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雕神技

  明朝英宗时期,皖西大别山深处有个木雕师傅丁一手,虽然只有一只手,却有一手绝妙的木雕手艺。
  
  他父亲曾经是著名的木雕师傅,被征去修筑皇家陵墓。工程完成后,皇上怕泄密,下令强迫所有的工匠殉葬,因此家人再不许丁一手学木雕手艺,更不许他在外面显露本领,以免走父亲的老路。
  
  可是丁一手天生痴迷木雕,谁也阻止不了他学木雕。家人一怒之下,狠狠揍了他一顿,结果打折了右臂。虽然只剩下一只胳膊了,他却仍然丢不下木雕,常常深更半夜,弄个木头雕啊刻啊。家人无奈,只好由着他去了。
  
  丁一手成年后成了家,育有一女叫丁苗苗。丁一手凭着一只手,给丁苗苗雕出各种物件,什么花鸟鱼虫,飞禽走兽,逗弄得女儿嬉笑不已。
  
  丁一手还悄悄找了块楠木,雕刻出女儿的模样来,真是栩栩如生,连妻子看了都惊叹不已。惊叹之下她又担心起来,告诫丈夫万万不要显露自己的手艺。
  
  这天深夜,丁一手被一阵嘈杂声惊醒,正惶惑着,冲进来几个人,个个凶神恶煞一般。
  
  丁一手心里直打鼓坏了,我藏着掖着也没捂住,到底被人知道我的手艺了,这是官家还是强盗,趁着夜深人静来抓我啊!
  
  丁一手抽身想逃,却发现这几个人抓起女儿丁苗苗,骑上高头大马,如风般绝尘而去。
  
  丁一手和妻子嘶喊着追去,却怎跑得过高头大马,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儿苗苗消失在视线中。
  
  丁一手很快打听到,抢去女儿的是猪头岭强人。猪头岭强人占山为王多年,尤其是大头领张行善打家劫舍,穷凶极恶。丁一手的妻子知道女儿这一去凶多吉少,顿时晕死过去。丁一手眼睛一黑,也差点儿一头栽倒。
  
  丁一手顾不得照顾妻子,找个亲戚交代几句,就要上山。大家拦住了他,说猪头岭无异于龙潭虎穴,去岭上寻女儿,无异于去送死。丁一手流着泪道:“苗苗被抢上山,若有个好歹,我们夫妻也不想活了,不如上山看个究竟,或许能救苗苗一命。苗苗平安,我们一家也才有活路。”大家只好松手。
  
  丁一手一路赶奔猪头岭,到了猪头岭,天色尚未放亮。猪头岭并不像传说的那么难上,一路上也没见个看山把关的人,就这样丁一手顺顺当当地上到山顶。
  
  到了山顶,丁一手发现情况不大对劲儿,只见山头白幡飘飘,气氛肃穆,分明是死了人了,而这排场显然死的还不是一般人。
  
  丁一手躲在草丛中查看着,此时,天已大亮,忽见一个老婆婆双手捧着祭品走了过来。丁一手蹿了出来,一把拽住老婆婆,“嘘”了一声,压低声音问她山上这时啥情况。那老女人哆哆嗦嗦,有问必答。原来山上大当家张行善的爹死了,抢丁苗苗过来是给死人殉葬的!
  
  丁一手眼前一黑,天旋地转,那老婆婆趁机跑了。丁一手打起精神,一路寻找来到一间屋子,只见女儿已经起床,端坐在椅上,一些巫婆神女正在给丁苗苗梳洗着衣。丁一手心如刀绞,却异常冷静,他思索片刻,悄无声息地离开,直接去找张行善。
  
  张行善身穿孝服,正要去往灵堂,丁一手迎上去拦住了他。张行善吓了一跳,大声喝问:“来者何人?”
  
  丁一手双膝一弯,跪倒在地:“大头领,老太爷归天,我特地前来献艺,作为老太爷的陪葬品。”
  
  张行善以为丁一手是来挣死人钱的,粗声粗气地问:“献艺的,献什么艺?”
  
  丁一手说道:“大头领,你只要给我一根合抱粗的楠木,几件刀斧凿刨,一夜工夫便献上一物,包您满意。”
  
  张行善急着去父亲灵堂,并不多问,对跟着他的一个喽哕说了声“你按他说的去办”,就匆匆走了。
  
  那喽将丁一手领到一间空屋子里,弄来根楠木,又找来刀斧凿刨,一把锁将门锁上,便走了。
  
  丁一手一个人在屋子里施展开手脚,忙了一天一夜,便大功告成。
  
  丁一手对着门缝大声喊叫,喽哕打开了门。张行善正好经过这里,记起昨天嘱咐过的事儿,好奇地过来看看。刚进屋,他一眼就看到屋子中心站着丁苗苗,连声叫道:“这丫头咋到这儿来了?”丁一手用一天一夜的工夫,将那根楠木雕刻成丁苗苗的雕像,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张行善见了,还误以为是真人。
  
  丁一手连忙道明原委,张行善左看右看,就是不相信眼前的丁苗苗是雕刻出来的,直到摸了摸,才确认这是尊木雕。他上下打量了下丁一手,瞪大眼睛问:“你凭着一只手,一天一夜之间,就雕刻成了它?”
  
