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击掌

  自从街道上扫黑除恶标语一挂,黑老大进了监狱,拉三轮的刘姐腰板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在平常她拉客的东津路口,她一眼瞅见一个手臂纹龙男,忙蹬车靠过去,鼻子里哼哼道:“强哥啊,快上车,去哪里?刘姐拉你去。”
  
  这叫“强哥”的忙摆手,说:“不麻烦刘姐了,几步路,我自己走回去。”
  
  “走回去?这哪能啊!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不行,不行,我哪能让强哥走路回家去?”
  
  强哥仍然摆手。刘姐脸一沉,道:“不给面子是吧?今天坐也得坐,不坐也得坐!”刘姐一下扔了狠话。
  
  强哥无奈,只好说:“我坐,我坐。”
  
  上了三轮,由她摆布。其实这里到强哥家,不过30米。车轮儿转几圈,就到家门口。强哥下了车,今天破天荒去掏钱包,刘姐拉着嗓子说:“给啥钱哦!”强哥忙不迭说:“要给,要给。”
  
  强哥掏出一张20元的新票子,递给刘姐。
  
  刘姐鼻子里“嗯”一声,问:“找多少钱啊?”
  
  强哥说:“不找了,不找了。”慌忙进屋去,不肯出来了。刘姐鼻子里哼哼,蹬三轮别处揽活。
  
  第二天中午,刘姐在街边担担面小摊吃面,摊主是老街坊李大爷。刘姐一看强哥从街边走过,提嗓子高喊一声:“给强哥煮碗面!”又远远摆手招呼:“强哥啊,李大爷把面给你煮起了哦!快过来,快过来。”强哥抬头见是刘姐,忙推辞,说:“不吃了,不吃了。”刘姐道:“这咋行啊!你不是最爱吃李大爷的担担面吗?”强哥无奈,只好挨过去坐下,对刘姐求饶说:“刘姐,您还是叫我强子吧。”刘姐道:“这咋使得,还是叫强哥好!”
  
  面端上来,强哥赶紧吃面。刘姐故意问:“好吃吗?”强哥说:“好吃,好吃。”吃完了,赶紧掏钱包,拿出10元。李大爷找给他2元,却被刘姐伸手挡住,说:“李伯啊,今天让强哥结总账吧!他这几年吃了您多少碗面,您算算。”
  
  李大爷叹口气,道:“过去的账,就算了吧!”刘姐眼一瞪,说:“这咋行,账得算清楚。是吧,强哥?”
  
  强哥忙道:“是,是,算清楚。”刘姐问李伯,“有30多次吃面欠着钱吧?”李伯道:“也差不多。”刘姐回头吩咐强哥,“就按30碗结账吧,三八二十四,240元,利息就不算了。”
  
  强哥乖乖付了240元,急忙逃开。李伯对刘姐道:“你啊,够他受!”刘姐笑了,说:“我这是摸摸底,为他,我在社区同王主任双击掌,下了保证的。”
  
  那以后强哥在街边瞅见刘姐就往后躲。某天踩到后面人家的脚,是个女孩,他认识,刘姐的表妹方婉,他心里叫声不好。方婉笑盈盈道:“是强哥啊!你躲哪个嘛?”
  
  强哥不承认躲人,涨红着脸道:“没躲人啊!”
  
  方婉却笑,道:“躲我表姐吧?其实,只要你正儿八经做人做事,不用躲她的。”
  
  话他听进去了。瞅瞅方婉,他心里暖暖的。对方婉,他心里一向藏着秘密,又忍不住叹息,恨自己这些年虚度光阴。
  
  这天,刘姐蹬着三轮在巷口又看见强哥,忙叫他,哪知强哥一见又是刘姐,拔腿就跑。刘姐怒了,大叫:“你给我站住!”强哥从没见过刘姐发火,愣着,不敢跑了。刘姐下来推着三轮过去,柔声问他:“你今年多少岁了?”
  
  强哥莫名其妙,只得回道:“28岁。”
  
  “哦,”刘姐语气缓和下来道,“你今天回去洗个澡,明天上午10点换一身干净衣服,把你那五大三粗的样子收起来,斯文点,到巷子里绿叶茶楼等我,有重要的事。记得,必须来。”
  
  强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现在,他有点怕这刘姐。说不去,他怕以后麻烦多。要是刘姐再去举报他一个黑恶,他就吃不了兜着走。现在,满街的扫黑除恶标语,令他心里吃紧,懊悔不已。
  
  前些年,他有父母在,无所事事靠父母过日子。父母忽然相继离世,没人替他操心了,牛高马大的他一下没依靠,就糊里糊涂被黑老大拉去,在街道混吃混喝过日子。黑老大被抓,他就成了断线风筝,水上浮萍。
  
  第二天上午,强哥还是换了身干净西服,系上领带,心里七上八下,走进刘姐说的绿叶茶楼。
  
  刘姐见他到了,叫了一声“强子”,摆手让他坐下,他才看清楚旁边竹椅还坐着一个姑娘,正是昨天踩到人家脚的方婉。刘姐开门见山,道:“强子,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个家了。你觉得我表妹如何?”
  
