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酒店,手机不同,价格不同

  价格歧视在现实生活中非常常见,一般可以分为三种:一级价格歧视,二级价格歧视,还有三级价格歧视。一级价格歧视,也被称为完全价格歧视,即卖者为每一位买者及其所购买的每一单位商品制定不同的价格。二级价格歧视,是指卖者根据不同的购买量,分批确定不同的价格。
  
  三级价格歧视,是指卖者对不同市场上的不同消费者制定不同的价格。划分不同市场的主要依据包括地理差别、产品用途、时间、收入水平、性别和年龄等。
  
  金庸在《鹿鼎记》中就讲到了“小桂子”韦小宝有一个关于价格歧视的“奇思妙想”。韦小宝梦想通过生擒吴三桂扬名立万,还幻想通过吴三桂发大财。书中第四十五回写道:“自己若在战阵之中,决计不能让吴三桂如此一死了之,定会想个法子,将他活捉了来,关入囚笼,从湖南衡州一路游到北京,看一看收银子五钱,向他吐一口唾沫收银子一两,小孩减半,美女免费。天下百姓恨这大汉奸彻骨,我韦小宝岂有不花差花差哉?”韦小宝提到的就是三级价格歧视。
  
  畅销书《卧底经济学》的作者蒂姆·哈福德被誉为“当前最幽默的生活经济学大师”,他讲到了地铁站旁的星巴克咖啡。他说,肯定有人从咖啡售卖中赚到了大钱,但赚大钱的人是房东而不是星巴克老板。我们关心的是价格歧视,不是谁赚了大钱,但我们一定要记住“羊毛出在羊身上”。星巴克采用“自首策略”让顾客暴露自己的特征,从而进行差别定价。它提供的产品要么数量不同(大杯或小杯),要么口味不同(生奶油或白巧克力),实际上体现的是二级和三级价格歧视。上网一搜,我们还可以搜到国内关于星巴克进行价格歧视的铺天盖地的报道。我们以2013年10月23日的一篇蟮牢例。就北京星巴克而言,咖啡豆1。6元+牛奶2元+一次性用品1元=4。6元,每杯354毫升的星巴克拿铁咖啡物料成本不足5元,售价为29元。同样的一杯咖啡,换算成人民币,伦敦的售价是24。25元,芝加哥的售价是19。98元,孟买的售价则只有14。6元。这种情景是典型的三级价格歧视。另外,哈福德也提到了一级价格歧视,比如二手车销售员或者房地产代理商就可以施行这样的价格歧视。
  
  在中国组织经济学研讨会微信群中,有几个学者曾经讨论过新形式的价格歧视。有个人说:“今天在携程订酒店,拿着三台手机对比价格,每晚每间苹果X比苹果8Plus贵40多元,苹果8Plus比苹果7P1us贵十几元……家有苹果4啊苹果5啊的千万别扔了,留着订酒店吧!”另外一个人说:“我朋友用苹果X买25公斤的行李额是120元,我用苹果7Plus买是98元。”这可是数字经济中的价格歧视。

人生而不同,你有何不同

  在很早的r候,我就听过这样一句话:人生而不同。
  
  我记得,当时语文老师用“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两片叶子”来为这句话做补充比喻。
  
  一直以来,我对这句话的认识只停留在“知道每个人都不一样”的层面上,直到5年前,我私自给它加了后半句:既然人生而不同,那你有何不同?
  
  人总是要经历点什么才能有所成长,而到目前为止,我遭遇的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变故,是5年前的那场病。
  
  大一的暑假我回到家,妈妈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瘦成这样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具体瘦成了什么样,只记得我的历史最低体重只有36公斤。妈妈以为我只是在学校没吃好,努力给我做了很多好吃的,但是我怎么吃都胖不起来。
  
  老师曾经跟我们说过这样一句话:“能吃又不胖,小心有甲亢。”
  
  我的病不是甲亢,是肺结核。
  
  临近开学,我的体重还是没有增加,并且开始出现后背疼痛的症状,半夜疼醒后的我无法再次入睡,只能听着隔壁传来的呼噜声,趴在墙上等天亮。
  
  我想着等开学了再去看病,于是就这样忍了三四天。开学前一天晚上突然疼痛加剧,我实在忍不住了才告诉父母。父母陪我去县医院检查,医生建议我去市医院检查;去了市医院后,市医院的大夫又建议去更大的医院。
  
