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成:少年成长记

  慢慢地靠近梦想
  
  成为演员,并不是张新成自幼就拥有的梦想。相反,与之相比,他更希望能在名字前加上“歌手”这个前缀。
  
  为此,高三那年,张新成还特意写了一首流行歌曲。很可惜,当他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个音符时,梦想也戛然而止了。那一年,他向往的大学里,并没有开设作曲专业,张新成只能“曲线救国”般在高考志愿书上填写了“音乐剧表演”这几个字。虽然它并不是张新成心里的首选专业,但好歹也还是跟音乐沾边。那自然,张新成没有自暴自弃的理由。顺利被录取后,张新成便开始认真学习,他时刻都在为了登台表演而做准备。
  
  难得的机会悄然而至,是在大二那年。一场名为《拜访森林》的音乐剧,缺少一个能承担大量唱词的男主角。毋庸置疑,高考成绩560分,文化、专业双第一的张新成便担当了这个重任。他站在舞台上,从容自信,大家都忍不住称赞张新成“有天赋”。
  
  面对种种赞誉,张新成却把一切归结于努力。他说,“从小自己就是要把一件事做到最好的人”。言下之意,他是一个对自我要求非常高的人。他的音乐修养和功底从不令人担心,因为日复一日,张新成一直是以“苦行僧”的姿态来打磨自己。哪怕后来,在拍了几部大热电视剧之后,张新成出名了,他依然保持着这份劲头。
  
  大四上学期,拍完《你好,旧时光》返校的张新成错过了毕业大戏《为你疯狂》的选角,他却没有因此就展现“偶像包袱”,非要担任主角。甚至,张新成也没有行使“偶像特权”,硬是让班导为自己重新安排个角色。张新成主动提议:“我就去做工作人员吧,大家排练时,我在台下放音效就好。”他认真地坚守着岗位,有些连外教都听不懂的发音,张新成就反复地去听,一帧一帧地录音、复盘。他把一件小事做到“滴水不漏”,大家看在眼里,更记在心里。于是在剧组人员变动时,张新成便被老师们首先推荐,填补了萨姆一角的空缺。
  
  而提及他为什么能做到如此沉稳、不浮躁,张新成笑了笑,回答道:“毕竟,我已不是少年。”他从不把自己定义为“鲜肉”,更不想成为流量型演员。张新成只希望能在镜头前,“细水长流”。他愿意慢慢地等机会、慢慢地掌控角色、慢慢地……靠近梦想。
  
  不介意暂且丢了“自我”
  
  有人说:“演戏中不断加入思考是中戏特有的培养方式。”然而,很多事情仅是空想却不做,那铁定是不会成功的。在接拍振华三部曲《你好,旧时光》之前,张新成就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首先他在台词上下了苦功夫,会反复地说,反复地记。其次,他不断地练习微笑的表情。
  
  毕竟,张新成与“林杨”(《你好,旧时光》男主角)并不是十分相像。张新成性格较为内向,没有那么阳光,也不太爱说话。包括“林杨”的招牌式笑容,张新成的脸上也很难显现。那怎么办呢?那就只能对着镜子反复练习!
  
  但很快,张新成就推翻了自己的这一套系统化训练。他说:“我应该努力地让自己去贴合角色,而不是机械地练习,这样才能让表演更富生命力。”在张新成看来,人有多面性,每当饰演一个角色时就应该找到与之相匹配或是相似的那一面并且将它放大。唯有这样去面对镜头,才能让剧本中虚假存在着的人物开始变得有血有肉。
  
