的,沉重黑暗;有的心是用冰雪造的,高洁酷寒;有的心是用丝绸造的,柔滑飘逸;有的心是用玻璃造的,晶莹脆薄;有的心是用竹子造的,锋利多刺;有的心是用木头造的,安稳麻木;有的心是用垃圾造的,面目可憎;有的心是用谎言造的,百孔千疮;有的心是用眼R蛇唾液造的,剧毒凶残。
  
  造心要有手艺。一只灵巧的心,缝制得如同金丝荷包。一罐古朴的心,醇厚得好似百年老酒。一枚机敏的心,感应快捷电光石火。一颗潦草的心,门可罗雀,疏可走马。一摊胡乱堆就的心,乏善可陈,杂乱无章。一片编织荆棘的心,暗设机关,处处陷阱。
  
  造心需要时间。少则一分一秒,多则一世一生。片刻而成的大智大勇之心,未必就不玲珑。久拖不决的谨小慎微之心,未必就很精致。有的人,小小年纪,就竣工一颗完整坚实之心。有的人,发皆白,还在心的地基上挖土打桩。有的人,精雕细刻一辈子,临终还在打磨心的剔透。有的人,粗制滥造一辈子,人未远行,心已冷寂成灰。
  
  心可以很硬,超过人世间已知的任何一款金属。心可以很软,如泣如诉如绢如帛。心可以很有韧性,千百次的折损委屈,依旧平整如初。心可以很脆,一个不小心,顿时香销玉碎。
  
  优等的心,不必华丽,但必须坚固。因为人生有太多的压榨和当头一击,会与独行的心灵在暗夜狭路相逢。如果没有精心的特别设计,简陋的心,很易横遭伤害一蹶不振,也许从此破罐破摔,再无生机。
  
  当以我手塑我心的时候,一定要找好样板,郑重设计,万不可草率行事。造心当然免不了失败,也很可能会推倒重来。不必气馁,但也不可过于大意。因为心灵的本质,是一种缓慢而精细的物体,太多的揉搓,会破坏它的灵性与感动。
  
  造好的心,如同造好的船。当它下水远航时,白云在头上飘荡,海鸥在前面飞翔,那是一个神圣的时刻。会有台风,会有巨浪,但一颗美好的心,即使巨轮沉没,它也会在海浪中,无畏而快乐地燃烧!

水蜜桃的滋味

  智者从怀里拿出三颗水蜜桃,对弟子说:“你吃一颗水蜜桃。”
  
  弟子吃了一颗水蜜桃,然后擦擦嘴说:“味道还行!”
  
  智者说:“到广场跑三圈。”
  
  弟子说:“行!”
  
  弟子跑三圈又回来。
  
  智者说:“现在再吃一颗水蜜桃。”
  
  弟子吃了第二颗水蜜桃说:“味道美极啦!”
  
  智者又说:“再跑天王殿广场二十圈。”
  
  弟子说:“行!”
  
  弟子又跑了二十圈,跑回来已经满身大汗。
  
  智者f:“现在吃最后一颗水蜜桃。”
  
  弟子吃了最后一颗水蜜桃说:“味道香甜,又多汁!”
  
  智者说:“三颗一样的水蜜桃,吃出三种不一样的味道,不同的是我们的心,而不是水蜜桃。”

火中取栗的乐趣

  深秋季节最让人企盼的小吃一定是糖炒栗子,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婆婆妈妈们,或是街头的小贩,都会不约而同地攒上几筐饱满的生栗子,然后开始炒栗子的工作。
  
  家里的炒栗子很简单,一个平底锅,一点麦芽糖,一点黄油,再加上为每一颗栗子都先划上锋利的一刀,就可以开始炒了。而家门外的炒栗子却几近行为艺术,需要一口乌黑锃亮的大锅,一种名字叫作“糖沙”的听着怪诱惑的细碎的黑砂石,里面据说混合了糖和植物油,以及一个看上去气势汹汹的炒栗人,一般总是个面无表情的大汉,有时拿一把大铲,有时则只是戴着一副看上去身经百战的黑乎乎的棉线手套。无论他是用大铲翻动着那些沙子和栗子,还是徒手翻动着那些沙子和栗子,那些热火朝天地传出阵阵温暖甜香的栗子,怎么看都是某种暴力美学的结果,所以它们也应得一种带有微微暴力色彩的结果——当你打开那只被塞得满满的牛皮纸袋,冒着被烫伤的危险取出一颗栗子来,手指和牙齿快速地工作着,潦草地吞下那颗被剥得有些乱七八糟的小果实的时候,那一刻你才能真实地体验到吃栗子的快乐。便是那样急切地,莽撞地,一颗接一颗地边走边吃的方式,那样的栗子才是最为美味的,它们是寒冷季节最棒的一种糖果。
  
  栗子当然也有比较文雅的,不慌不忙的吃法,比如栗子蛋糕。我小时候没得挑选,凡说到栗子蛋糕,必要去吃凯司令的那一款。每年的栗子季,亲戚串门的r候,都会带来白色方形纸盒,里面盛放着摆放整齐的几块栗子蛋糕,最精彩的部分就是海绵蛋糕上那一坨鲜滑甜美的鲜栗子泥,为了这小小的一口,每次都要预先去凯司令排队才能买到。但每种老字号食品总有衰微的一天,当我的家人发觉,每一年送来的栗子蛋糕的口味都在打折扣,且那坨最诱人的栗子泥渐渐真的倾向于泥浆的口感时,我们便决定自己动手来做栗子蛋糕。买来鲜栗子,用麦芽糖将其炒软,加上鲜奶油,用手工搅和成栗子泥,确保其不会太稀也不要太干。最后的步骤就是用裱花筒将其挤在自家烤制的、蓬松而软和的海绵蛋糕的上面,一圈一圈地做成“Mont-Blanc”(白朗峰)的模样,事实上,这也是栗子蛋糕的名字由来。栗子泥是淡淡的褐色,这正象征了秋冬季树木枯萎但又覆盖白雪的白朗峰呈现的颜色。我还记得,有一年我们家因为做了太多的栗子蛋糕,一下子吃不了,于是我爸爸就开着他那辆破车一家一家亲戚去送的事情。他甚至为这些自家制栗子蛋糕自制了跟凯司令一模一样的白色方形纸盒,每到一家,就骄傲地把那个纸盒放在人家桌上,然后得意扬扬地说:“我做的不比凯司令的差哦。”
  
  时至今日,每到栗子季,只要我身在异乡,都会点块“MontBlanc”来吃。能把这道小点心做得最出色的是法国人和日本人,前者胜在豪快,后者赢在细腻。当然,只要有机会,我也会贪婪地尝下其他用栗子做的甜点。比如在法国和意大利很盛行吃的糖皮栗子,里面是又软又糯的大个头栗子,外面则包着层薄薄的糖衣。嗜甜又讲究浪漫的巴黎人最喜欢这种别致的小甜点,在很多卖手工巧克力的小店,到了栗子季节,也都会出售这种包着金箔纸的可爱的小零食。不过,并不是每一家的制作手法都那么出色,糖皮栗子一搞不好,就会变成糖衣太厚又甜死人的砂糖炸弹。如果保险点儿,你也可以在栗子季,选择吃一份栗子味道的可丽饼。要知道,“热乎乎”这个形容词和所有的栗子甜点都是绝配。宁可被烫到尖叫,也不要失去了吃栗子的意义。而栗子可丽饼,那鲜甜的栗子泥,那轻盈的奶油,那金色的糖浆,还有那热乎乎的现做薄饼,还有什么比这么一道简单又经典的栗子甜品更经典的小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