  于是我和爸爸坐着动车去了更大的肺科医院,门诊医生看了一眼我的肺部CT片,马上联系住院部,给我腾出一个床位,说第二天就安排我做支气管镜。
  
  我后来才了解到自己的检查结果:肺结核、支气管结核还有肺不张,当时我的右肺被压缩到正常体积的1/3。
  
  第二天我做了支气管镜,就是用一根特殊的管子,从鼻腔伸到肺内的气管里,然后直接打药进去,再取一点组织出来,让堵塞的地方疏通——前后一共做了5次。
  
  那段时间对我来说最难熬的不是这样的手术治疗,也不是每天要吃的一大把的药,而是深夜里的孤独。
  
  我住的病房是五人间,除了我都是当地人,晚上都各自回家。我心疼水土不服的爸爸,把他也赶回家了,只是到了要做支气管镜的前一天,需要他过来签字。
  
  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这间传说是全院最大的病房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孤独感被无限放大。我全无困意,但是想到医生说熬夜对病情不好,我便逼着自己入睡,越是如此,越是失眠,陷入恶性循环。
  
  病友换了一批又一批,唯独我在55号床上“坚守”了两个月,为新来的病友介绍开水间在哪里,食堂在哪里,哪一家外卖好吃……
  
  住院期间,我仍关注着班级的动向,得知有一次小测验要计入期末成绩,我从行李箱里面拿出书本,看了几天就上了考场,结果看到试卷的时候,我懵了,因为我连题目都看不懂。
  
  那一个小时,我像犯了错后不敢出声、不敢乱动的孩子,人生中第一次交了白卷,连名字都不敢写上去,最后和几个同学匆匆道别便逃回医院。
  
  我知道,这个时候继续上学已经晚了,辅导员也建议我休学一年。
  
  出院的时候,护士姐姐再三叮嘱我,要乖乖吃药,因为我已经耐多药了(就是几种很有效的药对我没有作用了),她总是吓唬我,说我要是再发病,就无药可救了。
  
  这一年的经历改变了我的很多人生观念,说让我脱胎换骨也不为过。
  
  忘了是在怎样的机缘巧合下,我开始接触网络文学。其实我上初中时曾经和同桌一起在本子上写过小说,后来不知道怎么就不了了之了。
  
  怀着紧张和希冀,我写了第一本网络小说。毫无意外,没有读者,没有点击量,没有签约,没有稿费,自己默默写了十几万字就完结了。
  
  幸运的是第二本成功签约,我拿到了第一笔稿费,虽然文笔和情节稚嫩到自己都不忍回头看。
  
  最重要的不是稿费,而是网络文学给我打开了另一扇门,让我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条路是我可以走的。
  
  妈妈终于如愿让我的体重增加了10公斤,导致我一年后回到学校被朋友问:“你的下巴去哪了?”
  
  如果曾经的同学、舍友还在学校,估计还会有更多的调侃。他们在大三时各奔东西,到各个单位见习,全都离开了学校,而我要和大二的学生一起上课。曾经的学弟学妹成了我的同学。
  

不同的人生价值

  人生的价值,是人们一生所追求的最高目标。俗话说:“条条道路通罗马”。实现人生的价值也不仅仅只有赚很多钱这条路,还有为社会做贡献,为国家科研事业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等。不同的人生方式照样能实现不同的人生价值。
  
  在暑假的某一天,我随父母回到老家。在这一天下午,根据我家的习俗。我们需要到一家庙去祭拜,但这座庙祭深处于山林,汽车根本无法行走,所有只有靠双脚来走这座庙。去的路还好走,不一会我们就到庙的门前,祭拜完之后,我们从另一条路回家。急切想回家的我加快了脚步,像一只兔子一样穿梭在山林。下午太阳高照,过了一会儿我就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前进的脚步不由地慢了下来,双脚仿佛灌了铅,走一步都有一阵酸痛直入我的骨髓,望着眼前的路,仿佛没有了尽头。走出了山林,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座朴素的民房,门前坐着一位慈祥的老太太正在扇着风,在她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水果和凉茶,仿佛在特意等什么人似的。老太太看到我,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叫出了我的名字。我向她走进,找了一把凳子坐下,聊了几句家常之后,我就知道她是我爷爷的亲戚,顿时我对她的戒备也就放了下来,然后好奇问她:“老太太,桌上摆那么多水果和凉茶做甚么?您一个人又吃不完。”老太太笑了一笑,仿佛在嘲笑我的无知,然后用慈祥温柔的语气说道:“这是去往山中那座庙的必经之路,所以我为你们这些去祭拜的人在路途上有歇脚的地方,乘乘凉的地方,就特意在这里摆上凉茶、水果。”听到这番话我不经问道:“您觉得这样子做值得吗?而且您的儿女同意您这样做么?”老太太想都没想,说道:“有什么不值得的,况且我的儿女常年在外打工,很是辛苦,而这些过路的的人无常不像我的儿女一样,饱受痛苦,我在这里提供休息的地方,既可以为他们作出一些贡献,又能跟他们聊一聊家常,缓减心中的寂寞。我年事已高了,年轻人的活我也帮不了什么忙,但我可以从不同的方面,不同角度为你们,甚至为社会作出一些贡献,这样我的人生才不会荒废。”听完老妇人的这一番话,我的内心深处深深受到了|动,再聊了几句,我便向老太太告辞了,走在路上,我的眼神格外明亮。
  
