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气・信心

  人人都有软弱的时候,只看他有没有方法使自己平安地度过这阵心绪上的低潮。假如你有力量,够坚强,就会发现总有峰回路转的一天。
  
  当你没想门外是寒冷可怕的世界时,你还应该开门出去看看,是否真的如此。
  
  如果你有信心,你对前途就不犹豫了。如果你有勇气,你就不怕前途是否有困难或危险了。
  
  每人心中都应有两盏灯光,一盏是希望的灯光;一盏是勇气的灯光。有了这两盏灯光,我们就不怕海上的黑暗和风涛的险恶了。
  
  人的一生很像是在雾中行走;远远望去,只是迷饕黄娌怀龇较蚝图住?墒牵蹦愎钠鹩缕畔掠蔷搴突骋桑徊揭徊较蚯白呷サ氖焙颍憔突岱⑾郑孔咭徊剑愣寄馨严乱徊铰房吹们宄坏恪“往前走,别站在远远的地方观望!”你就可以找到你的方向。
  
  当危险紧张的事故环绕着的时候,紧张慌乱是没有用的。最要紧的是镇静和坚强。当你在心理上有最坏的准备时,眼前的一切就]有什么值得畏惧的了。

为什么绝大多数动物都不会攻击人

  我喜欢找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玩耍,但我很少干扰它们的生活,既不威胁它们也不帮助它们,甚至极少与它们的距离小于50米。那些貌似在距离很近的地方拍的照片,实际上离得很远,是用长焦相机拍的。
  
  有时候为了拍到好照片,我甚至会躲在草丛里趴半天,然后考虑要不要捡起我狙击手的老本行,搞一套靠谱一点的吉列服。
  
  在我有限的与野生动物直接接触的经历中,确实发现绝大多数的动物见到人类的第一反应是逃跑,它们根本就没有要跟你对抗的意思。小到比你拳头还要小的高原鼠兔、雪雀,大到熊、狼,都表现得很。
  
  实际上,最不怕人的是鸟类。在拉萨河谷拍鸟的过程中,在不采取任何隐蔽措施的情况下,鸟类跟你保持50米以上的安全距离时,完全不怕你,只有在小于50米的距离时,才会一窝蜂地拍拍翅膀飞走。
  
  在所有不会飞的动物里面,最不怕人的是啥呢?是猛兽还是大型食草动物?都不是,是有洞穴可以躲藏的动物。
  
  就是那种小鼠兔,一手能够捏死两只的小家伙,总是在“叽”的一声惨叫之后沦为别的食肉动物的小点心,最不怕人。其次是旱獭、藏狐这些家伙,只要它们在自己的洞穴附近,随便你“作妖”,实在太近时,它们才会一头扎进自己的洞里,打死也不出来。
  
  “胆小如鼠”这个词是不对的,这种有洞穴的小家伙,是很大胆的,这就叫“有恃无恐”。
  
  然后才轮到食肉动物。
  
  在人类印象中凶残狡猾的狼,实际上很怕人。只要面前出现两个以上的人,不管它们是成群结队还是形单影只,第一反应都是躲避,有多远躲多远。它们更不可能主动攻击人类,最多是保持警惕,一边观察你的动静,一边该干吗干吗。
  
  野生的熊也是这么个态度。熊非常聪明,智商高得可怕,并不是“暴躁老哥”的形象。它们一般会对你保持警惕,然后适时地通过咆哮、动作来提醒你不要进入它们的领地。如果它们开始咆哮了,你要一步三回头地离开,沿着自己来的路退回去。
  
  西藏没有大型猫科动物,雪豹我也没碰到过,所以不做讨论。
  
  冷血动物,包括蛇、蜥蜴,它们胆子小得可怜,一不小心面前突然出现个大型食肉动物,直接被吓死都是可能的。西藏也有蛇,温泉蛇,我不止一次碰到过,却一次也没拍到过,就是因为它们逃得太快了。
  
  最胆小的是各种食草动物,包括牛科、马科的广大食草动物们。
  
  它们才是真正的“胆小如鼠”,一有点风吹草动,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还回头观察你。它们并不是单纯地跑,而是跑一段就停下来吃草,并警惕地看着你。这是它们的逃跑策略,食草动物的耐力都不是特别好,它们逃命依靠的是爆发力,所以一有机会就会立刻休息。人、狼这些动物捕猎它们的策略是靠耐力,一般都是把它们给活活累趴下。
  
  被食草动物袭击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除非你攻击它们的幼崽。像西藏的野生牦牛,总是被传得很神奇,跟西藏别的东西一样。即使是发情期的公牦牛,遇到人也是以逃跑为主。除非你已经把它逼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否则它不可能主动来攻击人。野生牦牛袭击汽车,那只是个传说,即使发生过,也极其罕见。
  
  当然了,所有动物里面,最不怕人的,能够碾压别的动物一个维度的,还是有过跟人类共同生活经历的动物,比如说野化的狗。
  
  经过人类饲养又野化的狗,甚至会主动找人索要帮助,比如说跑到人类聚居区要吃的,会直接给你卖萌,一点都不含糊。
  
  当然,对于陌生人,唯一会主动发起攻击的动物,至少在西藏看,也只有野狗。
  
  我也在纳闷那些会主动攻击人的动物都去哪儿了,并且对此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像人类这么弱势的动物,力气不大、爪牙不利,应该是很好欺负的啊!
  
  后来我才意R到,那些敢于欺负人类的动物都被拖走煮得香喷喷了。
  
  剩下的都是看到人类就赶紧逃跑的。
  
  动物要想对另一个物种形成普遍印象,至少需要上万年的时间。而几百万年以来,人类从南极到北极,从海平面到世界屋脊,从非洲到美洲,不断把见了人不跑的动物拖去煮熟,留下跑得快的,这也是一种人工选择。
  
  近几百年来,工业革命才刚刚培育出我们这些“弱鸡”。动物们还来不及意识到,曾经那个让它们闻风丧胆的物种已经只会玩手机、打游戏了。
  
  如果你偶尔去野外,看见动物们撒腿就跑,请记住,这是祖先的荣耀。
  
  大自然一直是自然的,不自然的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