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迷

  老的女儿谈了个男朋友叫阿明,在网络公司上班,人长得憨厚,是个技术男。老陆是个棋迷,正好阿明也爱下棋,两人经常一见面就摆起棋盘,下得天昏地暗。
  
  女儿见状,灵机一动想出个主意:一起出去旅游,到时他们总不会再下棋了吧?
  
  转眼到了假期,女儿拉上老陆和阿明去旅游。谁知刚一到酒店,老陆便从包里掏出一副简易棋盘来准备下棋。女儿一看,立马没收。老陆没办法,只好跟着去爬山,走着走着,女儿发现两人没跟上来,回头一找,他们居然席地而坐,用纸画了张棋盘,拿石头当棋子,厮杀正酣。
  
  第二天,女儿专门带他们到海边玩,心想:纸一遇水就湿,看你们还怎么下棋!没想到他们竟把沙滩当棋盘,划出格子,用贝壳当起棋子来。女儿气极了,一脚毁掉了他们的棋局,勒令他们去大巴上待着。
  
  两人上车前,女儿去附近小卖部给他们买了点零食,其中就有老陆爱吃的花生米。她得意地想:手机、纸笔都让我收起来啦,看你们还怎么下棋!估计只能吃点零食、聊聊天了吧!
  
  过了一会儿,女儿回到大巴上,隔着座椅一看,两人竟又把脑袋凑到了一起。她心想,不可能呀,这回他们还能用什么下棋?
  
  她连忙走过去,只见两人正聚精会神地低着头,阿明竟打起了赤膊,再仔细一瞧,座位上摊着的是阿明的格子衬衫。
  
  女儿又好气又好笑,说:“居然能脱掉衣服当棋盘,我服了!那棋子呢?”
  
  老陆怯怯地抓着那袋花生米,说:“喏,脱皮的是白子,没脱皮的是黑子……”  

下棋中个屁

  局长的唯一爱好就是下棋。他的棋瘾很大,杀到兴头上,连饭都不吃。有好几回,局长夫人叫不回去他,只好把饭送到局文体活动室里。
  
  然而,局长从来不看棋谱,他说下棋最重要的是悟性。局长从来不标榜自己,但会听话的人都听得出来,局长是属于悟性很强这一类的。
  
  局长原来的秘书调到省里去了,局里为他务色了一个新秘书,小伙子一米八零个头,文文静静,长得一表人才,在大学里是“草庐文学社”的主笔,在国家级的大报大刊上发表了不少作品,文字基本功很扎实。
  
  尤其令局长感兴趣的,是小伙子曾经连续三届夺得学校象棋比赛的冠军,用局长的标准衡量,大约也应该属于悟性比较好那一类的。
  
  小伙子星期五到局里报到,刚好第二天是周末。局长说:“听说你的棋下得不错,明天咱们杀两盘如何?”
  
  小伙子把鼻梁上的眼镜朝上推了推,腼腆地点了点头。
  
  次日,局长早早地来到局文体活动室,推开门,小伙子已经把棋子摆好等着他。并且,还为他倒了一杯白开水。
  
  局长心里暗暗高兴:看来这小伙子是个聪明角色,刚刚来,就把我的爱好了解到了。
  
  局长不了解对手的底细,开局下得很认真。但棋下到一半,便感到对方不过徒有虚名而已。因为他没有费多大的劲儿,就把对方的阵地冲了个落花流水。
  
  小伙子兵败如山倒,很快缴械投降。“我让你一个‘炮’吧。”局长提议。
  
  小伙子红着脸把棋子重新摆好。重新开战,没走到三步棋,他的一个“车”便被局长抽吃了。多一子的优势眨眼间转化成了劣势。
  
  连下五局,小伙子都输了,局长越杀越痛快,抬头看看,对方的鼻尖上已沁出了汗珠。
  
  “我再让你一子吧,”局长觉得双方实力相差实在太大,又把自己的“马”拿到了一边……
  
  一上午过去,局长大获全胜,好不过瘾!
  
  “一个称职的秘书,既要会写材料,也要会下棋,懂吗?”局长站起来,谆谆教导说,“下棋和写材料的理是相通的,必须高屋建瓴,讲究谋篇布局,精妙地用好每一个棋子。如果连象棋都下不好,怎么能好材料呢?”
  
  小伙子低着头默默地听着,待局长说完方轻声轻语地说:“局长,下午我还想向您请教,行吗?”
  
  局长笑眯眯地说:“可以,可以。互相学习,互相学习嘛!”
  
  睡过午觉起来,局长推开文体活动室的门,小伙子又已将棋子摆好了,白开水也倒好了,端坐在棋盘前,等待着局长的到来。
  
  局长还像上午一样,把自己的一个“马”和一个“炮”拿起来,放到旁边。
  
  小伙子执意要把它们放回到原位:“局长,你就教我一点真本事吧!”
  
  局长笑着摇摇头:“好,好,就依你的!”
  
  刚交手七八个回合,局长就发现有点不大对劲儿。小伙子的棋步步都是杀着,三下五去二,已经把他的老将围困在大本营里,形成车马炮连环将之势。局长心里一激灵,想调动人马紧急护驾,但为时已晚。第一盘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输掉了。
  
  不仅如此,接下来的几盘,局长都输了!
  
  局长越输越不服气,越不服气越想捞回来,越想捞回来输得越惨,就这样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一直下到掌灯时分,头也昏了,眼也花了,浑身被汗水浸得透湿,就像刚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
  
  第二天,局长吩咐政工科把小伙子分到局下面的一个二级单位去。
  
  “这个小伙子不是挺不错的吗?”政工科长不解地问。
  
  局长愤愤地说:“不错个屁!他把心思都用在下棋上,怎么能够写好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