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水千山,我只路过你的眼

  他是我的同班同学,那年高二分班,我因成绩退步,从重点班分到了普通班,我在分班前从来没想过,这次变动将会给我带来如此大的改变。那一年,我十六岁,在没遇到他之前,我的生活波澜不惊,那时候的我,还不相信一见钟情。
  
  那天是刚开学,我走进教室后,发现同桌竟然是个男生,不免多留意了两眼,他穿着橘黄色的T恤和黑色的休闲裤,阳光洒在他的碎发上,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趴在桌子上背对着我,我便侧身试图去看清他的脸,恰好他转过身来。一瞬间,四目相对,我的眼神竟再挪不开半分:那是多么好看的一双眼睛啊,漆黑的眸子里就像藏着万点星光,深不见底。我看呆了,竟然忘了躲避。直到他不好意思地咳了一下,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匆忙说了一句“不好意思”,便尴尬地扭过了头,心脏毫无规律地跳动着。我知道是那双眼睛让我“迷失”了,恍惚间,我竟听到了尘埃里花开的声音。
  
  他的五官并不算出众,但那双眼睛实在让我无法自拔。所幸男生天生感情不算细腻,那天的事他也并未放在心上,我便暗暗松了一口气,生怕这个刚发了芽的秘密被公之于众。另一方面,感情经历犹如白纸的我,并不清楚该如何缩小我们之间的距离,只能悄悄搜集关于他的细小的碎片,揣摩他的喜好,努力去多了解他一点。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因为是同桌的关系,所以,彼此接触的机会自然多一点,和他也渐渐熟络起来,那些碎片也越来越多。他每天早上总是第一个到教室,喜欢大声读书;他很珍惜时间,总是跑步去食堂;他有些近视,却不喜欢戴眼镜;他学习很认真,蹙着眉头专注的神情总是会让我心跳加速。我最喜欢趁他中午小憩的时候,偷偷端详他的侧脸;他的睫毛很长,睡着的时候也忽闪忽闪的,他的睡相像个小孩子。有时候,我甚至可以看到他嘴边新冒出来的胡子茬儿,我每天乐此不疲地收藏他的喜怒哀乐,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棵幼苗,像守护无价之宝一般,将这份喜欢藏得滴水不漏。
  
  除了他,我最喜欢的便是音乐了,我喜欢听陈医生的歌,经常写一些我喜欢的歌词给他,偏偏他喜欢汪峰那一类的风格,我的歌词在他眼里都是晦涩难懂的。他经常会问我:“这句是什么意思?”我都会吃吃地笑,他挠着脑袋的样子实在可爱,我竟也忘了给他解释那话的意思。有时候,我会强迫他和我一起听陈医生的歌,他总是皱着眉头接过耳机,一脸不情愿地塞进耳朵,然后趴在那里安安静静地看着我切歌。每次我都希望时间可以在这个时刻无限延长,一首歌可以放得再慢一些,以为这样他就会一直在我身边,《富士山下》里唱:“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我就想,其实这样也好,未得到的,不怕失去,至少现在,他还安安静静地在我旁边,虽然我们依旧隔得很远,耳机里依然在唱着歌:“爱若难以放进手里,何不把这双手放进心里。”说得多好,可是他从来不懂这些莫名的情绪都是因为什么。
  
  后来调座位了,我们分开了,刚开始碰到的时候还会寒暄两句,后来即使打个照面也是匆匆一瞥。你看,我们还在一个班级,却像是陌生人一样。说不难受是骗人的,可我还是要像平时一样,再后来,我们高三了,学习压力很大,他也比从前更努力了,眸子里也多了几分坚毅,我知道他是个有抱负的人,我并不能告诉他什么。我每次调座位总是会坐在他后边,离他有些距离,每次学习累的时候,抬头总能看到他奋笔疾书的样子,他的认真让我心疼。我就再低下头钻到习题里,让自己少想他一些,毕竟,每天能和他一起为梦想奋斗,对现在的我来说,也是很好的了。
  
  面对即将结束的高三,我深知这份感情的不现实,我只是想告诉那明眸如初的他,你的名字是我守口如瓶的心事,你的眼睛是我见过最美的星星,可是心事只有一个,繁星却是万颗,这万水千山,我终究只是路过了你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