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河豚

  长江边有个夏家村,早些年,家家捕河豚,户户好日子。后来河豚越来越难捕,几乎绝迹,船搁滩、网蛀洞,村里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今年三月,突然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野生河豚又出现了!有人在长江里捕到一条,卖到近万元。夏家村人激动起来,忙修船补网,一窝蜂赶到江里的三里湾,使出各种招式,又做起了发财的梦。
  
  三里湾有三道弯,江水流速大,小鱼小虾喜欢汇集在这里嬉水。往年三到五月,河豚从长江口逆流而上洄游产卵,游到三里湾,河豚会稍作停留,这些小鱼小虾就是它们补充体力的可口食料。因此,三里湾以前一直是捕河豚的黄金水域。
  
  重捕河豚的旋风也刮到了村东头的夏长根家。夏长根年近八旬,是当年的捕河豚高手。那些年,他一网下去,起来就是几十条鼓肚怒目的河豚。如今他也手痒了,一个人驾船入江,重操旧业。不过,夏长根没有去三里湾凑热闹,而是去了牛肚荡,一人一船一网,不慌不忙,慢悠悠下网,慢悠悠起网。
  
  村里人看着发笑了。这段水域像牛肚,空空荡荡,东西各一个口子,是江里的死水区,小鱼小虾不光临,洄游的河豚都会远远避开。村里人暗地里说,夏长根人老了,脑子也不灵了。
  
  也有好心人劝夏长根:“长根公公,从来没人在牛肚荡捕到过河豚,你白吃苦的,还是到三里湾吧。”
  
  夏长根笑笑回答:“世道要变的,如今河豚不在三里湾,要捕就来牛肚荡。”
  
  大家都笑了,夏长根在说胡话,也就不劝了,让他自己瞎折腾吧。
  
  谁知道,夏家村几十条船在三里湾网网落空,大家都有点儿泄气,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夏长根在牛肚荡捕到一条野生河豚的消息。他们将信将疑,赶去看看,只见一辆白色奥迪停在江边,车头前的一只木桶里,一条两斤来重的野生河豚游来游去,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老板正在和夏长根谈价钱。
  
  老板还有点疑虑,问夏长根:“这河豚不会是家养冒充的吧?”
  
  满头白发的夏长根笑眯眯地解释:野生河豚背部平滑,家养的则比较粗糙;野生河豚背部灰褐色、肚腹黄白色,色泽对比清晰,家养的颜色淡,对比不明显……
  
  老板点点头,付了一万元,把野生河豚装进后备厢的塑料水桶,满足地开车走了。
  
  村里人一脸惊讶,信了夏长根的话:河豚不在三里湾,要捕就来牛肚荡,世道变了!
  
  第二天,几十条船从三里湾浩浩荡荡地移师牛肚荡,信心满满地跟着夏长根撒网起网,渴望也能捕到野生河豚。半个月过去了,几十条船还是一条河豚也没有捕到。他们又泄气了,质疑夏长根:“长根公公,这牛肚荡哪里有河豚,你捕到的那条是瞎游进来的吧?”
  
  夏长根见村里人不信他,有点生气了:“你们不信,回三里湾去。”
  
  大家听夏长根说得那么自信,重新振作精神,坚持在牛肚荡捕河豚,可又十来天过去了,还是连河豚的影子也不见。他们再次怀疑夏长根说的话,决定离开牛肚荡,回三里湾去碰碰运气,那里毕竟是捕河豚的老水域,捕到的机会多。就在他们掉转船头、准备重返三里湾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大叫:“快来看呀,长根公公又捕到一条河豚!”
  
  附近船上的人听到喊声赶紧靠过去,果然看到夏长根的网兜里,一条野生河豚在金光闪闪的阳光下,鼓成个褐色的愤怒气球……
  
  这条野生河豚又以万元的天价,被上次那个老板高高兴兴地买去了。
  
  本来捕不到一条河豚的牛肚荡,果然藏金藏银,村里人打消了返回三里湾的念头。
  
  就这样,村里人疯了似的跟着夏长根继续在牛肚荡捕河豚。既然夏长根能捕到,他们为什么捕不到?强烈的发财愿望加上不服气,使他们在牛肚荡一直坚持到了五月初,直到长江河豚洄游结束。
  
  事与愿违,除了夏长根捕到两条野生河豚,其他人都白忙了三个来月。
  
  村里人自然要弄个明白,去问夏长根:同样的网,同样在牛肚荡,为什么他能够捕到,而其他几十条船都捕不到?快把这手绝活说出来让大家分享!
  
  夏长根神秘地笑笑:“运气!”
  
  什么运气不运气,就你一个人撞得上运气?鬼才相信。村里人气了,背后骂他,这把年纪了,还不肯传绝活,带土里去吧!
  
  就在村里人对夏长根有着说不清的怨言时,突然传出夏长根病倒的消息。怪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去探望的。也许是他在牛肚荡吃了独食,老天报应他了。
  
  这天,夏长根传出话,叫村里捕河豚的都集中到长江边,他要在死前把捕河豚的绝活传给大家。村里人一听,都像打了鸡血般激动,这个夏长根啊,人之将死,才良心发现,他们争先恐后地赶到村后的长江边。只见夏长根撑了根树棍,颤巍巍地站在一个土墩上,身后是浩瀚的长江,江风吹起他的几根白胡子,随时要倒下去似的。村里人围住他,眼巴巴盼着他说出捕河豚的绝活。
  
  夏长根喘了阵气,第一句话说的是,他的野生河豚其实是在三里湾捕到的,不是两条,只有一条。收购河豚的老板是他远房亲戚,两人一同演了这场戏。牛肚荡是死水,捕不到河豚,他骗了大家,对不起……
  
  “啊!”村里人发出一阵愤怒的叫声,这个快入土的老头,为什么要在牛肚荡捉弄他们三个月?
  
  接着,夏长根用树棍一指村子,那是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楼房,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盖的,尽管旧了,还是十分气派。此刻,夏长根脸上露出野菊花般的笑容,说:“那时候啊,江里的河豚多得一网下去就是一大桶,孩子把鼓足气的河豚当足球踢。村里家家捕河豚,都发财了,盖起了乡里最早的楼房……”夏长根说的这些话,村里上了年纪的都经历过,到了捕河豚的日子,外地来夏家村收购河豚的车船排成队。
  
  “可是,”夏长根突然一个转身,迎着江风,声音低沉,“后来,因为没有节制的滥捕,江里的河豚越来越少,没多少时日,河豚影子都看不到了。夏家村捕不到河豚,村子破落了,好日子也从此溜走了……”
  
  村里人听到这里,都难受得低下了头。
  
  夏长根边喘边说:“好不容易,今年江里又出现了野生河豚的踪迹,江边一个个村子都疯了,急得我日夜睡不着。我花了五六个晚上,悄悄地在三里湾捕野生河豚,没想到我运气真好,竟然捕到了一条。我把这条河豚养在长江水里,故意用它把你们引到牛肚荡……呵呵,我一个老头子,哪来的绝活?如果你们不怕老天报应,一定要让长江河豚断子绝孙,明年就到三里湾,那里还是捕河豚的好荡口,我都告诉你们了……”说到这里,夏长根剧烈地咳嗽起来,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他之前捕河豚时受了风寒侵袭,身子骨终于挺不住了。
  
  来年三月,别的江段疯狂捕捉野生河豚,而夏家村没有一条船下到三里湾。
  
  夏长根去世后,就葬在江边,守护着三里湾的野生河豚。三里湾成了野生河豚躲开灾难的避风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