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票

  青石寨地处七斗冲东五十里,自古就是一方落草为寇的好去处。面积不大,大约七八平方公里,耸立于崇山峻岭之中。奇就奇在四周全是光溜溜的青石崖,斧凿一般,高数十丈,上宽下窄像一只大船,让人难以攀援。如果没有山上的人支援,要想爬上青石寨难于上青天。
  
  青石寨易守难攻,让历朝历代官兵望山兴叹。而土匪要想下山打劫,却易如反掌。他们准备用葛藤拧成的绳子,下山时,将人吊起来,从上往下放人;上山时,又从山上放下绳子,把人拉上去。土匪打劫,多是冲有钱人家,趁人不备,先偷后抢,得手了就逃往青石寨。因而下山的人不多,大多数在寨子上接应。
  
  民国初年,青石寨又聚集了一伙儿土匪,匪首余三儿是七斗冲人,做过小学教员,因为赌钱犯了命案,抛家弃业,逃到了青石寨,与打死人有牵连的十几个兄弟,也一起逃上了山,后来又增加到三四十人。从此以后,青石寨四周的地主老财就没有好日子过。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高筑院墙,加派家丁,日夜巡防。
  
  这一年,离青石寨不远的大王畈,大地主王东的妹妹被土匪绑了票。妹妹叫王恋儿,刚刚二十岁,上过女校,是个洋学生。王恋儿酷爱诗词,常把线装书背在身上,摇头晃脑地吟诗咏词;还专门学过琵琶和二胡,尤其琵琶弹得铿锵悦耳。原打算把她嫁给光州县长的公子,做专职太太,但她不愿过养尊处优的日子,向往自由自在,所以,总是脚不着家。一天,她外出回来,走到树林旁,身边突然窜出几个蒙面人,捂住她的嘴巴,捆住她的手脚,装进布袋,扛到树林中。天黑时,被送上了青石寨。
  
  王东正为妹妹的失踪焦头烂额,三个月后,忽然接到一个陌生人送来的包裹,里面有大洋一千块,另附一封信。信里只有四句话:“余三儿王恋儿结良缘,喜日办在五月三,不要嫁妆不坐轿,送来彩礼一千元。”一看字迹,居然出自妹妹王恋儿之手。王东好半天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得怒从心头起。他把余三儿痛骂一顿,然后冒出个歪主意:好,你抢我妹妹做压寨夫人,我就抢你妹妹做小老婆。
  
  原来,这余三儿落草为寇前,父亲就亡故了。余三儿犯事后,余家人都与他划清了界线,这才没被官府为难。王东吩咐管家带着家丁悉数赶到七斗冲,在光天化日之下将余红秀绑起来,捂上嘴巴,强行塞进了花轿里,抬到大王畈,准备当天就拜堂成亲。余红秀刚刚十八,眼看生米要煮成熟饭,她示意丫环婆子给自己松绑,让人请来王东。王东气乎乎地闯进来,问她何事。余红秀说:“你不就是想把妹妹放回来吗?你让我上山,我去给余三儿说去。他放了你妹妹,你再放了我,怎么样?”王东冷笑道:“放了你?那就是大海里放鱼,你还能回得来吗?”
  
  “我走了和尚还有庙,我娘还可以押在你手上。”余红秀说。
  
  “要是余三儿不放我妹妹呢?”
  
  余红秀冷不丁从胸襟里掏出一把剪刀,咬咬牙说:“余三儿当了土匪,已让俺家丢尽了脸面,他要是不放王恋儿,我就一剪刀扎死他!”
  
  王东想了想,觉得不管怎样,把妹妹救出来最要紧。要是王俣娉闪饲嗍难拐蛉耍唤雒缓锰诠俑抢镆菜挡磺澹醵闼担“好,我信你一回!不过你要记住,只准你三天时间,要是三天之内不见音信,我就把你娘送到官府,报她通匪!”说完,吩咐家丁把余三儿的娘软禁起来。
  
  余红秀大踏步去了青石寨,刚到山底下,上面就有人认出了她,立即用绳子把她吊了上来。她直奔石头屋正厅,见了哥哥,大声呵斥:“余三儿,你做的缺德事儿还少吗?今儿又抢良家女子做压寨夫人,你不怕死了下油锅吗?”
  
  正骂着,端坐在正椅子上的一位年轻女子发话了:“哎呀,你不就是我小姑子红秀吗?有话跟嫂子说,我是大当家的!”
  
  余红秀仔细一看,吓了一跳:“你不是被我哥抢来的王恋儿吗?你怎么成了大当家的?”
  
  王恋儿嘿嘿笑了两声,道:“我被余三儿抢上青石寨不假,做压寨夫人却是两厢情愿的事儿。”
  
  原来,王恋儿被吊上青石寨后,从布袋里钻了出来,松了绑。她松松筋骨,活动一下手腕,跟着土匪走进匪巢。这时,天已黑透,天上一轮明月把大地照得跟白昼似的。她左顾右盼,一下子被青石寨上的风景迷住了。在这片世外桃源里,鸟鸣花香,满目青翠。高处长满桐子、板栗、木梓、油茶等果木,低处则是一片片荒芜多年的庄稼地,长满杂草。几排石头屋建在背北向南的山坳处,石头屋是前朝几拨土匪盖起来的,历经多年风雨,仍然屹立不倒。石桌子、石凳子、石盆、石碗,一应俱全。屋前一片池塘,泉水汩汩涌出,清澈如镜。池塘中有一块天然生成的平石板,石椅、石几齐备。王恋儿一面观赏美景,一面想象着黄昏时分,盘坐在池中石板上弹奏琵琶的悠闲,流连忘步,磨磨蹭蹭半天才被推到石头屋正厅。
  
  余三儿闻报,早已静候在厅堂里的大石椅上,见了王恋儿,站起来道:“哈哈,这不是王东的妹妹王大小姐吗?”王恋儿见了余三儿,也嘿嘿笑起来:“这不是土匪大当家的余三儿吗?”
  
  余三儿问:“你认得我?”
  
  “前几年,官府画影图形,村村寨寨的山墙上都张贴着通缉你的布告,没人不认得你这个土匪头子。”
  
  “晓得我为什么绑你吗?”余三儿沉下了脸。
  
  “我正想问你,为啥要把本小姐请到青石寨里呢?”
  
  “做我的压寨夫人!”
  
  “嘿嘿,想让我嫁给你?想想你配吗?”
  
  “我余三儿通文墨,一表人材,虽当了土匪,但有花不完的钱财,为什么不配你?”
  
  “要是我不答应呢?”
  
  “到我这儿来了,恐怕你不答应也得答应!”余三儿冷笑道。
  
  “要让我当压寨夫人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王恋儿大声说。
  
  余三儿没想到还有商量的余地,便问:“什么条件?”
  
  “第一个,你们得汲取杀人的教训,改邪归正,不能再赌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