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花与不隐的果

  植物比人更加丰富。当然,并非指人心。人心之叵测,早已将纯净纯洁的植物甩开了一百二十八条街道。我是指单纯的种类与生长气象。
  
  比如隐花。很多植物的花令人欣喜。那些高举着的花,低垂着的花,旁逸着的花,直刺着的花,水晶般的花,纸片般的花,青草般的花,少女般的花,太阳般的花,月亮般的花,溪水般的花,飞漆般的花……凡是植物,皆有其花。凡是花,皆有其美。凡是美,皆有其可爱。然而,有些植物,你相看经年,却从未见其著花。花呢?
  
  隐花。花隐藏在花之中。桐城相府后墙上那一丛薜荔,开的花就是隐花。我从那巷子中怎么说也走了二三十年。薜荔如同一张常绿的脸,一直贴在山墙上。我也曾一次次地想揭开那张脸,看看它古老的表情。毕竟是相府,很多年了,时光一定不会随着那些被拆除的建筑一块消失。时光总留有印迹。薜荔便是。薜荔收留了漫漶的时光——相府里从前的笑、哭,歌和逝去。我还有一次专门进到院里,想看看墙那边的薜荔的脸的侧影。可是奇怪,我找了半天,连墙都没找着。那时正是下午。一切静得让人心虚。过于静的空间,往往便有幽冥之意。我只好回转了。
  
  但薜荔一定不过问这些。它有隐花——细小,却精致完整。
  
  更重要的,有一天,半下午,我经过后墙,猛然被薜荔叶中的青果给击中。薜荔居然也有果实,这便不得不使我回过头来想象它的花朵。于是知道了隐花。同时,我明了了植物隐花却并不隐的果实。
  
  那天看过薜荔果后,我经过六尺巷。恍然觉得这巷子或许就是韬光养晦的隐花,只是人心再韬光养晦,也比不了一株薜荔的L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