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七元

20/07/2022

同情

  同情   一大碗滚烫的饸饹面放在了我的面前。我一边喝茶,一边等待着哈喽面的降温。   一位满头银发,身体几乎躬成九十度的老妇人,手拄拐杖,肩挎布包蹭了进来。坐在吧台内的李老板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妇人。当老夫人走近吧台时,李老板挤出一丝微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吃啥?   老妇人打量着客人吃的饭食,最后把目光落在我面前的饸饹面上。   李老板忙问,什碗?   老夫人犹豫了一下,显然她没有听清,因为李老板先前患过一次脑梗,说话走路都有点障碍。他说话时嘴里像是含着汤圆,有时吐字不清。我在这连续吃了两天饭了,算是熟人了。我对老夫人说,李老板问你吃什么碗?   小碗。老夫人说完就势坐在我的对面。李老板扭头对着厨房窗户,哈喽,小。大概由于疾病的原因,他说话很少,很简洁,   他和我同岁,42岁,正值人生的鼎盛时期,却不幸患上了脑梗。以前,他自己既当老板又当厨师。媳妇则是服务员。现在,厨师另雇了他人。他自己专门做起了收钱和招揽客人的活计。他是独子,家是农村,父母都是农民。他的一个儿子上大学,一个女儿上高中。他虽是农村的低保户,但家庭开支较大,不得不一边治病,一边挣钱。   我虽是一个游走于千家万户的装修过。干着上架爬墙,铲皮补洞,刷漆涂白,锯木钉板的活计。身上散发着油漆味,衣裳沾满了涂料粉,但却身体健康,能吃能睡,比起我的同龄人李老板也算是幸运的。我情不自禁地对李老板动了恻隐之心,打算这半个多月售票室的装修工作,一直在他这个小饭店吃饭,也算我对他的一点慈善。   吃完了哈喽面,我走到吧台边微信付费。老年妇女也走过来,老板,多少钱?   李老板用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八的手势。   哎哟,老妇人惊异地叫了一声。她把挎包里的手机和一张火车票,一掰香蕉一一摆放在吧台上,慌乱地在挎包里寻找。钱丢了!两张五十元没啦,只剩下七元钱啦,还差一元。老妇人满脸的沮丧。瞬间,她额头上深深的皱纹里冒出了细碎的汗珠。   李老板看了一眼手机,木讷地说,微信。   老夫人拿起了手机,老年手机,没微信。   送钱,李老板机器人似的。   女儿是老师,她要上班,离这儿较远。老妇人祈求道。李老板无动于衷。她掰下一根香蕉,连同七元钱一起递给了李老板。李老板嘴角掠过一丝微笑,收下了这七元钱和一根香蕉。   我像是吞了一只苍蝇,恶心地想呕吐。李老板的脸在我的面前变得狰狞起来,像一只怪兽。我把七元钱和一只香蕉送到老妇人手里,果断地说,八元饭费我给你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