  的确,人生的价值有多种方式可以实现,不同行业,不同的领域,只要你通过正确的方式,就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角度的挑选

  笔者年轻的时候喜欢看球类运动的赛事,买票时从不挑剔座位,朋友、同学很惊讶,说:你以后要看什么球,我们找关系帮你买票,别为难自己,把自己搞得像一个城市的底层人物那样,坐在不起眼的区域里。于是,好几次找来了主席台的位置,主席台的第一排当然不能坐,那是有排名的;第二排通常也不行。但是第三排、第四排总是可以的,就坐了进去。一坐进去,感觉回到了小学时代的生活。等于校长、老师坐在你前面,你必须坐得老老实实。不方便呼叫,怕吓了前面的人;不敢骂人,怕骂错了人;不敢交头接耳议论,怕影响了有身份的人。看了几次这种小心翼翼的球赛,憋闷合一,没趣。以后再有那个地方的票,从来不去。回到了随意订票买来的位,哇哇叫,拍大腿,讲比较“粗俗”的话,百无禁忌,十分开心。
  
  于是静下来的时候老在想,什么样的位置才是好位置呢?什么样的角度才是你需要的并欣赏的角度呢?这时常难有唯一的答案。正如有人喜欢走在悠长悠长的雨巷,逢着一位带着愁怨的丁香般的这种味道的姑娘;但一个农民,他或许不同意,农民兄弟会欣赏一位活泼的姑娘,挑着满满的金谷,哼着小调,走在洒满阳光的青石板路上……这就是不同角度的选择了,不同阶层、不同经历的人有不同的人生角度。减肥很成功的女士、男士,在亚洲还可以炫耀一下,但一去“迈阿密”海滩游泳,人们都觉得这些减肥的人营养有了大问题,是自虐过度的表现。你处在不同的地域,人们思考的角度就大不一样。齐白石晚年老把一大串钥匙挂在腰间,全国的院校派艺术系和美术系的师生心底里都觉得这老人古板、大财迷、不洒脱、不雅致。但全墓と恕⑴┟窠撞悖季醯闷肜贤肥翟凇⑷险妗⒂刑趵怼⒏涸鹑巍U馐虑椋饔兄髡牛岩酝骋弧
  
  人生许多时候是在学怎么挑选合适的角度,怎么评价别人所处的位置与角度,这恐怕有几点要引起注意。一是不要有一种“角度歧视”,要懂得寻找不同角度不同的乐趣,不要以角度的分别去贬低别人;二是要懂得与不同的人相处,并理解不同的人采取的不同的选择;三是要放下架子,放下优越感,不设尊卑之界限,真心向不同的人学习和致敬。这一点十分难,但一旦想通了,实施了,好处无穷,心一下子就宽了。
  
  青年人总喜欢别人赞赏他们的选择准确,他们自己也认为自己的角度挑选是无可挑剔的,不管是人生还是审美或创作。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从某个角度来说还是一种自信心、一种勇气的体现。但是,当你尝试着欣赏别人的时候,尝试着变换角度的时候,你会发现色彩一下子多了,视野一下子开阔了,文化一下子交融密切了,一切都生动起来了,和谐起来了。孤独离我们远去,单调、乏味、自傲竟然不见了。
  
  学会挑选角度需要我们调整心境,心境一放宽,心境一随缘,心境一清澈,则一切向好,一切合意。  

富儿子穷儿子

  马达是不同集团的老总马不同的儿子,标准的富二代,甭看他只有13岁,花钱却是大手大脚,挥金如土。马不同每月给他三千块零花钱,他嫌不够,涨到五千,还不够,最后涨到一万才勉强满意。
  
