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十年放不下

  罗念庵中状元后,脸上经常有喜色。他夫人问他:“状元几年一个呢?”罗答:“三年一个。”夫人笑了:“如果三年一个,那也不止你一个状元呀,你为啥这么高兴呢?”罗则自言自语道:“我呀,‘状元’二字,胸中十年都不能排解。”
  
  由此可以看出,罗念庵也是实话实说。功名利禄的吸引力,即便英雄豪杰,也难抵挡,几无例外。
  
  江西吉水人罗念庵,嘉靖八年(1529年)的状元,明代杰出的地理制图学家。从史料上看,罗中状元后,授修撰,但因看不惯朝廷的腐败而离开官场,隐居山间做学问,甘于淡泊。而淡泊之人,理论上不应该有十年不忘状元之事。
  
  这则笔记中,江盈科后面的几句评论,其实已经点中要害。面对功名利禄,一般人的确放不下,不仅罗如此,其他人也是如此。
  
  突然想起,清朝李调元《淡墨录》中,有一则《状元是何物》,妙趣横生。
  
  江苏吴县人陈初哲,是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的进士,这一年,他殿试中第一甲,也就是头名状元。在一个阳光和煦的日子里,陈状元请假南归。走到甜水铺的一个小村子,槐树浓荫,野海棠在路的两边盛开。他神情惬意,着迷了,一边走,一边看,越走越远。
  
  忽然,村子的尽头出现了一座农家小院。
  
  只见竹扉半开,一个漂亮的少女,很闲适地倚门而立。她手上拿着几根柳枝,边搓边玩,不时地嗤嗤笑着。
  
  见此情此景,陈状元魂飞色夺,一时愣在那里。好长时间终于回过神来,状元才鼓起勇气,和女孩搭讪。
  
  女孩很淡定,笑而不语,只是喊她母亲出来。见到她母亲,陈状元开始自我介绍了:“我是状元。”女孩母亲问:“状元是什么东西啊?”陈状元答:“进士的第一名,我们的名字都是要登在金榜上的。”陈见这对母女连状元都不知道,竟结结巴巴不知道如何解释了。女孩母亲又问了:“几年出一个啊?”陈状元回答:“三年出一个。”那女孩子就在边上笑了:“我还以为状元是千古一人呢,原来只三年一个。”
  
  陈状元确实是看中了这个女孩,也不管她有没有文化、懂不懂什么是状元了。于是他拿出两块金子给女孩母亲,想作为聘礼。女孩母亲拿着金子,摩挲再三,又好奇地问了:“这是什么东西啊?闻着没有香味,放在手上还冷冰冰的。”陈状元心里大惊,这对母女是什么人啊,连钱也不认识:“这个东西叫黄金,你们得到它,天冷了可以用它来买衣服穿,饿了可以买粮食吃。”女孩母亲恍然大悟:“我家有桑树百株,良田数亩,不会受冻挨饿,这个黄金,还给你吧。”说完就将黄金丢到地上,不再理陈状元了。
  
  陈状元的心情一定很糟糕。好好的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不喜欢状元、不喜欢金子的人?
  
  @对母女,只靠自己的双手生活。不慕名,管他状元榜眼;不慕利,利我自有之呢。状元是什么东西啊?一千年出一个吗?
  
  这样的当头棒喝虽不是晴天霹雳,却也振聋发聩,发人深省。

补衣

  父亲几年前就去世了,亚东实在是不放心母亲一个人呆在乡下,就把母亲接进了城,可母亲总闹着要回去。母亲说她在城里呆不惯,憋得慌,今天说这儿不舒服,明天说那儿不舒服。为了让母亲安心,亚东陪母亲去医院做了一番检查。
  
  检查后,亚东对母亲说:“妈,您身体好着呢,别多想。这城里其实和乡下差不多,慢慢您就习惯了。”母亲无奈地说:“那就先呆着试试吧。”
  
  这天,见母亲去楼下扔垃圾,亚东喊母亲等等,他从房间里拿出一件衣服,让母亲顺便也扔了。
  
  母亲看那衣服就破了个洞,说补补还能穿,扔了怪可惜的。亚东苦笑着说:“现在谁还穿补丁衣服,还是扔了吧。”可母亲坚决留了下来,并认认真真把破洞补好了。亚东无奈地笑了笑,补就补吧,反正他也不会穿的。
  
  过了两天,亚东对母亲说:“妈,有件事想跟您商量……”亚东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的,他告诉母亲,他不小心把母亲补的衣服穿了出去,结果同事们听亚东说是母亲补的,便大为夸赞。他们也有一些衣服,有的磨破了,有的挂破了,但衣服还挺新的,他们想请亚东的母亲也为他们补一补……
  
  亚东说:“妈,您放心,他们说给您钱……”母亲当下就乐了:“什么钱不钱的,你把衣服拿回来,我帮他们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这样,隔三岔五地,亚东总会拿回一些同事或朋友的破衣服给母亲补。
  
  三年后,母亲溘然长逝,葬礼结束后,做医生的朋友问东:“真是奇迹,伯母三年前已患了绝症,最多只能活三个月,怎么活了三年?”亚东不语,默默从房间里拖出几只大号纸箱,那里面放的全是衣服。朋友随便拿起几件瞧了瞧,衣服都是崭新的,却都打着补丁。亚东对朋友说:“这些都是我妈补的,整整三年了。”
  
  朋友似乎明白了,说:“真是难为你了……”

不要等待

  有人告诉你,屋后的山坡上有一棵树,三年后会结出一种果实。于是你苦苦守望、天天等待,与朋友交谈也不离这个话题,而且一次又一次地安排三年后的开摘仪式。大家对那种果实越想越玄,还不断地添加悬念。
  
  三年一到,终于开摘了,大家张口一尝,立即面面相觑。原来,那果实口味平庸、粗劣、干涩,没有人愿下第二口。
  
  再看周围,漫山遍野都是草莓、刺檬、石榴、桑葚、酸枣、青柑,整整三年,全被冷落了,B看都没看过一眼。
  
  但是,究竟是你冷落了它们,还是它们冷落了你?看看它们灿烂而欢快的表情,就知道了。
  
  由此证明,等待是一种排他的幻想。苦苦等来的,多半是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