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不是坏人

  新世纪到来那年,丁伟下岗了,为了生计,他不得不从头再来,四处求职。国庆长假那几天,上幼儿园大班的儿子没人带,他只好带上儿子外出找工作。
  
  但是,丁伟一无文凭二无特长,要想找份足以养家糊口的工作,哪有那么容易啊!这一天,他带着儿子又奔波了一整天,仍旧无功而返。
  
  丁伟领着儿子来到车站,准备赶公交回家,但儿子却拉着他的衣角,望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家超市,挪不动步子。丁伟此时已囊中羞涩,但又不忍拒绝儿子。他摸了摸口袋里仅剩的几枚只够坐公交的硬币,和儿子商量说:“儿子啊,爸爸丢了工作,咱家快没钱了……进去看看可以,但不能花钱,好不好?”
  
  尽管儿子才五岁,未谙世事,但作为一个无所不能的父亲,在儿子面前讲这样的话,丁伟仍然感到底气不足。好在儿子很懂事,一个劲地点头答应。
  
  来到超市,儿子眼都不眨地盯着那琳琅满目的零食,嘴上却说:“爸,咱不买薯片。”
  
  “儿子乖!”丁伟忙夸儿子。
  
  一会儿,儿子又说:“咱也不买可乐。”丁伟慈爱地摸摸儿子的小脑袋,夸他真懂事。
  
  “咱也不买大大卷。”儿子摸着那盒精致的大大卷,爱不释手地把玩着,看爸爸没接茬儿,赶忙又乖巧地补了一句,“我就摸一摸。”
  
  丁伟终于无言以对,背过身去,强忍住了泪水。他四下看了看,深吸一口气,轻轻拿起一包儿子最爱吃的果冻,悄悄地塞进了怀里。
  
  但是由于缺乏“经验”,在通过收银台时,丁伟很快被发现了。他只感到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在儿子心目中的形象一向那么高大,如今却……
  
  很快,一个警察跟着店员走了进来。警察看了看丁伟,又看了看他儿子,思忖片刻,轻声对他说:“你跟我出来一下。”
  
  丁伟正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儿子却怯怯地冲警察说了一句:“警察叔叔,爸爸不是坏人。”
  
  警察蹲下身来,看着孩子清澈的眼睛,微微一笑说:“爸爸当然不是坏人啦!告诉你吧,你爸爸是我的一朋友,现在我需要他到外面帮我一点小忙,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好不好?”
  
  儿子听警察叔叔这么说,惊喜地张大了嘴巴,敬佩地看着爸爸,自豪地挺直了小身板。
  
  警察叮嘱店员照看好孩子,轻轻地拉了拉呆愣在那里的丁伟,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超市。
  
  来到一个僻静处,警察狠狠地瞪了丁伟一眼,恨铁不成钢地骂道:“哪见过你这样当爹的,真会给孩子做榜样啊!也不想想对孩子有啥影响?”
  
  丁伟原本等着接受处罚,听了警察的话,这才醒悟过来,又是感激又是羞愧,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叹了口气,红着眼圈讲了一遍事情的原委。警察想了想,伸手要摸口袋,他赶忙摇头:“不不不,警察同志,我们回家自己买,自己买……”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转眼,十八年过去了。儿子大学毕业,参加公务员考试,以优异的成绩如愿考进了市公安局,并顺利通过了政审。
  
  接到录用通知那天,丁伟激动地看着儿子,嘴角颤动,声音哽咽:“爸真没想到……没敢想会有这一天!你是爸的骄傲,是咱全家的骄傲!”
  
  对丁伟来说,这十八年,是最艰苦的十八年,也是他最拼的十八年,为了儿子,再大的风浪他都咬牙挺过,因为儿子是他全部的希望。所幸的是,他以渐渐佝偻的脊背换来了儿子的健康成长,儿子一直是那么优秀,充满阳光,充满朝气,像一棵挺拔的青松。
  
  犹豫了好久,丁伟终于鼓足勇气,神情黯然地说:“爸这辈子虽然没啥成就,但一生坦坦荡荡、干干净净,只有那一次,鬼迷心窍犯了糊涂……”
  
  接着,他怀着复杂的心情给儿子讲了当年那件事情。
  
  往事不堪回首,但他愿意坦诚地告诉儿子,希望儿子能以他为戒,清清白白做人;更希望儿子能像当年那个警察一样,做一个有温度的执法者。
  
  “儿子,你说爸爸是不是坏人?”丁伟苦笑着问儿子。
  
  儿子摇摇头,动情地说:“当然不算!如果您真的想偷,完全可以选更贵重的物品,而不单单是那包果冻。爸,我知道,您当年铤而走险,完全是出于对我的疼爱,在我的心目中,您从来就没有瑕疵!”
  
  丁伟顿时眼眶湿润,一把抱住了高大帅气的儿子。
  
  儿子轻轻地拍着他的肩抚慰着,像在抚慰一个孩子。他知道,爸爸的故事并没有讲完整——他清楚地记得,那次在超市,离开之前,他拿着那盒大大卷眼馋了半天,终于经不住诱惑,偷偷地把它塞进了衣兜。爸爸看见了,蹲下身,轻轻地把那盒大大卷掏出来,满脸慈爱地看着他说:“好儿子,咱不能这么做,这是偷,知道吗?爸爸答应你,下次一定给你买大大卷,好不好?”
  
  如今,儿子还知道,当年,无论是爸爸的正面教育,还是那位警察的温情执法,都是对他稚嫩童心的悉心呵护。他为在自己生命里遇到这两个真男人而深感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