  丁一手流着眼泪道:“大头领,我是丁苗苗的爹,女儿是父母的心头肉啊。我的父亲是天下最出色的木雕大师,被皇上征去修筑陵墓,最后被殉葬了。没想到我的女儿也遭受同样的命运,我不顾性命,闯上猪头岭,只想能保住女儿的性命。现在我要用这尊木雕,替代丁苗苗去陪葬。请大头领放过丁苗苗,就等于救了我们一家三口的性命啊!”
  
  张行善听了,瓮声瓮气地说道:“我张行善可是个强人,在猪头岭打家劫舍,向来杀人不眨眼。不过,今天你凭一只手,在这么短时间内雕刻出这么逼真的雕像,我越发感觉丁苗苗这丫头活活殉葬,着实可怜。几天前,大明皇上朱祁镇颁发诏书,废除殉葬制度,老子便想,皇上的诏书算个屁,我偏要对着干,所以我爹死了,我就亲自下山抓了个丫头来陪葬。罢罢罢,老子就依了你,放了你闺女,用这个木雕替代她陪葬。”
  
  丁一手喜出望外,急忙领着丁苗苗跑下山。

村里来了个冤大头

  燕子村的村主任刘大路到山上查看小麦长势,让蛇咬了,幸亏一个上山采药的大夫救了他。大夫叫高平安,城里来的,用自采的草药,治好了刘大路的蛇伤。
  
  当听说高平安要在山里待一段日子暂时还没找到住处时,刘大路把他请进了燕子村,拾掇出一间闲置的村办公室,让他住了下来。
  
  燕子村是个贫困村,连个卫生室都没有,村民生了病如果不是什么大病,都自己死扛。现在听说村里来了个大夫,都跑去找他看病。
  
  高平安来者不拒,凡是上门找他看病的,他都耐心接待。村民们都很高兴,高大夫不但耐心细致地给他们看病,还不收钱。不收钱那还不赔死,除非他是大款,可是看样子又不像,因为高大夫平时吃饭很简单,有时就用煎饼就咸菜对付一顿,比有些村民吃的还差。时间长了,大家都叫高平安“冤大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傻子。
  
  村里有个叫温富贵的贫困户,因为上山摔伤了腰,行动不便,因病而贫,家里很困难。听说高平安治病不要钱,就去找他看病。
  
  高平安给他治了几次,温富贵感觉轻松了不少,腰不是那么疼了,也能行动了。这天高平安告诉他,其实他治病是有条件的,就怕温富贵付不起这医药费。
  
  温富贵心里顿时一格登,就说吧,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人家给治好了病再说要收费的事,这手段厉害。这让温富贵心里有点不舒服,可转念一想,看病收费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再说高平安医术高明,没费多少力气就把自己的病治得差不多了,就冲这一点,他要多少钱也得给。温富贵就大着胆子问高平安要多少钱。
  
  高平安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温,别担心。我这里有3件事需要人去做,你只需从中选一件,做好了,就算是你付我的看病钱了。”
  
  接着高平安说了3件事。一是给乡亲们扫一段村街,长短不拒,只要上街扫就行。二是上山帮他挖一种中草药,不用太多,挖几株就行,只是上山时千万要注意安全,别磕着碰着。三是跟他说说村里最困难的10户人家都有谁,如果觉得10户包不过来,那就有多少说多少。
  
  这也太简单了,一开始温富贵还以为那3件事有多难呢,原来都是些在他看来不算事的事。“高大夫,您是在开玩笑吧?这些事哪能正儿八经地算事呢?3岁的小孩也能做。”温富贵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如果信不过我,你可以试试看,反正这3件事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对吧?”高平安给温富贵吃了定心丸。温富贵半信半疑地走了,不过他还是挺高兴的。
  
  后来,温富贵听说,从他开始,凡是找高平安看病的,高平安都让他从这3件事里选一样去做,顶看病的钱。一时之间,村里经常见有人在扫大街,同时上山采草药的也多了起来。
  
  为了感谢高平安大夫,大伙在做这3件事时,都格外卖力。扫大街时都会尽量多扫一些,而且都会比别人打扫得干净,扫完了都会跑去告诉高平安自己扫了多少;中草药肯定不会只挖几株,每次都会给高平安送去一箩筐;说出来的困难家庭名单,不只是个简单的名字,而是把每家每户的具体情况说得透亮明白。
  
