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心的暗算

  1。假离婚
  
  周六的清晨,我是被一阵吵闹声惊醒的。从客厅传来一粗一细像两片尖刀似的争吵声,凌厉地划破了这个难得的休息日。无疑,又是我妈跟丁珏发生了口角。
  
  我叹口气,决定掀起棉被捂住脑袋。不用骂我懦弱,要知道世界上的最大难题之一就是处理婆媳关系。我承认我不是个好男人,我就像夹心饼干里的那层馅儿,夹在我妈和老婆丁珏的双重压力之间,被挤得日渐变形。
  
  其实细说起来,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我父母从小镇搬来城里和我们住,我妈处处挑剔这个城里媳妇的毛病,而丁珏毫不相让针锋相对。起初我还有心情劝和,可是现在,我已经开始麻木起来了。
  
  其实,一开始有争执时,我答应丁珏说解决这个问题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另购一套房子。我们也准备好了首付款,却未料一纸房屋限购令从天而降,像一个铺天盖地的瓮将我们牢牢罩住。
  
  现在怎么办?我不知道,我只好把头缩进被子里作掩耳盗铃状。
  
  丁珏终于冲进房间,她拿起手机就哭哭啼啼地打电话。像所有的女人一样,受了委屈都要向娘家告状。而丁珏在这个城市,有一个孔武有力的弟弟。
  
  果不其然,半小时后,她弟弟丁勇“咣咣”地敲响了门。丁勇笑嘻嘻地进门,反倒先客气地叫我一声姐夫,还去我妈房间劝慰了几句。我不由得对这个小舅子产生了莫大的好感。
  
  丁勇不像弟弟,反倒像个兄长一样批评了丁珏两句:“就为这点事成天吵吵?”他又说,“不就是一纸房屋限购令嘛,小事一桩。你俩离婚好了,姐夫就可以再购一套新房,还能贷房款。”
  
  我吓了一跳,丁珏也惊愕地瞪着丁勇。丁勇“扑哧”一笑:“瞧你俩吓的,是让你俩假离。”然后他就举出数例哪哪熟人假离婚后,都购得新房。丁勇忽又鬼祟地眨眨眼,“刚好,我还有一法子能让你们再赚一笔装修费,这得看你们敢不敢干。”
  
  丁勇最后强调说,这个法子的酬金是,15万。
  
  丁珏眼睛一亮,我的心也跟着突突猛跳起来。
  
  当晚,我们就失眠了。丁勇的声音像装着回声器,没完没了地盘旋在我们的脑海中。这小子的馊主意此起彼伏,一个假离婚,一个假结婚;一个再购房,一个15万。我的头脑被这些东西弄得像跑马灯一样五彩斑斓起来。
  
  丁珏碰碰我:“老公,你说这事能干不?”我犹疑地答:“能干是能干,前提是你不介意。”“当然不!”丁珏兴奋地一跃而起,“我们能购一套新房,又能得15万块钱,拿来还贷或是装修都太划得来了。而且,这是小勇介绍的。那女人又是个大肚子,就算你俩睡一块,我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丁珏的话实在,却不知道怎么就有点刺耳。我只好说:“那我们明天再找小勇问问?”
  
  其实,再问还是那些话,一个神秘大人物包养的二奶怀了孕,大人物想要那个孩子,却不能离婚。可是没有准生证,那个孩子就出生不了,也上不了户口。因此,大人物要找一个靠得住的男人,娶了二奶,领个准生证。这个男人要相当靠得住,还要跟二奶住一段时间。
  
  这个故事有些悬念,听起来很有神秘感。与丁珏的假离婚,然后紧跟着与二奶的假结婚,怎么听起来像一只狗钻了一个圈,又钻一个圈。
  
  丁珏脸色一冷:“张顺风,你不想要那15万没关系,但再买一套房子这是必须的。要不,咱俩早晚得离婚,我跟你妈是一天也呆不下去。”丁珏又在嗓子深处嘀咕一句,“凤凰男。”
  
  我的脸唰地通红,无疑,这句凤凰男像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我脸颊上。其实,丁珏有什么好的?她虽然是个城里姑娘,可她小气又自私,还任性。可我张张口,到底又像往日那尤滔氯チ恕R磺校攘砉毫艘惶追孔樱突岜浜昧税桑
  
  2。同居
  
  下午3点,我跟着丁勇来到茶楼。门窗紧闭的包间灯光昏暗,这幽暗的环境使得人看起来像鬼影一样绰约,气氛不由有点紧张。我却一眼看到了苏小婉,她是个清秀柔和的女人,气质恬淡。若不是隆起的腹部,你很难想象这么一个清纯秀雅的女人会是一个二奶。
  
  再瞥一眼坐在角落里那个神秘的大人物,他故意坐在角落更昏暗处。他的角度,能看得清我们,而我们却很难看清他。
  
  交谈数句,大人物似乎觉得满意。他说,他必须要找一个靠得住的人是因为他不仅要跟苏小婉假结婚,还要领准生证,最重要的是要住在一起,这样到孩子出生后才好办户口。因为社区计生办的那帮子人堪比警犬,嗅觉极其灵敏。孩子户口一旦落定,就办离婚。先付5万定金,事成后再结余款。
  
  然后,我们还煞有介事地签了份合约,其实根本不会受法律保护。
  
  但是苏小婉却捏着合约说:“好歹也是份证据。”这样听起来她也并不是很放心我,我倒因此反而更踏实点。
  
  接下来的时间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我先劝动我爸妈,暂时搬到亲戚家挤半年。然后跟丁珏清算所有家产,去办离婚手续。因为丁珏的工作是聘用制,而我是固定的,因此是我净身出户,还能拿住房公积金贷一笔房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