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草原

  如果我来,一定是在冬季
  
  一大片腾空了思想的土地
  
  想种什么就种什么,都可以
  
  我不带昆明的小种马来
  
  云南的小短腿
  
  跑不出草原说变就变的节气
  
  也不带马缨花和山茶
  
  美丽的花,太耽误行程
  
  我要带着家乡的纸和糨糊
  
  在草原上,寻几根不屈的草骨
  
  这样的风筝
  
  一定能飞越雄鹰背上的蓝天
  
  如果可以,我还要带上
  
  云南比棉花更厚的云
  
  |一堆西一堆,让它们
  
  长成草原最壮美的羊群
  
  孑身他乡,有太多不确定
  
  比如风沙,比如暴雨
  
  比如深不见底的人心
  
  这些贴心的小棉袄
  
  在寂寞无边的旷野
  
  可以陪我,对话天上
  
  最遥远的那颗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