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让我哭,我偏不哭

  我是一个很感性的人,有时读到一篇感人的文章就会落下泪来,或者了一首歌,产生共鸣,便流下眼泪。但是那两次,我没有流泪。
  
  依稀记得那是一个冬天,我才是一个上一年级的“小豆包”。那天中午,大雪纷飞,从我们学校门口到教学楼有一段上坡路,是水泥铺成的,又湿又滑。当时我穿了一件天蓝色的羽绒服,帽子上还有两只“兔耳朵”。我刚走完那段上坡路,就在还差五六米就走进教学楼时,一只手忽然拽住了我的帽子,把我往后拖。我想挣脱开,但那只手十分有力,我被拖了两三米后,那个人一松手,我就被“甩”下了坡,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滑出了四五米远。不远处,5个七八年级的高个子男生坏笑着,我的屁股被摔得生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我把眼泪憋了回去。
  
  “他们一定是想让我哭,看我哭的样子,我偏不哭。”多年后,我对朋友说。
  
  “他们是想逗逗你,因为你的衣服很可爱。”朋友说。
  
  “他们就是想看我被捉弄哭。”
  
  “后来呢?”朋友岔开话题。
  
  “后来?我就不知道了,你还是去问那5个高个子男生的老师吧。”我回答。
  
  再后来,我变成了“大姐大”,再也没有一个男生敢欺负我。
  
  仍是一个冬天,不过地点变成了室内。我已经上初一了。那天下午放学,朋友因为有事先走了,我们教室在4楼,我一个人下楼,走在3楼与2楼之间的楼梯上,周围有许多和我同年级的同学。一个男生悄无声息地走到我身后,使劲一推我,我连人带书包摔下了楼梯!我感谢自己那令人惊奇的平衡力,使我摔下10级台阶后还稳稳地站在了2楼的地面上。周围的几个学生议论着,有说有笑,仿佛什么也没发生。我的脚腕扭伤了,一阵阵发疼。推我的那个男生嬉皮笑脸地走了过来,想看看我当时窘迫的样子。看见他的笑脸,我又想起了几年前那几个高个子男生恶作剧得逞后的坏笑。我差点儿哭了出来,因为脚实在是太疼了,但一看到那个男生的笑脸,我不但把泪水憋了回去,还硬撑着走到了1楼。
  
  “他和那几个男生一样,想让我哭,我偏不哭。”
  
  “你认识他吗?”朋友问。
  
  “我不认识,甚至都不知道我们年级有他这个人。”
  
  “那他应该是和你开玩笑呢。”朋友轻松地说。
  
  我沉默了,没有回答。也许这种事在推我或者拽我帽子的人眼里只是一个玩笑,或者一个恶作剧。但它们在我这样一个因此受伤的人心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留下了伤疤。的确,作为一个旁观者,所有的“玩笑”也许都是可以被宽容、包容的,但如果自己亲身经历过,就会明白那种受伤的感觉。
  
  他想让我哭,我偏不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