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本事打赢我

  老郑家祖孙三代都是火暴脾气,郑大虎的父亲从小教育他“能动手解决就别废话”,他也把这条家训传给了儿子郑小虎。
  
  这天,父亲60大寿,刚好有京剧团在市里演出《智取威虎山》,郑大虎决定请父亲看戏。不想,买票时,售票员却指着他前面的那人,说:“最后一张票他买了,没票了。”
  
  郑大虎正悻悻往回走,老爷子却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脑门上:“你咋这么怂啊,人家让走你就走?”
  
  这一巴掌也拍出了郑大虎的火气,他看对方是个身无四两肉的“四眼仔”,面露凶光地说:“兄弟,我加200块,你的票让给我。”
  
  “不让。”对方莫明其妙一抬头,突然说道,“我们是不是认识?”郑大虎哪吃这一套,一只手已经抓在了票上:“少套近乎,今天你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四眼连忙缩手,票一下断成了两截。四眼气不打一处来:“你怎么不讲理啊。”“我就不讲理,有本事打赢我啊。”郑大虎说完,扬长而去。
  
  要说也是冤家路窄,第二天郑大虎接儿子放学,看到儿子把同学给打了。他才发现同学的父亲正是昨日剧院门口的四眼仔。两人交涉了一番,他才知道这对父子姓杨,他私下叫人家大杨小杨。
  
  大杨见了他,似乎有些畏惧,说:“你儿子打了人,我要求他赔礼道歉。”原本自己儿子占了便宜,嘴上认个错有何难,但经过上次,郑大虎认准对方好欺负,他又拍出200块来:“这钱就算医药费了,道歉我看就算了吧。”大杨据理力争地说:“现在校园暴力泛滥,就是你这样的家长纵容的。”
  
  郑大虎眼尖地看到儿子的校服也被撕掉了一块,辩解道:“说校园暴力也太严重了,你看你儿子也撕坏了我儿子的衣服,就是小朋友切磋,你家孩子技不如人,回去练练吧。”
  
  对方无奈地说道:“你怎么还是这么不讲理啊?”大虎笑着说:“还是那句话,有本事打赢我啊。”
  
  回家路上,郑小虎崇拜地看着他,说:“爸,你太棒了。”
  
  郑大虎原本以为这事过去了,哪想儿子却被小杨打了。
  
  郑大虎哪受得了这个气,第二天就带着儿子堵在了杨家父子面前:“现在你儿子打人了,这次怎么说?”没想到,大杨掏出200块,说:“这钱就算医药费了,道歉我看就算了吧。”拿郑大虎的话堵他的嘴,这次轮到他无语了:“你怎么也不讲理啊?”对方冷笑道:“有本事打赢我啊。”说完,也扬长而去。
  
  郑大虎带着儿子想走,儿子却一脸鄙视地说:“老爸,太丢脸了。”一句话又点燃了郑大虎的火气,他吼道:“你要是不道歉,这事就没完。”
  
  大杨说:“这是小朋友公平切磋,你家孩子技不如人,还是回去练练吧。”又是拿说过的话堵他,郑大虎气得不行:“你儿子才挨揍,没几天就打回来了,这一定有诈。”
  
  大杨不以为意地说:“那现在他俩再打一场,敢吗?”原本以为捞到一个翻本的机会,儿子却连连往回退。郑大虎十分诧异,他嘴上却不服气,一巴掌拍到儿子后脑勺上:“你小子咋这么怂,小孩先不说,我俩大人比一场,敢吗?”没想到,大杨一口答应了:“好啊。”
  
  郑大虎握紧拳头冲了过去,眼见要命中对方脑袋,大杨居然手掌轻轻一抚,来了个过肩摔。
  
  “大虎子啊,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啥长进,我可不比当年了。”
  
  郑大虎一愣,大虎子可是他念小学时的外号,他怎么知道?他这才重新打量了对方,说:“你是……”大杨回道:“可不就是小学老被你欺负的小羊羔吗?自打被你欺负后,我就报了武术班,儿子一记事,我也给他报了武术班。”
  
  小杨解释道:“第一次我被打,不是打不过,是因为老爸教育我,不可跟人好勇斗狠。但是无论如何,校园暴力都是不好的。”
  
  自己还不如一个孩子,郑大虎又羞又恼,这才想起来,校园暴力对谁都没好处,大杨被他逼走了,他也成为别人害怕又讨厌的家伙。现在儿子又变成了另一个自己。从这以后,郑家再没有“能动手解决就别废话”的家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