  少年的顿悟,是实践出真知,也所幸没有来得太晚。而在及时找到对的方向之后,张新成再面对“林杨”时,简直游刃有余。
  
  电视剧中,有一幕是“林杨”深情地对女主角说“如果说真的是命运让我把厄运带给了你,那我更要一直跟着你,直到我把命运从你那夺走的幸福全部还给你为止”这段话。若是换作之前,腼腆的张新成一定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情感。但自从他更贴近“林杨”,逐渐开始放大自身的乐观与外向之后,张新成便懂——他应该带有一些青涩,再带一些温柔,还要冲动中饱含担当地面对眼前的女孩。他的眼神可以坚定、可以纯真,还可以带着某份迫切,但绝对不能油腻地望向少女的脸庞。而他也不仅仅是明白了该如何表现出少年感,这个曾说不再是少年的大男孩,在那一刻,真正做到了——又一次,成为我们心中“初恋的样子”。
  
  张新成说:“角色得到认可更为重要!”当然,于演员而言,饰演好角色确实是比“做自己”更为重要的事情。所以,张新成并不介意将原本封印的稚嫩再次解放。为了“林杨”,他可以暂且放弃骨子里的那份沉稳,可以暂且释放出明媚因子。后来,张新成还为了“元仲辛”(《大宋少年志》男主角)解锁了“雅痞”气质,为了“吴泽文”(《最强男神》男主角)解放出了“孤僻”的阴郁……每一次,每面对一个角色,张新成就打破一个自我的堡垒。他会为了去贴近角色而暂且压抑真实的自我,张新成并不觉得亏。
  
  他说:“我因为角色逐渐喜欢上了笑,喜欢上了溜冰,这些都是成长,也是收获。”是呀,不忘记本我是什么样子就足够了,更多时候,我们都应该发掘自身的其他可能性。
  
  那就慢下来吧
  
  如果说做什么事情,能让张新成不断地捡起“本我”,那必然是旅行。对张新成而言,旅行,是一个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一个人的旅行,更能让他的心静下来。他是一个不喜欢快节奏生活的人,还有一点“老派”。
  
  张新成说:“我一听到爵士乐就能想到那个时代的人,那个时代的场景。我特别喜欢那个没有微信、手机的时代,一切都很慢,一切都显得那么惬意。”在张新成看来,生活就应该慢一点,就应该回到一种无欲无求的原始状态。
  
  乌镇水乡的拱形石桥,他去看一看,心如止水,神清气爽。心无杂念,自在逍遥。张新成在看过的风景中,完全放空自己。然后,他又逐渐地看清自己的渴望,再次坚定。
  
  他望着窗外的曲径,笑了笑:“你怎么走,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有你自己的努力,还有一定的缘分和机缘巧合在里面。所以我觉得活在当下,别后悔,或者说别过于想要得到什么东西,欲望不要太强。”想来,他一直保持着清晰的认知,希望自己的人生之路就如这旅途一样,随心而至,不必强求。
  
  既然如此,少年就慢慢走吧。在自己认为对的那条路上,张新成也只想慢慢地走。
  
  他不是没有远大的抱负,只是敢于花时间去等待好的作品,去沉淀自己的演技!张新成对表演怀揣着敬畏之心,她想厚积薄发、沉住气地去实现一个非常棒的梦想。那是怎样一个梦想呢?是像当年,张新成想成为歌手一样,哪怕绕点远路才能碰触的梦想——
  
  张新成说:“我想成为一个伟大的演员,能留下足够深刻的作品。我还年轻,慢慢尝试吧!”

妈妈,我报的真是正经专业

  每年高考分数线一公布,接下来就是填报志愿和选择专业的重要时刻。玩了半个月的同学们又得收收心,回到书桌前为自己的人生做选择。可如今大学里专业种类繁多,名称也是花里胡哨,有些怎么看都像是闹着玩似的。
  
  试想一下,如果哪天在线发牌的澳门荷官告诉你,他也有本科学历,你信吗?
  
  难道大学也会设立教人博彩的全日制本科专业?
  
