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据风波

  松坪镇老街东头有家五金店,老板叫胡老尖;西边有个超市,老板叫李天计。这两位都精明过人,在镇上是出了名的。打个比方,胡老尖家亲戚多,正月都要走上一遍,他每年总是第一个请客。为啥?胡老尖心里有个小九九,先请客和后请客其实差别很大。先请客的,先收到客人送来的饮料和水果,改天再去亲戚家就有现成的礼品,不用再花钱;最后请客的那位,每次都得花钱。这些东西拿来拿去,最后又转回来了,等于自己买给自己吃,不划算。李天计也是人精,遇上同学朋友聚会什么的,大家轮流坐庄,李天计一定是请晚餐。因为中午大家吃饱喝足了,晚上吃不了多少,餐费能省一大半。
  
  这年冬天,超市隔壁一家店铺急着转出去,李天计想盘下来扩大超市规模,但还差五万元钱。他想来想去,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的只有胡老尖了。他俩平时很少打交道,但时间紧急,只能去找胡老尖。
  
  胡老尖听了李天计的来意后,说:“真不巧,我前不久刚把一笔钱存进银行,手头没有余钱。你真急用,我明天去把钱领出来。”
  
  李天计知道这是胡老尖的托词,实际上是不想白借。当然他本来也没打算白借,就以两分的月息作为弥补,向胡老尖借了钱。
  
  到了年底,李天计手头有了点钱,想先还一些,减少点利息,于是他找到胡老尖说:“老胡,快过年了,大家都需要用钱,要不我先还你两万怎么样?”
  
  胡老尖笑着说:“我现在还有点闲钱,你不要着急,以后再说。”李天计知道,一般情况下,还钱是要一次性还清本息,所以他没有强求,只是心里暗想:胡老尖真是精明,想占他的便宜,没门!
  
  年后的一天,李天计遇见胡老尖,就说过几天能把钱筹齐,到时一准还钱,胡老尖还是说不用着急。
  
  一周后,李天计来到胡老尖家里。两人算好本息后,胡老尖便叫老婆去把借据拿来。老婆去了半天也不见回来,反而把胡老尖叫了过去。不一会儿,胡老尖回来了,他脸色不好,吞吞吐吐地说,那张借据不见了。
  
  李天计奇怪了,这么重要的借据怎么会不见了?
  
  胡老尖说:“本来家里那些重要的凭证单据都集中放在一个地方,可是现在其他的都在,单单不见这张借据。”
  
  李天计略一思索,说:“这说明没有进贼,那就肯定还在,你再好好想想,也许没放在一起呢!”
  
  李天计一提醒,胡老尖一拍大腿,说那天李天计借钱后刚走,老家弟弟就打来电话,说老母亲病重,让他赶紧回去。胡老尖是个孝子,一听就赶紧回老家了。他在老家待了几天,忙得头昏脑涨,回来以后就忘记借据的事了。
  
  李天计安慰胡老尖:“别急,看来借据只是放在了其他地方,你好好找找,肯定能找着,过段时间我再来吧。”说完,他起身告辞。
  
  几天后,李天计又来了,但是胡老尖这些天把家翻遍了,还是没找到借据。胡老尖拿不出借据,当时又没有中间人在场,这事不好办了。没想到,李天计却说:“老胡你别急,借据虽然没找到,但这事我认,这钱我还。”说完,他拿出钱来,放到桌上。
  
  胡老尖激动地说:“谢谢、谢谢天计兄弟!这利息就不要算了,我只收本钱。”
  
  李天计摆摆手说:“不行,我们做生意的,要按规矩办事。当初你借钱给我,帮我渡过了难关,我感激都来不及,这点利息你就别跟我客气了。”
  
  胡老尖感动不已,说:“既然这样,我就收下。我给你立个字据,说明这笔钱你已经还了,以前那张借据作废了。”
  
  李天计却说:“不用,省得我保管,麻烦!我信你。”
  
  胡老尖坚持拿起纸笔写好字据,李天计接过字据,念了一遍,又把它撕了,说:“你可以写,我也可以撕,这事就这么两清了。”
  
  李天计走后,胡老尖对老婆说:“李天计大气豪爽,不像别人说的,我看可以跟他家结亲。”
  
  原来,胡老尖的儿子胡杰喜欢上了李天计的女儿秀秀,但胡老尖听说李天计小气刻薄,担心这样的人家不好相处。胡杰就给他爹想了一招:故意说借据不见了,看看李天计会不会耍赖。如果李天计还这笔钱,说明他重信守义,可以上他家提亲;如果他想赖这笔钱,到时再拿出借据也不迟。
  
  再说李天计回到家,把情况跟老婆李婶说了。李婶说:“哟,既然他找不到借据,你咋还还他钱?”
  
  李天计说:“胡老尖比猴都精,还会把借据弄丢?”
  
  李婶奇怪了,问:“那他为什么不把借据拿出来?”
  
  李天计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几次说还钱他都说不急,估计是想多赚点利息吧。可是我坚持还钱,他不好意思再把借据拿出来,所以才写了一份还钱的字据。”
  
  李婶急了,说:“他字据都写好了,你为啥撕掉,万一以后他把那张借据拿出来,还能说得清?”
  
  李天计点点头说:“我是故意撕的,因为我想赌一把。”
  
  李婶不明白,问道:“赌一把?你跟他赌什么?”
  
  李天计说:“他家小子喜欢秀秀,秀秀也知道胡老尖的名声,担心他家家风不正,嫁过去受气,就给我支招,说不管胡老尖有没有找到借据都要还钱。如果胡老尖守信用,就可以考虑;如果胡家敢拿着借据上门讹钱,这门亲事就别想成。”
  
  “你这是给他设套呀?”李婶恍然大悟,然后又担心道,“如果胡家要钱不要人,我们不是亏大了?五万多块钱哪!”
  
  李天计说:“赌注虽大,只要能看清胡家,换取秀秀的幸福,值得!”
  
  过了几天,胡老尖亲自登门,把借据送了过来。他说这几天家里大扫除,意外发现借据夹在一本书里。李天计明白是怎么回事,当然也满心欢喜,热情接待。
  
  胡老尖走后,李婶长舒了一口气,说:“谢天谢地!还好他还了借据,不然我心里真没底。”
  
  李天计却“哼”了一声:“你怕啥?以为我真傻呀?其实那天我去还钱,早就打开了手机录音键,还怕他耍赖?不过现在看来,胡老尖精明是精明,但不会昧良心,我看胡杰和秀秀的事可以答应。”
  
  几个月后,有情人终成眷属。新婚之夜,秀秀喜滋滋地说:“都说姜是老的辣,可我们更厉害!”
  
  胡杰得意地说:“那是当然喽!我出的@招不错吧?让我爸故意说丢了借据,试出了你爸的诚意,改变了我爸对你家的看法。”
  
  秀秀不甘示弱:“我这招更高!让我爸还钱时偷偷录音,既显得我爸大气,也试出了你爸的人品。”胡杰点点头说:“别看他们平时善于算计,其实内心都是阳光的。这次他们都有赖钱讹钱的机会,却没有那么做,我真高兴。”
  
  两人相视一笑,相互承诺,以后一定好好孝敬双方二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