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25万元克隆了去世的宠物猫

  1
  
  第一眼看到大蒜的克隆体时,老实说,我确实感到了很大的落差,甚至有一度,我有点儿不想要这只小猫了。
  
  宠物克隆公司发给我的视频里,这只20天大的小猫长得和大蒜并不是一模一样,它下巴上没有大蒜那个标志性的黑色蒜瓣儿,左脚的花纹也换到了右脚。
  
  其实我内心很清楚,这是正常的。克隆大蒜之前,我已经查了好久关于克隆猫的知识。研究生物基因的专家说,猫毛色的斑块是由多个花色基因共同控制的,即便是相同的基因,也存在多种表现方式和随机性表达,人力无法控制。而且卵母细胞所含的细胞质也会携带DNA,也有可能影响新大蒜的样子。
  
  这只小猫是中国第一只顺利成活的克隆猫,但它不是世界上第一只。在美国,第一只克隆猫2001年就出生了,克隆体跟原来的小猫也没那么像,毛色里多了一些灰色,性格也更活泼好动,因此,“克隆并不意味着复制”。
  
  那一瞬间,我知道,它就是我的大蒜。不仅仅因为长相的相似,还因为它给我的感觉。克隆猫还没满月,它的体态就和大蒜完全一样,大蒜的头比其他小猫偏大,这只小猫也是的。
  
  这让我想起来第一次看见上一只大蒜的时候,它也刚两个月大。一窝八个兄弟姊妹中,它最不喜欢和其他小猫滚来滚去。下巴上像蒜瓣一样的一坨黑色,眼睛非常不一样。用猫舍朋友的话说,它的眼神好像一个人,很清澈。
  
  2
  
  那是两年前。我带大蒜回家的第一个晚上,刚刚断奶的它就给我上了一课——它叫了整整一晚上,虽然我准备好了猫粮和猫厕所,甚至还有逗猫棒和猫薄荷,但一点儿没奏效。我狠了心,把它关在笼子里。现在想想,那时候它可能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感到害怕和孤独才这样。
  
  一个月后,大蒜出笼,它的领地随着地位上升逐渐扩大,不仅开始上床上桌,还能蹦到窗台上了。我们的关系也随着它能抵达的地方慢慢改变。起初它睡在我的头旁边,后来睡到我身旁,偶尔睡在脚边,总之早上一睁眼,我经常能够看到它。
  
  那是一种很神奇的陪伴。每天晚上下班回家之前,我会习惯性抬头看,大蒜十有八九在窗台上坐着,向外看。回到家,打开门,它会正好从窗台赶到门口,好像在迎接我。
  
  养了大蒜不久,我就回家和父母同住了。虽然这是个四口之家,可大蒜大部分时间都是和我独处。我也会负责料理它的一切事情,铲屎、喂食、和它一起玩。连我妈妈都看得有点嫉妒,她偶尔会开玩笑:“大蒜给你带,就不用娶老婆了!”
  
  大蒜确实像我的儿子,作为新手父亲,我还学着给大蒜做猫粮。照着网上的配方,给他买了脂肪酸、牛磺酸、维生素、蛋壳粉,配上各种鱼肉和内脏,做生骨肉猫粮。家里有专门的各种配件,剪刀、电子秤、量勺、塑料保鲜袋、防水袋、不粘锅。我一个不怎么下厨的人,每次要做上七八斤猫粮,冷冻好,分几顿喂给猫吃。
  
  我也怕大蒜孤独。后来,给家里添了一只布偶和一只英短,分别叫桔子和妹妹,大蒜脾气很好,没有乱咬乱叫,一脸平静地看着家里的新成员。
  
  3
  
  我以为大蒜会这样陪我很久。
  
  带它去看医生的那个上午,大蒜已经连续吐了两天。我起先没在意,猫吐毛球很正常,我想先观察看看。过了一夜,它还吐,甚至有点站不起来了。第三天早上,我托朋友送它去医院,还在路上,大蒜就失去了心跳。
  
  我们还是把大蒜送到了宠物医院。医生摸了摸它的肚子,判断是尿路堵塞。猫的尿道本来就窄,堵塞尿路之后很容易产生结石,引发肾衰竭,造成猝死。那一瞬间,我难以接受,不相信前几天还在我面前活蹦乱跳的大蒜就这么死了。
  
  这成了我心里过不去的坎儿。如果稍早点发现,及时导尿,大蒜不会走得这么突然。
  
  大蒜在我怀里慢慢失去了体温。我抱着它,在朋友的陪伴下把大蒜埋进了公园。就在我常走的路旁的一棵大树下,我看了这天的日期,是2019年1月8日。我的大蒜陪伴了我700多天之后,离开了。
  
  当天回到家,不知怎么想起来之前看过的新闻,是一个狗主人成功克隆了自己的宠物狗,我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念头,在网上查到国内唯一一家提供克隆物服务的公司——北京希诺谷之后,就联系了他们的客服。
  
  那时候这家公司已经接过50多个克隆狗的订单,顺利克隆出其中40多只,但还从来没有成功克隆过一只猫。猫和狗的克隆原理是一样的,但因为它不能自发排卵,需要诱发排卵,这就意味着,没有公猫的刺激,母猫很可能不会排卵,所以国内还没有成功繁殖克隆猫的先例。
  
  客服告诉我,克隆一只猫的费用是25万,他们可以先保存大蒜的活体细胞,但最好在24小时内完成取样,再晚,大蒜的细胞就会死亡了。
  
  我赶紧又冲回公园,和另外三个朋友一起把大蒜挖了出来。回到家,大蒜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僵硬,我把冰箱冷藏室里所有东西都掏出来,把装着大蒜的黑色塑料袋放了进去。1月9日早上,技术人员来我家取样,切走了大蒜身上的一块皮肤。
  
  2月初,我最终决定克隆大蒜。想到我和大蒜又可以重新开始,又可以重新照顾它长大,好像时光倒流、昨日重现了一样,那真是非常神奇的感觉。
  
  提供了大蒜的活体细胞之后,我能做的事情仅仅是耐心等待。新的大蒜还会有另外两个妈妈,一个提供卵母细胞和大蒜的基因结合,一个负责代孕。
  
  实验失败了很多次。哪怕大蒜的体细胞和卵母细胞成功结合,胚胎植入后也不一定顺利着床。中间代孕的很多母猫流产了,也有的胚胎被身体悄无声息地吸收掉,没能留下来。
  
  最后这一次,只有一只猫顺利受孕,也只成功生出了一只小猫。这只小猫就成了我的新“大蒜”。虽然公司从去年8月就开始克隆猫的研究了,但一直还没有成功过,所以大蒜的克隆体意外成了国内的第一只克隆猫。我决定还叫它大蒜。
  
  有人说,大蒜因此重生了,但我心里知道,这只新的小猫就是大蒜的一个替代品。它只是拥有和它几乎完全相似的基因。
  
  有人说这是有钱人的任性。其实25万对我来说的确不是一笔小数目,也是我通过自己的劳动赚来的钱,但这笔钱也不会对我的家庭构成太大的负担。更何况,大蒜对我来说,真的不仅仅是一只普通的宠物猫,更是一段非常需要的感情。
  
  10月1日,新的大蒜就可以跟我回家了。我已经买好了新的猫窝和玩具,都是以前的大蒜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