  还真有,而且是全球400强、亚洲50强的澳门大学。澳门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下设“款客服务及博彩管理专业”,毕业后学生可取得学士学位。
  
  别惊讶,类似的专业并不罕见,比如北京师范大学就曾设立过彩票专业。至于是不是专供学生研究双色球、大乐透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人家曾经颁发的可是正儿八经的硕士学位。
  
  如果你觉得博彩专业和彩票专业都属于基本操作,那么山东大学的易学专业或许可以让你耳目一新。
  
  该专业是易学界公认的名牌专业,业内人士皆以有此学历为荣。
  
  如果你对“玄学”没什么兴趣,那么可以了解一下一些简单粗暴的硬核专业。比如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的导弹维修专业。在N吧、微博里,常见网友称自己从事与导弹清洗、回收核弹头相关的行业。只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有高学历。
  
  如果这些专业都入不了你的法眼,你只想做一个吃喝玩乐的快乐“社畜”,或许下面这些大学的专业可以满足你。
  
  比如,趁夏天还没过去,赶紧填报湖北潜江的江汉艺术职业学院,还能赶上一大波新鲜的小龙虾。这所院校于2017年设立了“小龙虾学院”。对,你没看错,就是麻辣小龙虾、蒜蓉小龙虾、十三香小龙虾的那个小龙虾。
  
  如果吃腻了小龙虾,可以去浙江大学或者西南大学的茶学专业,喝点茶解解腻。
  
  这些专业虽然听起来稀奇古怪,但也算容易理解。可有些专业,就会让人觉得是活在段子里。比如,在小说《草样年华》里,作者孙睿为大家描述了这么一种专业——无脊椎动物语言学。
  
  另外,弱弱地问一句,如果说爬树也是高等学校设立的专业,你们信吗?有报道称湖北一所高校设立了爬树专业,拿证后可日入5000元人民币。
  
  实际上,这些看似闹着玩的专业,可不是闹着玩那么简单。比如,有多所高等院校设立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
  
  这个专业学的并不只是补刀、推塔、抢人头,而是竞技运筹学、电竞心理学、竞技战队战术设计与优化、电子竞技节目管理与运营等专业知识。
  
  是不是只看课程,便吓退了不少想玩游戏的学生?我们再来看看传说中的高尔夫管理专业。这个专业其实属于热门专业,国内不少院校均设立了这个专业,比如深圳大学、天津商业大学、海南师范大学等。
  
  同样的,从字面上看,大家是不是脑海里会立刻浮现出阳光、草坪,还有淡雅的纯白色高尔夫球裙?可问题是这个专业并不是每天玩高尔夫球这么简单,同样得学管理学原理、旅游学概论、管理经济学和人力资源开发管理等课程。
  
  还有同样让人产生误解和羡慕的烟草专业与葡萄酒专业。让我们看看这些专业的学生学什么吧:烟草化学、烟草机械学、烟草病理、食品工程原理、普通微生物学、食品营养与卫生学……
  
  听名字就让人头大,更重要的是,烟草专业与葡萄酒专业属于化工类学科,有一定的危险性,做实验时一个疏忽,便有可能酿成大祸。
  
  话说回来,高等院校设立相关专业自有它们的考量。那些看似闹着玩的专业,在就业时就不会闹着玩了。
  
  比如,自2011年起青岛农业大学设立的马科专业,该专业学生学的是马匹育种、护理、驯马、马术等课程。该专业的就业情况则更让人羡慕,据说第一届本科生入学时便被各大俱乐部和马场所关注,相关薪酬也极为诱人。
  
  鲜为人知的小语种专业更为吃香。譬如上海外国语大学的瑞典语专业。因为每4年才招收一届学生,连学长学姐都没有,所以被网友们称为“孤独专业”。可如今在上海的北欧企业越来越多,相关人才缺口巨大。这个孤独专业的毕业生,反倒比其他热门专业的毕业生拥有更多的就业机会。
  
