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过道里的坏天气

  我会记得青春路上的飞雪和落花,记得阳光、雨丝、温暖和寒冷,正是这些经历,织成了我的人生,让我成长为现在的自己。
  
  一
  
  初见廖承凡,简直惊为天人。
  
  那是在校园迎新晚会上,舞台中央,淡黄的灯光下,他一袭白衣,俊朗飘逸,轻轻地唱“偶尔在镜子里面,旧时光和我相遇……”
  
  我从没有听过这样富有磁性又略带感伤的声音,也是第一次领略一首歌可以带给人这么多难言的感动。我望着台上的他,舍不得眨一下眼睛。很快,他唱完了,双手合十致谢,冲台下微微一笑,那笑容动人心魄,好像世间的花一下全开了。
  
  杜秋若和冯嘉宁是我高中绘画班的朋友,我们一起考进这所美院。那些天,我总在她们面前夸赞廖承凡,冯嘉宁撇撇嘴说:我倒没觉着有多好。
  
  我气愤地说:你这是嫉妒!
  
  我决心接近廖承凡。听说正读大二的他是校园电视站站长,我急忙报名参加他们的记者选拔活动,经过测试,我终于如愿以偿混了进去。
  
  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能见到他。下课后,跑去电视站,听他策划选题,点评片子,虽然忙碌,我却乐此不疲。
  
  我决定给他写封信。信悄悄放进他的包里后,我紧张得发抖,请了假不敢再去见他。
  
  第三天,他约我出来,在校园的绿杨林下,他说:谢谢你,不过,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点点头,强装笑颜,一扭身,泪水夺眶而出。
  
  原以为事情就到此为止,没想到有天电视站开会,门被“咚”地一声推开,一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女孩气呼呼地冲到我面前,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把手中的几页纸狠狠地摔到我脸上,锐声骂道:你也不照照镜子,想追廖承凡,也不看你配不配?!
  
  那一场闹剧,我不知是怎样结束的。
  
  后来听说,那女孩是廖承凡的女友,富二代,高中时演过电视剧,在附近一所大学读书。
  
  原来,我一点也不了解廖承凡。
  
  二
  
  有天晚上,我梦见他。他温柔地对我说,给你唱一首歌吧。可他只唱了一句“正当梨花开遍山崖”,就渐渐从我身边隐去,耳边传来他女友“丑人多作怪”的呵斥,然后是一阵鄙夷的怪笑。我从梦中惊醒,那种又生气又难过又自卑的滋味痛彻心扉,我拿起镜子,镜子里是一张平凡至O的脸。
  
  我伤心地想,我怎样才能变美一点呢?怎样才能让他刮目相看?让他明白,我才是那个最优秀的女孩。
  
  杜秋若和冯嘉宁请我吃饭,我真想一醉解千愁,可我对酒精过敏,只好连喝了三罐可乐。我捧着肚子出来,坐在街心花园的石凳上撑得难受。
  
  杜秋若埋怨冯嘉宁:都怪你,她本来心里有气,你又让她灌汽水。
  
  冯嘉宁委屈地说:我也是好心嘛。
  
  两人吵作一团。我挥挥手让她们安静安静,然后我打了一个嗝,悲伤地说:都怪我长得太丑。
  
  杜秋若说:你其实一点也不难看。
  
  冯嘉宁也迅速表态:对,一点也不难看,你笑起来特像姚晨。
  
  我不置可否地望着她,冯嘉宁一脸真诚地说:尤其是嘴巴。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巴掌就打过去了,冯嘉宁跳起来躲开。
  
  我生气地说:我眼睛小,我想割双眼皮。
  
  杜秋若说:你眼睛不小,当然,大些会更好看,但手术有风险,再说你爸妈也不会同意。
  
  周末回家,我刚说出我的整容大计,老妈就扯开嗓门大骂:韦小萌,你敢动老娘的原装试试!
  
  我在轰炸声里待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到校,我就对死党宣布计划失败。
  
  三
  
  那时候我心里萦绕的就是怎样变得出类拔萃,超过那个嚣张跋扈的女孩。我不服气地想,为什么我这样平庸,为什么我会怯懦自卑,为什么我不可以再优秀一点?终有一天我会挺起胸膛,自信地走到他们面前。
  
  如果说以前我是在稀里糊涂地打发着青春,但那次难堪的遭遇如当头棒喝,让我警醒,我不能再荒废青春,我该努力了。
  
  抱着这样小小的决心,我的生活变得规律起来。每天早上和杜秋若、冯嘉宁跑步锻炼身体。没课的时候,就躲在画室临摹宋代花鸟画,顾恺之、吴道子、任伯年的人物作品,每当拿起画笔,置身在艺术世界,心就好像在草原上驰骋,忘记了所有烦恼。随着时光的流逝,我的临摹稿、创作草稿和速写稿堆积得越来越高。老师说我是美院最勤奋的学生。
  
