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的力量

  谁又能把这世界想个明白呢?世上的很多事是不堪说的。你可以抱怨上帝何以要降诸多苦难给这人间,你也可以为消灭种种苦难而奋斗,并为此享有崇高与骄傲,但只要你再多想一步你就会坠入深深的迷茫了:假如世界上没有了苦难,世界还能够存在吗?要是没有愚钝,机智还有什么光荣呢?要是没了丑陋,漂亮又怎么维系自己的幸运?要是没有了恶劣和卑下,善良与高尚又将如何界定自己又如何成为美德呢?要是没有了残疾,健全会否因其司空见惯而变得腻烦和乏味呢?我常梦想着在人间彻底消灭残疾,但可以相信,那时将由患病者代替疾人去承担同样的苦难。如果能够把疾病也全数消灭,那么这份苦难又将由(比如说)相貌丑陋的人去承担了。就算我们连丑陋,连愚昧和卑鄙和一切我们所不喜欢的事物和行为,也都可以统统消灭,所有的人都一样健康、漂亮、聪慧、高尚,结果会怎样呢?怕是人间的剧目就全要收场了,一个失去差别的世界将是一条死水,是一块没有感觉没有肥力的沙漠。

丑陋的人类

  李四是新崛起的油大师。这天,一位比利时富豪找到李四,请他画一幅特别的人像:最丑陋的人物肖像。
  
  李四很惊讶,他问富豪:“您为什么想要这么一幅画呢?”
  
  富豪说:“我出身贫寒,从小本买卖做起,直到拥有个人资产七十多亿欧元。几十年来,我和各色人等打过交道,我知道地球上最丑陋的动物就是我们人类。可是,每个人丑陋的地方又有不同。我突发奇想,要是艺术家能把人类的最丑陋之点集中到一个人的脸上,那该是多么有趣呀!”
  
  李四为富豪的想法激动不已,思考过后,他提出,自己需要三年时间。富豪同意了。
  
  头一年,李四埋首读书。他专门读人类历史上最有名的恶棍的传记,这些阅读让他大开眼界。
  
  第二年,李四化装成乞丐,云游各国各地,体会世态炎凉。
  
  第三年,李四开始作画,却遇到一个难题:他找不到合适的模特。
  
  李四知道,仅仅找一个模特是不够的,因为他周围还没有一个集人类诸多丑陋于一身的人,于是李四决定找若干个模特。
  
  李四首先想到的是他供职的美术学院的张院长。
  
  张院长艺术水准三流,更无管理才能,他能做到这个国家首屈一指的美院的领头羊,是因为有着自己的看家本领。张院长有一只特殊的鼻子,可以嗅出上峰的好恶,不但准确,而且及时,甚至超前。在艺术大师李四的眼里,这只鼻子是那样奇特:它的软骨、它的两翼、它的鼻尖,都是那样神秘。张院长就是靠着这只鼻子,步步为营,拱倒了三位前任。那是怎样的三位啊!那都是德艺双馨、精于管理的美术大师啊!
  
  李四向张院长说明来意,张院长神色慌张,马上拉开抽屉,低头翻找着什么。他找到一个特大号的口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戴上,然后示意李四赶快离开。
  
  李四天真地问:“您还没说让不让我画鼻子呢!”
  
  张院长咆哮道:“不让!你给我滚!”
  
  李四摇着头走了。自此以后,李四发现,张院长再也没有摘下口罩。
  
  李四瞄准的第二个对象是院基建办公室刘主任。
  
  刘主任长有一张特殊的下巴,自打他当上院基建办公室主任以后,下巴就开始迅速膨胀。同等设计、同等施工质量、同样建筑面积的办公大楼,香山大学用了7000万,美院用了9800万。市里专门派了审计人员,但是刘主任陪着审计人员大吃大喝七天以后,这帮人便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发现。李四凭着艺术家的直觉,看出刘主任下巴里有文章:去年他大儿子到美国开公司,前年小女儿到英国念大学,需要多少钱啊!刘主任的下巴应该瘦下来才是,怎么反而更肥了?
  
  李四向刘主任说明来意,刘主任没有说话,而是迅速抬起右手,捂住他那硕大的下巴,然后低头沉思,一言不发,样子酷似罗丹的雕塑“思想者”。
  
  李四失望地告辞了。
  
  从那天开始,李四再也没有看到刘主任把右手从他的下巴上拿下来。
  
  李四相中的第三位对象是他的邻居,国画系冯主任。
  
  冯主任长有一对撼动女人心魄的眼睛,这当然不是什么缺点。问题是冯主任凭着这一对魔眼,几年间拆散了十八对夫妻,还使一个失去母亲的女孩子自杀身亡。
  
  您说,冯主任这一对眼睛能不被选中吗?
  
  李四向冯主任说明来意,冯主任转身就跑。李四不想失去这个模特,跟在后面紧追不舍。李四跟着冯主任跑进一家百货商店,他看见冯主任正在眼镜柜台交款。
  
  冯主任戴上一副大大的墨镜。李四知道,第三个模特又没有了。
  
  李四选中的第四个对象是自己的妻子刘虹。
  
  刘虹曾经是自己的研究生,她艺术天分很高,加上温柔婉约,很快便征服了单身汉李四的心。令李四大惑不解的是,刘虹在结婚以后性情大变,对艺术的兴趣越来越低,开始对周围同事的隐私感兴趣。她的耳朵出奇地好,可以听出每一对夫妻的矛盾,听出每一位同事的苦闷。当然,她也没少传播这些“第一手”资料。
  
  李四觉得刘虹的耳朵很值得描绘一番。
  
  刘虹曾经多次给李四当过模特,但是这一次她拒绝了,因为李四说明了缘由。
  
  刘虹当晚用毛线给自己打了一对耳套。
  
  从这天起,刘虹无论白天晚上,再也没有摘下耳套。
  
  李四本来至少还要找四十几位模特,然而,他找到了又能怎么样?艺术家坦诚的个性不允许他说谎,可是说了实话以后,人家会同意让他画吗?
  
  不会。这四个人就是先例。
  
  与富豪约定的交画日期马上就要到了,李四连一笔也没有画成。他遇到了自己艺术人生里最大的难题。
  
  不过,大师就是大师。李四用三天三夜,终于完成了这幅杰作:在人类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画家,在一幅人物肖像里,将人类的丑陋与低俗描绘得如此栩栩如生。
  
  富豪看着这幅肖像,激动地与李四紧紧拥抱在一起,连说“这正是我想要的”。
  
  富豪向李四支付了一千万欧元。
  
  《丑陋的人类》肖像轰动了比利时,轰动了欧洲,轰动了世界……几年以后富豪去世,根据他的遗嘱,《丑陋的人类》捐赠给了比利时国家艺术馆。
  
  去年我到欧洲访问,有幸瞻仰了这幅世界级艺术杰作:
  
  一个人头,戴着墨镜、耳套、口罩,右手捂着下巴,做低头沉思状。画的下方,写着一句话:“人类最丑陋之处,集中体现在他们绞尽脑汁地掩饰自己的丑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