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血案

  苏北古黄风俗,立春之日要鞭“春牛”。乾隆某年的立春,恰是正月十五,鞭春牛更是格外热闹。只是于知县外出查看古黄河凌汛还没回来,主持鞭春牛的便换成了刘县丞。
  
  刘县丞正与民同乐,捕快赵班头和东关的里正老钱急匆匆来报:出案子了!东关的“三指神算”冯大头被杀,凶手定然出在冯大头请来的三个客人之中——“一刀准”、“一把剪”和“一支笔”。
  
  刘县丞听了一惊,这四个人全是古黄名人啊!冯大头开了一家南货店,精明能干,打得一手好算盘,人们常见他右手托着算盘,左手只伸出三根手指头,行云流水般地拨动上下算盘珠,一个又一个精准的数字便脱口而出,因此称他为“三指神算”;“一刀准”是个屠夫,一把牛耳尖刀不离身,一刀毙猪命,割肉时一刀下去分毫不差,肉铺生意格外红火;“一把剪”是个裁缝,仗着一把剪刀量体裁衣,发家致富;“一支笔”是个秀才,写得一手好文章。
  
  见刘县丞一脸诧异,赵班头和老钱你一言我一语细说起来……
  
  去年一入秋,冯大头的南货店突然生意火爆,进货的钱一时很短缺,便分别向一刀准、一把剪和一支笔各借纹银三百两,月息五分。
  
  三人起初挺犹豫,因为大清律规定借银月息最高只可三分,但经不住高息的诱惑,又看到冯大头生意红火,还是大着胆子借给了他。
  
  一个月后,冯大头毫不食言,连本带息全归还了,令三人喜不自禁。立冬后,冯大头再次向三人各借依旧是月息五分的纹银一千两,三人毫不犹豫,便在事先写好的契据上落了手印。
  
  不承想冯大头这次却没有按期归还,而且两手一摊说无银可还。三人一气之下将冯大头告上了大堂,于知县看了契据之后,只见上面明写着是大清律不支持的五分银息,便明白三人中了冯大头的圈套,判三人不得逼催,容冯大头慢慢归还本银。
  
  今天鞭春牛,作为里正,老钱忙着参与组织活动,待众人看社戏时,他又累又乏,便独自回家。刚走到东关牌楼下,只见一刀准、一把剪和一支笔三人迎面而来,神色仓皇。老钱心中起疑,大喝一声:“你们三人干了什么好事?”三人更是慌乱,一刀准吭哧道:“冯、冯大头被人杀死了,在他家厨房里……”一把剪慌慌张张地接口道:“不……不是我们杀的。”
  
  一支笔忙上前解释:“老……老钱,是这样,今天早饭刚过,冯大头就把我们请到他家里来,说要连本带利还银子,还亲自下厨整了一桌丰盛的酒席,赔礼道歉。我们仨好高兴,又见冯大头的妻儿老小都外出看鞭春牛热闹了,也没了顾忌,喝得大醉。当鞭春牛的鞭炮响起来的时候,冯大头说要把厨房里的烧鸡端上来。可是好大一会儿仍不见他回来,我们仨便去了厨房,只见他倒在厨房灶口前柴堆旁,胸口插着刀……”
  
  老钱大吃一惊,急忙扭住三人交给了巡街的赵班头,一起把三人又带回到现场指证,果然看见冯大头倒在了厨房血泊里,四仰朝天地躺在灶口前,胸口插着一把牛耳尖刀,刀身几乎全没于胸腔中,只余刀柄。
  
  老钱一眼认出那把牛耳尖刀正是一刀准的!一刀准吓白了脸,连忙辩解道:“冯大头做菜时,说他家的厨刀不快,非要借我的屠刀剁骨头不可……”
  
  赵班头则蹲下身子认真地勘查那把牛耳尖刀,却闻到刀把上有一股刺鼻的鱼腥味儿!他分别抓起一刀准、一把剪和一支笔的手,嗅了又嗅,最后对着一把剪“嘿嘿”冷笑。一把剪明白了赵班头的意思,手摆得似风吹荷叶:“我、我没杀人!做红烧鱼时,冯大头让我搭一把手,帮他剖鱼鳞,用的就是这把刀。所以……所以我的手沾上了鱼腥味儿。”赵班头命捕快们控制住三人并保护好现场,他则和老钱一起赶到县衙报告……
  
