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灾的聚宝碗

  祝家祖上曾做过大官,后来因为贪污削职,被赶回原籍,却依旧花天酒地,花钱如流水。为此,人们都传说祝家的祖上有一个聚宝碗,但死后被带进了坟墓,并没有留给子孙……
  
  祝家几代单传,到了祝老泉这一辈,却一口气生了三个儿子:祝大发、祝二发和祝三发。只是近年来,祝家不大走运,晦气连连,祝老爷子、祝大发和祝二发相继离奇身亡……人们都说老祝家招了“灾邪”。祝三发和祝二发的儿子祝平恐惧万分,不惜重金请来阴阳先生和巫婆神汉,看风水、跳大神、做道场……直到惊动了镇派出所前来制止其迷信活动。
  
  还别说,经过这么一折腾,祝家好像转运了,向来好吃懒做、东游西逛的祝平出门转了一圈,不知怎么发了大财,盖起了小洋楼,还开上了宝马车。
  
  不过,与祝平春风得意的情形相反,祝三发却日益憔悴,整日眼神呆滞,唉声叹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祝家的灾邪怕要落到我身上了……”果然没多久,这天一大早,祝三发家突然传出他老婆赵珍娣号啕大哭的声音。人们闻声赶到,只见祝三发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暴病身亡了!
  
  人死不能复生,大家纷纷劝说赵珍娣节哀,操办祝三发的后事要紧。不料,赵珍娣抹抹眼泪,直奔内室抓起了电话机,要让镇派出所的民警来“镇邪”。赵珍娣语无伦次地冲民警直嚷,说她的家中藏有“邪物”,祝家父子四人都是被“邪物”害死的。现在她要将“邪物”交给派出所,不然,她和儿子也会被“邪物”害死的!大伙儿无不摇头:这个赵珍娣莫不是疯了,哪有让派出所民警“镇邪”的?
  
  没想到赵珍娣打过电话没一会儿,村头就传来警笛声,镇派出所的刘所长亲自带领几个警员来了!赵珍娣急忙将刘所长拉到内室夹壁前,抠下两块砖,露出一个黑洞,随即从中掏出一个花花绿绿的碗来,说这就是“邪物”!
  
  刘所长接过一看,只见此碗造型奇特,乍一看像个大号的高脚酒杯。更令人咋舌的是,碗口沿的凸瓷竟是一条张牙舞爪的五爪金龙,确实有些古怪。
  
  赵珍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起来……原来,这只“聚宝碗”真的是祝家祖上的贪官被赶回原籍时,从京城捎来的。那人死了后又把此碗陪葬在棺椁里,还叮嘱儿子此碗万万不可露世,否则会给祝家子孙带来灭顶之灾!此事祝家男人代代口耳相传。
  
  文革时,听说红卫兵要破“四旧”,祝老泉怕“聚宝碗”落入他人之手,便自盗祖坟,挖出了聚宝碗,藏进了泥巴墙之中,一藏就是几十年。这几年,关于聚宝碗的传说渐渐淡了,祝老泉过80大寿的那天晚上,他把门一关,拿出了这只聚宝碗,将碗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三个儿子。
  
  三个儿子自然惊奇万分,为此,爷几个还真的把一把硬币扔到碗里,试验一下能不能“聚宝”。令他们大失所望的是,碗里的硬币一个也没有增多,可见聚宝碗只是个传说而已!见老爹沮丧万分,嗜酒如命的祝大发安慰道:“看这碗的样子,兴许是喝酒用的,今天,我们三兄弟借花献佛,就用这个祖传的酒碗为老爹祝寿。请老爹满饮三大碗!”三大碗酒喝下去,祝老泉酩酊大醉,倒在了床上,第二天早上便驾鹤西去……
  
  老爹死后,三兄弟分家产,祝大发张口就道:“老爹的老房子和房里的东西我都不要,我爱喝两口酒,就要这个老酒碗好了。等我死后,你们再分这个老酒碗……”一语成谶,本来身体倍儿棒的祝大发天天用“老酒碗”自斟自饮,还真的醉死了!
  
  父兄接连醉死,祝二发和祝三发悄悄聚在一块商议,觉得此事有点邪乎,十有八九像祖宗说的,这真是个害命邪物!祝二发想了想道:“这只碗我保管,仍藏在老爹分给我的那间老房子里的泥巴墙里,怎么样?”向来胆小的祝三发自然满口赞成。没想到祝二发几个月后也暴死,祝三发更恐慌了,他悄悄找来侄子祝平,对他说了事情经过。
  
  祝平听后,万分诧异道:“老叔,咱们祝家竟然还有这事儿?说实话,自我爷爷死后,那间老房子我还从没去过呢!走,看看去。”当下,叔侄俩来到老房子,从泥巴墙里挖出了那只碗。随后,叔侄俩一番商议,在祝平的建议下,决定先请阴阳先生和巫婆神汉“禳灾镇邪”,却被镇派出所当场制止。
  
  “镇邪”不成,祝三发更怕了,祝平宽慰老叔道:“老叔莫怕!我估摸着,这只碗少说也有二百年了,也算是个古董,多少能卖两个钱。我有个道上的朋友,我这就出门去找他,让他过来估估价。这只碗暂且放在你家里好了。”
  
  祝平走后,祝三发胆战心惊地守着邪物,恐惧之下把家中有“邪物”的事对妻子赵珍娣说了。赵珍娣听了,起先并未当成多大的事,不料天亮后发现身旁的丈夫一动不动,一探口鼻,已是气绝身亡……
  
  听了赵珍娣的讲述,刘所长眉头直皱,几个民警互相传看那个“邪物”,谁也认不出这是个什么物件。正在这时,随着一阵宝马的车鸣声,院门口一阵喧嚷,祝平领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下了车。听说老叔突然亡故,祝平一怔,脱口而出:“老叔也太胆小了!什么邪物,不过是个假涂香供碗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