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鸟的早课

  小鸟起得比谁都早。
  
  不知道是谁为她叫的早,是松针上滴落的露水吗?还是睡前约好吉时良辰打开重重花门的花苞?
  
  那蘸水描眉梳妆的妩媚,那抖松花香熏染的羽毛的欣然,那一再转音的娇憨……生生唤醒了天亮。
  
  可惜你听不到,每棵树上都有小鸟在歌唱。也遗憾你看不见,不停地从这棵树飞到另一棵树,小B的每一次落脚都像踮在琴键上。那竹园,那树林,那田野山峦,都镶嵌在一把无形的叫作风的琴上。
  
  有在桂花树丛里抵头喁喁细语让人不好意思侧耳打扰的;有在竹林里耳鬓厮磨你侬我侬的,让偷听的人忍不住被甜成一颗糖;还有不停地从柿子树追逐到柚子树,又在含笑树上闹成一团唱得花枝乱颤的,让听见的耳朵都欢得想满地打滚;有群聚在大香樟树上大嗓小嗓地也不知道讨论着什么大事,但听着还是蛮重要的;有一小队文艺腔的在银杏树上咏叹着像是彩排小歌剧的,是《罗密欧与朱丽叶》还是《牡丹亭》呢?
  
  这一大早上的,站在窗前听小鸟们的这堂早课,耳边虽鸟语喧哗,心里却一片静谧。感觉时间都是慢慢慢慢地,被小鸟一声接一声从很远的地方翻山越岭地衔来,每一秒都可以接在掌心,经得起像荷叶滚露珠似的细细盘玩。
  
  虽然生活快如闪电,也是从这鸟声里一天天悠悠醒来。
  
  虽然日子繁如乱发,也有鸟声如玉簪子绾紧纷飞的分分秒秒。
  
  每个星期一的早上,在系紧鞋带出发之前,我总会被鸟声一再叫住,数一下栀子花昨夜又开了几朵,看一看蔷薇花的藤蔓一夜间又翻过了半尺栏杆,菜园里的怡红快绿,荷塘里的小莲初见……享受这天籁在肩头的临别温柔一拍,让心的快门按下这些也许无用却美好的瞬间。
  
  然后,微笑着,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