  那是好长一段痛苦又快乐的时光。每逢节假日我和冯嘉宁、杜秋若就去山里写生,太行山深处,四季绝美的风景一幅幅跃然在画纸上。有时,也会画一些人物速写,山里孩子朴实热情,非常乐意做我们的模特。
  
  不过杜秋若和冯嘉宁总是有些静不下心来,画上几幅速写后,就在山间转来转去,对一切都充满好奇。我们写生的地方多出一种俗称“太阳石”的奇石,石面上的图案如一轮红日初升,煞是好看。两人迷上了在河滩、山上寻找太阳石,倒也时有收获。
  
  那年国庆节,我们又去山里写生。像往常一样,画了一会儿,杜秋若又到山坡下捡石头。天空碧蓝高远,山林被大自然的妙手渲染出层层叠叠、斑斓多姿的色彩。我正凝神在画板上勾勒远山草图,忽听杜秋若大喊“救命”,我扔下画笔向山下冲去,只见杜秋若半身浸在河水里,死命抓住河中的一棵枯树,狼狈不堪。冯嘉宁比我跑得快,“扑通”一声跳下河,扯着杜秋若就往岸上拖,杜秋若抱着树不走,大声叫着“先别管我,石头掉下去了,先捞石头”。
  
  我和冯嘉宁一边骂她脑子生锈,一边把她拖上岸。原来杜秋若捡到一块绝佳奇石,欣喜之余,一脚没踩稳,连石带人跌落河里。
  
  我们披头散发,浑身湿透,怀抱几块石头,狼狈不堪地回山下的农庄,路上竟然遇见廖承凡和他的女友。廖承凡穿一件烟灰色的格子衬衫,神情淡然,那美艳女孩从我们身边经过时,眼神斜睨,“嗤”地一下笑出声来。
  
  过去的一切又在我心里隐隐作痛,我咬咬牙低头往前走,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遗忘是治疗疼痛的最好良药,我只管做好我自己,何必再自寻苦恼。
  
  四
  
  时光匆匆,从不为任何人停留。毕业后,我漂在北京,专职绘画。那是一段非常艰辛的日子,所得收入也仅够糊口。
  
  冯嘉宁回到家乡省城,在一家美术出版社工作,日子过得平稳安逸。杜秋若在故乡小城当了一名小学美术老师,同时继续热爱着她的奇石。听说廖承凡和女友结婚了,听到他们结婚的消息,我很是伤感了一阵,尽管我早已知道了这个结局。
  
  我继续我的北漂生活,不断将作品送到展览会、画廊、拍卖行,努力地推销自己,有时也会将画作交到网上的艺术品交易市场拍卖,渐渐地,我有了固定的藏家,经济状况得到很大改观。两年后,我搬出了地下室,签约了美术馆,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作品开始接二连三地获奖。在同行眼中,我已是声名鹊起的青年画家。
  
  我在国家美术馆举办绘画作品展时,杜秋若和冯嘉宁比我还激动,两人专门跑到北京为我捧场。好友相逢,有说不完的话,说着说着,我和杜秋若还哭了。杜秋若说:她真想把我的画册和获奖证书快递给廖承凡,让他好好欣赏欣赏,也让他明白他当初的选择是个多么大的错误。
  
  我微笑着拒绝了杜秋若的这个计划,尽管多年前,我曾也有同样的幼稚想法。
  
  真正的自信是活出精彩给自己看,哪用拿别人的眼光衡量。廖承凡只是我青春成长路上的一个坐标,这么多年过去,我早已不在乎自己在他面前是什么形象,也早就不想完胜那个漂亮嚣张的女孩。反而我要感激那曾让我伤心的过往——正是有了被兜头泼冷水的遭遇,才促使我鼓起勇气,奔跑成长。
  
  后来有一天,我偶然读到台湾诗人琼虹的一首名为《记得》的诗。诗里说:你如果/如果对我说过/一句一句真纯的话/我早晨醒来/我便记得它/年少的岁月/简单的事/你如果说了一句/浅浅深深云飞雪落的话……
  
  读后,我竟然孩子气地哭了。我想我也会记得,记得青春路上的飞雪和落花,记得阳光、雨丝、温暖和寒冷,正是这些经历,织成了我的人生,让我成长为现在的自己。
  
  我多想说,谢谢你,青春过道里的坏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