  强子愣住了,他万万没想到是这事,突如其来一股暖流溢满心中。他眼角有泪花,心里慌乱,只说:“我听刘姐的,我听刘姐的。”
  
  方婉害羞地低头,不说话。刘姐问:“表妹啊,人你昨天就见着了,你意见如何?说一句话啊!”
  
  表妹羞羞地说:“听表姐的。”
  
  刘姐笑了,道:“还说听表姐的,是你早有心意了。一提强子,昨天你不是就偷偷去跟踪强子吗?你是考察他吧!”
  
  原来,昨天方婉是故意跟在自己身后。到这时,强子更不好意思,承认说:“我俩去年就认识了。”
  
  现在,两人都默认听表姐的。事情就定了。
  
  社区王主任挺奇怪,问刘姐:“你办这事咋这么顺利,一说就成?”
  
  刘姐道:“我和你双击掌,保证转变强子,其实,这事一开始我挺为难的。真心要帮扶强子,那么就得关心他的大事。强子28岁了,最大的事就是婚姻,他得有个家。男人有了家,改变绝对大。但谁家女孩愿意跟他呢?我想到24岁的表妹方婉。表姨夫讲过多次,请我为表妹物色一个合适的对象,条件不要太高,能过日子就行。我觉得强子可塑性大,家里也有房,虽然不大,也够住了,人本性也不坏,介绍给表妹,可能性是有的。就打算向表妹尝试提出这事,只说让她考虑,愿与不愿,她自己决定。因为,我挺担心表妹误会,自己帮扶人,把她牵扯进去,就定了原则,得表妹自己愿意,才试探着提起这事儿。”
  
  哪知表妹一听明白是介绍强子给她,马上说:“我愿意。”
  
  刘姐说:“我当时一愣,骂表妹:‘女娃子,你咋问也不问这人啥品性,就答应?’”
  
  表妹只好说实话。去年她来表姐这里,晚上在巷子里遇上几个混混,对她动手动脚。刚好强子回家,认出是她,冲出去,几拳就把混混打得昏头转向。看情形,好像强子也喜欢她。表妹说,强子看起来凶巴巴的样子,其实不然。是啊,强子本来身强力壮,形象也不错,家里房子不大,却是自己的,孤身一人,可怜兮兮的。她心里就有几分愿意了。现在,表姐给她介绍强子,她真动心了。所以昨天方婉特意去注意强子,不想让强子踩了脚。刘姐叹道:“看来,这对人儿也是有缘,原来他俩去年就认识了。”
  
  有了方婉的协助、关心,强子转变巨大。
  
  半年后,社区为强子举行了热热闹闹的婚礼。结婚后,社区安排方婉在社区办公室工作,强子被推荐去绿岛小区做了保安班长。看到幸福的一对,社区干部不禁夸赞:“刘姐敢双击掌保证帮扶强子,看人准,眼光独到,有啥经验,交流交流。”
  
  刘姐说:“敢双击掌,这的确得有点基础。你们还记得我去年追着黑老大要车钱的事吧!他当众失了面子,恼羞成怒,叫手下砸烂我的三轮。我独自一个人在街边哭,强子悄悄过来,往我衣兜里塞东西,又慌忙走开。我摸衣兜,掏出300块钱和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去买辆车。’我才知道,强子到底是个善良的孩子。到扫黑除恶开始,社区研究如何帮助涉黑人员,我知道,帮助强子转变的机会到了,就和主任双击掌定下帮扶任务。不过,我决定先试他两次。一试,明白他心里确有悔意。这样,我得真心去帮助他啊!所以有了后来的一切。这就是真相。”
  
  有一点很出乎刘姐的意外。
  
  就在强子和方婉婚事办完后第三天,市区召开扫黑除恶表彰大会。大会宣布表彰名单:“第一名:郭强子;第二名:刘姐……”
  
  刘姐发愣,看着戴上大红绶带笑容满面的强子,大惑不解。介绍完事迹,大家这才明白,强子几年前就不满黑老大欺凌弱小,毅然去公安局e报,公安局希望他先隐忍,暗中多收集证据。强子这才隐忍不发,一步一步收集重要证据,为最后铲除黑恶立下大功。
  
  方婉跳起来,兴奋地说:“原来我嫁了个大英雄!”
  
  刘姐一脸茫然,骂道:“天啊,这小子原来是个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