  马不同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得想办法矫正儿子的金钱观。一次,马不同从电视上看到一档纪实节目。节目说的是一个城里的富二代和一个乡下的穷二代,互相交换身份,入住对方的家庭,体验不同的人生……看到这里,马不同眼前一亮,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牛老实是不同集团的门卫,他有一个儿子,叫牛亮。这天,马不同来到门卫室,对牛老实说:“老实啊,我想求你点事。”
  
  牛老实受宠若惊,点头哈腰地说:“马总客气了,啥求不求的,有事您尽管吩咐。”马不同说:“听说你的老家在一个偏远山区,这不是学校快放暑假了嘛,我想让马达去你的老家住两个月,体验一下生活。至于你儿子牛亮,就让他跟着我住,我决不会亏待他的。”
  
  牛老实一听,咂着嘴巴,哼哼唧唧。马不同以为他不乐意,就说:“当然我决不让马达白住,从今往后,我给你涨一倍工资,怎么样?”牛老实连连摆手:“马总,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的老家实在是太穷、太苦了,马达从小娇生惯养,我害怕孩子吃不了苦啊。”
  
  马不同一听,哈哈大笑说:“越贫穷越艰苦越好,我就是要让马达这小子尝尝受苦的滋味,让他知道钱不是大风刮来的,是父母一滴血一滴汗赚来的。”
  
  暑假到了!马不同父子和牛老实父子一起赶赴千里之外的老家,一路上,四个人下了飞机坐火车,下了火车坐汽车,下了汽车坐拖拉机,后来干脆搭了一辆牛车,吱吱呀呀走了半天。最后牛车停住,牛老实说:“下车吧。”
  
  马不同活动着快散架的身体,问:“到了?”牛老实“嘿嘿”一笑:“翻过前面那道山梁,再爬三十里山路,就到了。”
  
  四人连滚带爬地到了牛老实的家——用石头和茅草搭的三间破草房,都快累瘫了。马不同父子一瞧屋里的摆设:桌子是瘸腿的,房子是透风的,照明是油灯的,吃的是野生的。马达立即嚷嚷:“这是人住的地方吗?”马不同瞪了儿子一眼:“怎么说话呢?”其实,他也舍不得儿子受苦,但是转念又一想,如今不舍得儿子吃小苦,以后儿子肯定吃大苦。
  
  马达哪里懂得父亲的心思,一会儿嚷嚷被子脏,一会儿埋怨饭菜差,一会儿嘟囔夜里冷,说住在这里肯定生病。马不同狠起心肠:“被子脏了你可以自己洗,嫌饭菜差你就自己烧,夜里冷你不会多穿点衣服吗?人家牛亮从小在这里长大,身体不是好好的?”
  
  马达没辙了,过了一会儿,他又捂着肚子,说肚子疼,要上卫生间。马不同气得七窍生烟,说这里哪有卫生间?自己到草丛里解决。谁知牛老实却拦住马达,一指墙角的木桶说:“算了,外面天黑了,还是在屋里解决吧。”
  
  马达望着那个脏兮兮的木桶,皱眉说:“太脏了,我拉不出来。”马不同正要训斥他毛病多,牛老实一句话,马达就再也不说啥了。牛老实说的是“天黑了,外边可能遇到狼”。
  
  把马达交给了牛老实,马不同带着牛亮回到城里,住进了自己家。望着豪华气派的房子,牛亮手足无措。马不同拍着他的肩膀说:“别客气,这两个月,你就做我的临时儿子,需要啥,尽管开口。”
  
  甭说,牛亮还挺懂事,天不亮就起床,叠被子、打扫卫生、煮牛奶……等马不同起床,热腾腾的早餐已经端到了桌上。而且牛亮特别珍惜钱,除了买文具和书,几乎不花一分钱。
  
  过了两天,马不同发现,自己给牛亮的零花钱,不但没少,反而多了几十块。马不同很奇怪:“多的钱是从哪里来的?”牛亮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有个习惯,就是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到街上的垃圾桶里翻翻,把一些能卖钱的废品捡回来,卖给收破烂的,那几十块就是这几天他卖破烂攒的钱。
  
  马不同很感慨,多懂事的孩子啊!儿子马达要是有牛亮一半懂事,自己就知足了。
  
  虽然恨铁不成钢,但是作为父亲,把儿子撂在那个小山沟,马不同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只过了一星期,他就思儿心切,想去看望儿子。后来一琢磨,不行,就马达那个娇惯样子,经过这几天磨砺,肯定受不了,见到自己,一定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自己万一心软了,不就前功尽弃了吗?他思前想后,决定不露面,只是偷偷给牛老实去了个电话,问马达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