  刘县丞听了案情,当下一边命人速报于知县,一边传齐三班衙役直奔冯家。来到冯家,只见冯家正堂内一桌残席,杯盘狼藉,冯大头的妻子冯吴氏和一家老小在院中号啕大哭。
  
  刘县丞学着于知县勘案时的样子,命衙役将冯大头僵硬之尸小心翼翼抬出厨房,反复观察,突然发现冯大头两手姿势很古怪——左手朝上平伸,五指微微弯曲,好像是托举着什么东西,右手朝下,拇指、食指和中指直伸,无名指和小手指却弯向掌心。这姿势好熟悉!
  
  刘县丞一番苦思冥想,终于豁然开朗,喝令把三人带上来。一刀准和一把剪被衙役按倒在地,刘县丞一声冷笑,下令把一支笔也按倒在地。一支笔大惊:“小生何罪?”
  
  刘县丞呵斥道:“冯大头被杀,你们三人都难脱干系!冯大头已指证了你们三人行凶,而你是主凶!”见众人都莫明其妙,刘县丞指着冯大头的尸体道,“大家看,冯大头这两手的姿势分明是死前故意留下的,像不像他平常打算盘的样子?”
  
  大家有点明白了:“不错。三指神算平常打算盘时,一手托着算盘,另一只手伸出三根手指头,就是这样子。”刘县丞继续启发大家道:“冯大头平常打算盘时,是右手托着算盘,左手伸着三根手指头拨算盘珠的,因为他是个左撇子。可现在他这姿势,却与平常相反,为什么呢?”
  
  见众人仍然不解,刘县丞道:“这是三指神算临死前作出的一种暗示——伸出三根手指头,表示凶手为三个人;故意用右手拨打算盘,表示使用右手者为主凶,一切都是他的指使,其余人是受他拨动的算盘珠而已。大家说,这主凶是谁?”这下大家恍然大悟——众所周知,一刀准向来用左手杀猪,一把剪用左手量体裁衣,两人都是有名的左撇子,只有一支笔用右手写字,这主凶不是他又是谁?定是他们三人恼恨冯大头借银不还,在一支笔的主谋下合伙杀了他。
  
  三人却连连叫屈!刘县丞勃然大怒,喝令衙役们对三人动大刑。
  
  就在这时,于知县赶来了。听了刘县丞的汇报,于知县摆摆手制止了衙役动大刑。看罢冯大头的尸首,于知县又来到了厨房,鼻子嗅了嗅,却皱起了眉头,最后在冯大头躺尸的柴堆下扒拉了半天,还真的扒拉出一件东西来——一支特大号的“冲天响”爆竹壳。
  
  这种爆竹是古黄当地席家烟花作坊生产的,其下端是一根长而细的竹条,轻轻地捏着竹条,点燃上端爆竹的引线,整个爆竹便会冲天而上,半空中传来一声爆响,因此名叫“冲天响”。可这支冲天响也太大了,足有胳膊粗,而且下端竹条不知怎么燃去了一大半。跟着进来的刘县丞这才嗅到房间里有一股硝烟味儿,不由大奇:爆竹都是在室外燃放的,在厨房里燃放大爆竹还真是第一次遇到,有古怪!
  
  勘查完现场,于知县并没有继续审问三人,只命衙役把他们暂时关进监舍。之后一连半个月,于知县也不坐堂开审,只命赵班头和几个衙役进进出出的,弄得刘县丞一头雾水。
  
  终于有一天,于知县传齐三班衙役,又一次浩浩荡荡去了冯家。刘县丞惊奇地看到除了三人被押过来之外,还有几个人也被押来了——做烟花爆竹的席炮匠、看病的华郎中,以及街头开赌场的皮三。更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是,两个衙役居然抬着一尊端坐着的土地老爷泥像!
  
  进了冯家厨房,两个衙役按照于知县的吩咐,将土地老爷安坐在灶前的柴堆上,赵班头点起灶火后,拿出一支壳外用丝线绑着一把尖刀的特大号冲天响爆竹,小心翼翼将竹条那一端平放着塞进灶口。灶火越烧越旺,很快竹条也燃烧了,“嗤”的一声,冲天响引线被点燃,“砰”的一声巨响之后,尖刀不偏不倚,“嗖”一下直插进土地老爷的腹中!炸裂的爆竹壳打了个滚,掉落在柴堆里。刘县丞惊得目瞪口呆,原来冯大头是借助冲天响自杀身亡的!
  
