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

  洪水肆虐,脚下的小树随时都有应声而断的危险。李皓知道,他们已经无法爬得更高一些,他必须要做出选择。李皓说:“小妹妹,不要怕,过一会儿会有和我一样穿军装的叔叔来救你的,你只要在这里等着就行,好吗?”
  
  “那你要去哪里?这里到处都是水,你会死的,而且你还要帮我找爸爸妈妈呢……”小女孩哭了。
  
  “没关系,我的水性可好了,能在水里潜伏三天三夜呢!”李皓故作轻松地说。
  
  小女孩露出勉强的笑容。李皓听见远处隐隐约约有马达的轰鸣声,那一定是战友们在搜索遇险群众,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一定会找到这儿的。李皓看了一眼天空,一跃跳进滚滚洪流之中……
  
  李皓是名刚入伍的士兵。虽说在家是独子,娇生惯养,可是到了部队上,李皓却专心工作,勇于吃苦。就在前不久的训练考核中,李皓的膝关节受伤,他本可以不参加此次抗洪抢险任务的。可是,考虑到此次抢险的地域离李皓的老家不远,为了家乡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他主动请缨,要求参加。
  
  战友们已经奋斗了两天两夜,可是还有部分群众被困在村庄里。李皓就是在搜救时和战友走散的。当他准备往回走时,发现一名小女孩被困在村后的一小块高地上。
  
  李皓赶忙游过去,可是当他想要带着小女孩再游回来时,却发现洪水已经淹没了整条街道。李皓只好托着小女孩爬上附近的一棵小树,等待救援。
  
  一小时后,小女孩被其他战士从树上救下来。她焦急地问:“那位叔叔呢?他怎么还不出来?他不会真要在水里潜伏三天三夜吧?”
  
  一名士兵f:“他……游到别的地方去救更需要帮助的人了。”小女孩这才破涕为笑,说:“我就说嘛,他一定是骗我的。”
  
  战友们转过身去,泪水滚滚而下……  

谎言

  洪水肆虐,脚下的小树随时都有应声而断的危险。李皓知道,他们已经无法爬得更高一些,他必须要做出选择。李皓说:“小妹妹,不要怕,过一会儿会有和我一样穿军装的叔叔来救你的,你只要在这里等着就行,好吗?”
  
  “那你要去哪里?这里到处都是水,你会死的,而且你还要帮我找爸爸妈妈呢……”小女孩哭了。
  
  “没关系,我的水性可好了,能在水里潜伏三天三夜呢!”李皓故作轻松地说。
  
  小女孩露出勉强的笑容。李皓听见远处隐隐约约有马达的轰鸣声,那一定是战友们在搜索遇险群众,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一定会找到这儿的。李皓看了一眼天空,一跃跳进滚滚洪流之中……
  
  李皓是名刚入伍的士兵。虽说在家是独子,娇生惯养,可是到了部队上,李皓却专心工作,勇于吃苦。就在前不久的训练考核中,李皓的膝关节受伤,他本可以不参加此次抗洪抢险任务的。可是,考虑到此次抢险的地域离李皓的老家不远,为了家乡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他主动请缨,要求参加。
  
  战友们已经奋斗了两天两夜,可是还有部分群众被困在村庄里。李皓就是在搜救时和战友走散的。当他准备往回走时,发现一名小女孩被困在村后的一小块高地上。
  
  李皓赶忙游过去,可是当他想要带着小女孩再游回来时,却发现洪水已经淹没了整条街道。李皓只好托着小女孩爬上附近的一棵小树,等待救援。
  
  一小时后,小女孩被其他战士从树上救下来。她焦急地问:“那位叔叔呢?他怎么还不出来?他不会真要在水里潜伏三天三夜吧?”
  
  一名士兵f:“他……游到别的地方去救更需要帮助的人了。”小女孩这才破涕为笑,说:“我就说嘛,他一定是骗我的。”
  
  战友们转过身去,泪水滚滚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