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村后

  1、熟人相邀
  
  县财政局的江明水刚从三岔村挂职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就接到村民郭宝来的电话,说他已经到了县城,要上门看看他,想他了。
  
  江明水在三岔村挂职第一书记,工作出色,两年工作任期结束,凯旋而归。走时,村民夹道欢送,很多人都流了泪,这样的好干部几十年也难遇上,亲民、务实、肯干,而且工作有方法,领着三岔村一步一个脚印,在全镇第一个实现了全村脱贫。
  
  江明水这天恰好到省里开会去了,就让同事肖大万出面替自己接待郭宝来:“你请他吃顿便饭,花多少钱,等我回去后给你报销。”江明水这样嘱咐肖大万。
  
  肖大万和江明水既是同事,又是好兄弟,俩人年龄相同,资历相仿,都是单位上的骨干,同一年提拔的科长,据说现在都是副局长的得力人选。
  
  让江明水万万没想到的是,肖大万很快给他回了电话:“明水啊,你怎么什么人都结交呢?你看那个郭宝来,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别说接待了,看一眼能让人好几天睡不着。更可笑的是他还提来了一袋子鸡蛋。哎呀,那个袋子脏的啊,这样跟你说吧,想起那个袋子,我想死的心都有了。你说,这鸡蛋能吃吗?求求你,别再折磨我了。”
  
  江明水没等肖大万诉完苦,就赶紧问:“那郭宝来现在去哪儿了?走了吗?”
  
  “他不走,难不成还真让我陪他吃饭啊?快恶心死了。”肖大万边说边干呕,看样子真的要吐出来了。
  
  当听说郭宝来回村了,江明水才稍微舒了口气。这郭宝来在村里不讲卫生是出了名的,全家就他一个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住着两间土房子,大概是因为在屋里生火做饭的缘故,屋里不仅墙壁黑,四处都黑咕隆咚的,进去后好几分钟适应不了那个黑。江明水到村后,了解了他的情况,帮他安排到七彩山鸡养殖场。现在已经渐渐步入正轨,日子也好过了,也讲卫生了。不过,现在听肖大万一说,感觉这个郭宝来又回到了解放前。
  
  晚上,江明水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刚到楼下,突然从楼洞下的门边站起一个人,正是郭宝来:“江书记,可把你等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都快睡着了。你可真是个大忙人,可真难找啊。”郭宝来手里提着一袋子鸡蛋,见到江明水高兴得满脸是笑。
  
  “噢,是宝来啊,你不是回村了吗,怎么跑这儿来了?我这刚从省里开会回来呢。怠慢你了,勿怪,勿怪。”江明水赶紧给他解释,“走,回家聊。”
  
  进了家门,灯一打开,江明水发现郭宝来刚刚理了发,衣服虽然是旧的,却朴素得体,脸虽黑却没胡茬子,看来郭宝来还是挺注意形象的,进城前专门把自己拾掇了一番。只是因为平时邋遢惯了,虽然打扮过了,却不明显,如果不是江明水了解他,还真发现不了他是刻意收拾过的。
  
  因为肖大万第一次见郭宝来,所以除了感觉他这人特脏,不讲卫生外,没别的什么感觉。
  
  “江书记,这是给你捎的山鸡蛋,专门让你品尝的。”郭宝来开门见山,跟江明水一点也不客气。
  
  “你不在家好好伺候那些七彩山鸡,跑城里来干什么?我这才走了几天啊,你就待不住了?”江明水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郭宝来告诉江明水,进城来找他,一是想他了,二是他那些山鸡因为放养在果园里,最近几天那些果树老是莫名其妙地断枝,影响了山鸡进食,现在那些七彩山鸡都变瘦了,想请江明水回村给瞅瞅到底咋回事。找不出原因,他头发都快愁白了。
  
  2、天牛乱飞
  
  竟然还有这种事,江明水感觉十分蹊跷:“宝来啊,谁帮你看着那些山鸡啊?树枝断了不要紧,关键是那些鸡啊,可是一刻也离不开人啊。”江明水虽然人离开了三岔村,可心还在那些七彩山鸡身上。再怎么说,那也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扶贫项目。
  
  “我请了个帮手。”不知为什么,说到帮手,郭宝来竟然脸红了一下。
  
  “有人帮你看着就好。我本想咱今晚就回村,既然有人帮你看着,那你就在这儿住一晚上,明天一早咱再回去。”江明水长舒了口气。
  
  “江书记,如果你不是很累的话,我想最好今晚就回去。说真的,我还真不放心那些山鸡。”郭宝来急脾气又来了。
  
  江明水哈哈一笑,拿了两瓶矿泉水和几个面包、火腿肠,跟郭宝来上了路。
  
  两个小时后,俩人终于来到了三岔村郭宝来的果园。看门狗听到动静出来迎接他们,那狗跟江明水很熟了,现在再次见到他,摇着尾巴在他和郭宝来俩人的腿间来回转悠。
  
  跟着狗出来的还有个叫荷花的女人,年龄跟郭宝来差不多,邻村的,江明水不认识,看来这就是郭宝来请的帮手。果然,郭宝来不好意思地跟江明水作了介绍。看来这家伙靠山鸡发了家,个人问题快解决了。
  
  江明水等不及喘口气,就拿了手电,跟着郭宝来满果园里转悠。果然,许多果树枝干很奇怪地从中间断掉了。一时找不到原因,只好在果园里将就一晚,明天再说。
  
  荷花很勤快,就在俩人从果园里转回来时,她已经把煮好的山鸡端上来了,顺便还弄了一盘煮山鸡蛋,一盘油炸花生米,一个土豆丝,一盘油炸蚂蚱,全是上好的山里野味。江明水也没客气,跟郭宝来俩人对饮,直到东方出现了鱼肚白,也没再睡,站起来,打了个哈欠,急匆匆又进了果园。
  
  这一次,江明水很快发现了果树断枝的原因。原来,果树长势太好,引来了许多天牛。这些天牛天生一付盔甲,山鸡虽然能飞到树上,却因盔甲的保护,奈何不了它们。所以果树上天牛泛滥成灾,时间长了,把树枝咬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