  被带到现场的冯吴氏看到华郎中、席炮匠和皮三后,脸色就已煞白,见此情形,两腿更是直打颤。
  
  “冯吴氏,事到如今,你还不如实交代吗?本知县这半月来已经调查清楚了,你丈夫故意设局陷害一刀准三人!你若吐实,本知县会对你们几个网开一面的。”于知县道。
  
  见冯吴氏仍不开口,于知县转向了华郎中三人。华郎中拱手道:“大人,冯掌柜去年初秋痨病复发,今年天气转暖,必然无药可救!”席炮匠道:“那支冲天响是小人按冯掌柜的要求特制的。小人问他用途,他却不说……”皮三则磕头如捣蒜:“都怪小人,不该开赌场耍老千坑骗冯掌柜……”
  
  冯吴氏再也支撑不住了,跪倒在地:“全是愚夫的主意……”
  
  原来,冯大头做生意虽精明,但还是被皮三引诱着走进了赌场,只半年便债台高筑,资不抵债。急火攻心之下,冯大头早年的痨病根又被引发,咳血不止,不由又绝望又悔恨,有了自杀之心,却又担心妻儿老小以后的生活。思来想去,他贱卖货物,制造生意红火的假象,然后找到一刀准三人借银子……至于把设局的日子选在立春这天,则是为了借鞭春牛时的鞭炮声掩饰冲天响的爆炸声;而借用一刀准的牛耳尖刀、让一把剪剖鱼鳞,以及冯大头临死前两手做出古怪姿势,都是为了坐实一刀准三人杀人行凶的罪名,如此,三千两白银就可留给妻儿了!
  
  真相大白,刘县丞惭愧万分。于知县意味深长地道:“为官断案,不仅要亲自勘验现场,更要斟情酌理,把案情背后的前因后果梳理清楚,方可不致出现冤情。”

王阳明被逼射箭

  明朝正德14年,王阳明平定了宸濠之乱,任职南昌。许泰、张忠、刘等佞臣为抢功,以搜捕余党为名,率领两万北军来到南昌,接连不断地挑起事端,企图激怒王阳明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加以陷害。然而,王阳明泰然自若,以礼相待,反而得到了北军众将士的钦佩。
  
  三个佞臣万般嫉妒,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们自以为北方人擅长射箭,而王阳明这个南方人射箭功夫一定很糟糕。所以,他们提出比试射箭,想让王阳明当众出丑,达到羞辱的目的。
  
  王阳明本不肯,可三个佞臣以为他胆怯,不敢应战,就更加骄横跋扈。由于三人三番五次的相逼,王阳明无法拒绝,只好回答:“下官一介书生,怎敢与诸公较艺?请诸公先显身手吧。”
  
  听了王阳明的话,三人果然认为他不善射箭,顿时心中窃喜。许泰说:“每人三箭,我们先射给老先生看,必求老先生也射一回n教。”
  
  许泰说完,三人一同站在了射箭场上,北军和南军的将士都睁大了眼睛盯着箭靶。
  
  很快,三人射完了,结果,除了许泰和张忠各有一箭射中靶子的边缘之外,其余七箭全部脱靶。
  
  三人面红耳赤,但仍心存侥幸,以为王阳明不如他们,就不依不饶地对王阳明说:“我们自从跟随圣驾,久不操弓执矢,手指生疏了,务求老先生射一回赐教。”王阳明再三推辞,三人就是不肯放过。他们是想等着王阳明出丑,以挽回自己的颜面。
  
  迫不得已,王阳明只好取来弓箭,对三人说:“下官初学,休得见笑。”说完,挽弓搭箭,嗖!嗖!嗖!三箭射出,均中靶心。
  
  在场的南北军将士欢声雷动,齐声称赞。许泰等三人则尴尬不已,特别是当见到自己的北军部下均折服于王阳明时,害怕失了军心,不敢再寻衅滋事,草草带着北军打道回府。
  
  正所谓:心怀鬼胎,定是奸佞小人;欺人太甚,必将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