  因为经常去找高平安看病,温富贵渐渐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每次各人扫了多少大街,挖了多少中草药,还有那些贫困户的名字,高平安都认真地记在一个本子上,不知干什么用,问他也不说。
  
  可是不管怎样,时间长了,整个燕子村环境卫生上去了,大家看着自己打扫的大街,整治好的环境,都很高兴。高平安也收集了不少中草药,有时给村民看病,他也不需要亲自上山挖药了。更重要的,他成了村里的“万事通”,不论提到村里的哪一户,他说起来都头头是道,知根知底,像是说他自己的亲戚朋友一样。
  
  这天,温富贵感冒了,又到高平安那儿看病。高平安给他抓了点药,让他回去吃。这次温富贵选择了送中草药,带去了事先上山挖的一箩筐中草药。让温富贵吃惊的是,临走时,高平安给了他500块钱,说是他这些天以来送去的所有中草药的钱,还有以前打扫大街的辛苦费。他清清楚楚地给温富贵记着账呢。
  
  温富贵没想到自己只是付出了一点点,高大夫还要给他付费,这让他感动得眼里含了泪。他自然是死活不要那500块钱。高平安假装生气:“这钱你不收下,那以后你就别再来找我看病了。再说,告诉你吧,我马上要在咱燕子村建个中药材收购站,既然是收购站,那就得付钱。以后不来看病,也可以上山挖中草药,挖了就送我这里来,我照价全收。”
  
  温富贵高兴坏了,虽说他腰好了,可是他这样的人,一无技术二无手艺,正愁着不知如何脱贫呢,这下好了,燕子村周边山上全是中草药,他有挣钱的门路了。他高兴地对高平安说:“这感情好,只是扫街您还给钱,这个不应该啊。”
  
  “只要有付出、有劳动,就应该得到报酬。你没发现我们燕子村比以前漂亮多了吗?这多亏了上街打扫卫生的乡亲们啊。再说,这钱不光给你一个人,凡是在我说的3件事上做出过贡献的,我都会按我事先记好的账付费。这不是对你一个人的优待,全村人都一个标准,我一碗水端平,一视同仁。拿着吧。”
  
  “那,既然您这么说,这钱,我收下?”温富贵嘴上这么说,可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不安。
  
  “收下就对了。您啊,就大大方方地收下吧,这是您应得的。”高平安高兴地把钱塞进了温富贵的口袋。
  
  自从摔伤腰后,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钱,温富贵激动得眼里含了泪。他高兴地到外面一说,大伙更吃惊了,给人看病不要钱也就罢了,还给别人钱,看来这个高平安是有钱没处花了,说他是个冤大头一点都不冤枉他。
  
  可是让燕子村的乡亲们吃惊的还在后头呢,在村主任刘大路的支持下,高平安很快在村里挂起了“燕子村中药材收购站”和“燕子村卫生室”两块牌子,他还不定期地从城里大医院请来医生,免费给乡亲们义诊、送药。看样子,高平安这是打算在村里长住啊。
  
  高平安又从别人提供的贫困户名单里,确定了10户最困难的家庭,给他们送去了大米、花生油、面粉等生活必需品,这些东西都是那些来村里义诊的医生们带来的。那10户困难户都感动得眼泪哗哗的。温富贵就在这10户当中,他哭得比谁都凶,他真的被高大夫的举动感动了。
  
  这天,收购站和卫生室挂牌时,全村的乡亲们都来了,刘大路还请来了乡里的歌唱团前来助兴。歌唱团开演前,刘大路走上台,对乡亲们说燕子村成立中药材收购站和卫生室只是第一步,更值得庆贺的是,燕子村要成立中药材合作社了,高平安确定的那10户贫困户可以免费入社,年底分红。
  
  刘大路话音刚落,台下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刘大路等掌声平息后,又大声喊道:“今天再郑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燕子村有幸迎来了建村以来的第一位第一书记。”说到这儿,他故意停顿了一下,见大家都伸长了脖子,静等下文,他@才拖着长音说,“他就是从市卫生局来我们燕子村挂职的高平安高大夫,不,是高书记高大夫。大家热烈欢迎高书记给我们讲话。”
  
  这时,高平安喜笑颜开地走上了台,刚说了一声“老少爷们”,台下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原来,为了尽快跟村民们打成一片,尽快了解村里的情况,高平安这个第一书记先找到村主任刘大路,让他帮助自己事先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冤大头”高大夫的身份进了村,通过给乡亲们看病治病拉家常,终于摸清了村情民意,给村民们找到了种植中药草治富的好路子。
  
  台上,高平安书记慷慨激昂,讲得实在,台下乡亲们议论纷纷,喜形于色。通过近一段时间的接触和交往,大家都认可了高平安书记。温富贵对身边的乡亲们说:“高书记虽然瞒了我,但他是善意的,我们听他的话跟着他干没错。”
  
  燕子村的乡亲们都点了头,因为温富贵说出了大家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