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仰望幸福

  1
  
  朋友安安为了自己的梦想,曾放弃稳定的工作,重回学校继续学习。终于如愿以偿,进入理想的公司,可她依然不开心。
  
  起初的日子,她对工作不熟悉,忙得焦头烂额。她一边寻找恰当的方法,一边安慰自己熬过这段日子就会好的。可半年过去了,部门经理给她加大了工作量,她依然很忙。
  
  安安不服气,经常向我抱怨,为什么只有她那么不幸,每天要承受那些干不完的工作?别的同事都很悠闲,尤其是她的师傅。整天不是看视频、打理网店,就是出去晒太阳。不仅从来不加班,就是能看到她认真工作的时间也屈指可数。可这是安安梦寐以求的公司,她不敢轻言放弃,每天都嫉妒着师傅的悠闲,却又不得不埋头苦干。
  
  慢慢地,安安愈发觉得自己不幸,她觉得不管自己多努力,也很难有发展。就在她打算消极怠工时,竟在出国进修的名单里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以她的资历,排在她前面的同事还有很多,尤其是她的师傅。
  
  进修回来,安安告诉我,其实那个机会是她师傅的,本来公司打算晋升她,但她工作状态消极没有通过考察。那一刻,她终于发觉,自己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幸,只不过是习惯嫉妒而已。
  
  2
  
  同事乔姐的儿子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爷爷不主张让孩子掌握太多特长,而乔姐却坚持让孩子学钢琴、学画画、学冰球,为此多次发生争执。
  
  乔姐虽然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上,但她和老公都经常出差,也实在顾不上孩子。后来,孩子的确没按照她的规划成长,而爷爷却按照孩子的兴趣教他下国际象棋、练习书法,还经常带他到图书馆看书。乔姐看似是接受了,可办公室里只要谁炫娃,她就咬牙切齿,甚至闭口不提儿子。
  
  直到儿子上了小学,乔姐也没能扭转局面。她偶尔和我开玩笑,说她真是个不幸的妈妈,这个孩子只能放任自流了,如果生二胎,她一定从胎教开始,让孩子按照她的思维成长。令乔姐始料未及的是,孩子的学习成绩不仅名列前茅,后来还迷上了写作,小小年纪就出了书。
  
  当孩子固有的成长模式被颠覆时,乔姐一度很绝望。直到孩子在另一条道路上越走越远,她才发现,所谓的不幸,除了划在心里的起跑线,还有那颗习惯攀比的心。
  
  3
  
  表妹从上学时就在寄宿学校,后来考上外地的大学,又出国读研,生命中似乎早已铭刻了坚强与独立。本来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可回国后的生活却改变了她的想法。
  
  那天,邻居吴阿姨来串门,她本在房间上网,却无意中听到吴阿姨和她妈妈说起自己的女儿。吴阿姨说她女儿一直都长不大,以前每天过着公主般的生活,现在结婚了,自己家成了旅馆,每天还是跟着吴阿姨吃饭,脏衣服也是吴阿姨给洗,生活没有丝毫改变。
  
  表妹再也坐不住了,吴阿姨刚出门,她就跑出去质问她妈妈,为什么她这么不幸,从小就没过过一天公主般的生活,还信誓旦旦自己以后也要这样。她妈妈毫不客气地告诉她不要妄想了,这种不幸是财富。
  
  表妹不能接受,甚至四处打听别人的成长经历,越打听越觉得自己委屈。直到前几天,她陪我去医院看同事,无意中看到吴阿姨的女儿蹲在走廊哭。没想到是因为吴阿姨生病,她想照顾,却什么都不会做。
  
  表妹和我面面相觑,那时她才知道,没有必要妄想别人的幸福,也许自己的不幸就是最大的幸福。
  
  有时我们身处幸福之中,自己却全然不知。往往,你对生活的态度决定了你是否幸福。有些所谓的不幸,不过是你的嫉妒、攀比与妄想而已。其实,珍惜当下,就是最大的幸福,你所谓的不幸,只是因为你习惯仰望幸福。

弱是另一种强

  在农村,我曾经为一些处于底层的人提供过福利性质的咨询服务,但这些人反而坐立不安,找不到想谈的主题。某种意义上,真正不幸的人感知不到自己是“不幸”的。生活不就该是这个样子的吗?有什么可抱怨的呢?——抱怨,说明他清楚更好的生活是什么样。
  
  面对苦难,承认苦难,是走出苦难的第一步。就像孩子被打了,是一个悲剧。被打了之后能够向父母哭诉,是不幸中的万幸。凭这一点,说明孩子心中清楚自己不应该受气,而且相信父母可以为自己撑腰。
  
  有的父母一听说孩子被欺负,第一反应就是:“你怎么这么懦弱?”久而久之,孩子不会再向他们求助。有的父母说:“哭个屁,哭能解决问题吗?”孩子就不会再哭。但能让孩子哭出来,是父母送给孩子的礼物。
  
  哭诉的声音,听起来很弱势,人人都心疼。但弱不是绝对的。老子就提出过,柔弱胜刚强。一旦呈现出弱势,天平就开始倾斜。公众听到哭声,知道世间有了不平;父母听到哭声,心疼孩子受到了委屈,要求施害者付出代价。要求得不到满足,于是掀起舆论风暴,反而吓得打人的孩子一时不敢出门。
  
  这是一个以弱胜强的例子。在这种情况下,弱是另一种强。
  
  委屈,就说明他相信人世间还可以更美好,自己有权抗争。今天你打败了我,明天我就以另一种方式找回场子。孩子间的冲突多数属于这种,你打了我,我去告诉老师,求助家长。这种冲突是正常的冲突,虽然也会伤人,但不足以称为“霸凌”。真正被霸凌的孩子,已经相信被损害是常态。不哭,也不怨,默默地把它作为生命的底色承接下来。这才是更大的麻烦。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再听到哭声,就会多一层感受。虽然也同情对方遭遇的不幸,但总算知道这个人对自己的处境并没有彻底绝望。我有时很羡慕那些能哭出来的人。允许自己伤心,未尝不是一N福气。人在受到突如其来的伤害时,伤口是没有感觉的,等开始感觉到疼了,说明已经从最痛的时刻缓过来了。然后才能伤心,才能哭,才能找人求助。
  
  哭是一种奇妙的本领,它代表对痛苦的正面认识。既有对美好事物的缅怀,也隐含着对未来的期待。
  
  一个人在痛哭的时候,他在用自己的方式争取一次喘息,固然痛苦,但他消化完痛苦的味道,就可以继续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