  实际上,从学校的角度来看,设立品类繁多的专业非常有必要,甚至有些专业可视作学校文化精神的体现。
  
  就拿被网友们奉为“史上最孤独专业”的北京大学古生物专业来说,并不是这个专业招不到学生,而是这个专业实在太高冷。
  
  这个专业隶属于北大的元培学院,该学院原副院长卢晓东曾说:“这是全国唯一一个只有一名学生的专业,差不多是每个年级一个人。”就读这个专业的学生,都是出于强烈的个人兴趣,因此,虽然专业人少,“但每个人都像宝石一样珍贵”。
  
  这个专业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北大精神的体现:只要有条件,就给予学生更多专业的选择;只要有能力,就为中国开辟或延续一个专业领域。
  
  从长远角度来看,专业多样性的丰富是一件好事。这说明大家的兴趣与爱好得到了社会的尊重,人生的规划与选择增多,这也算是学校和社会包容性提高的一个表现。

评价其他专业时不可带有歧视情绪

  文人相轻几千年都一样,广东人说:“人家老婆靓,自己文章好。”为什么文人会相轻呢?根本不是文人特别地较劲,特别自恋,特别私利,而是文化的特点造成的。像工艺品,像一件衣服,像一个炒菜的锅,这些都是有实际要求的,是要经受市场考验,是要通过消费者认可的。如果一个炒菜的菜锅,菜熟了后舀不起来,用锅铲拼命舀也不行,那就不是炒菜锅了,而是深坑锅了。文人不同,各花有主,各有所爱,你说你的好,他说他的好,又不能吃,又不能穿,要有较统一的评价标准十分困难。所以,这是形成“文人相轻”的一个原因。
  
  文人有时难免相轻,做事却要求你有大结构,要有各方知识的融合,要有不同的学科的集结,才能形成大势,形成力量,形成一种大气的格局。任何一种相轻,在一个大企业、大机构里,都可能是种极为愚昧、极为粗暴、极为狭隘的认识。笔者曾在几个单位当出版方面的负责人,有一件事深深刺痛了笔者,这就是我们的媒体、舆论界,当记者、编辑的人一般是以三个专业构成为主的,这就是“文、史、哲”,后来加上经济学专业。笔者看到他们常常对一些企业的污染、一些假冒伪劣食物的危害、一些教育中的错误、一些审美中的虚伪等无动于衷,十分漠然,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说“不懂”。不懂就必然不懂去策划选题,不懂就必然对“自来稿件”不敢定计划,不懂就势必说外行话。这一来,把社会上的一些明智人士与笔者弄得十分难受,日子十分煎熬。于是,笔者在自己的管理范围内,大胆招收心理学专业、社会学专业、教育学专业、人类学专业的人进入编辑队伍。工作中很快有了回报,专业狭隘、机构单一的做法得到完善和修正。笔者后来当一个行政公务小头目时,也强调有些处室必须按分工招收相关专业的人,留意不同专业的人,不能光招文史哲专业的。这一些做法,改变了我们的知识面,改变了我们的认知水平,使我们行政人员也有一种通识能力,不会瞎碰、瞎干、乱说、乱干。
  
  不少求职者、任职者很热爱自己的专业,有的甚至是学而有成的俊杰,但他们年轻,阅历浅,常常很看重自己的专业,敬重本专业的学者、专家、教授,对其他专业带有一种不屑、一种肤浅的认识,甚至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排斥。例如,学西医的人排斥中医;休闲装设计师排斥西装、中山装;电影人讥讽话剧,话剧演员瞧不起“二人转”,“二人转”演员瞧不起歌舞团,他们说,我俩做的事,别人要一支队伍才行。这类事,说也说不完,经常发生,在家里、在小区、在单位屡屡发生。笔者年轻时也曾犯此类偏见、毛病,后来看人看事多了,想事多了,才转了过来。
  
  不少求职者,往往夸大自己专业的地位,夸大本专业的作用、影响力等,这都可以原谅、理解。但绝不可在求职中、工作中,贬低别的专业,讥讽别的专业,这会给人留下一种极不严谨的印象,很不利于顺利求职。这种事时有发生,切望不可乱说。在职场上创业的人,更要知道不要有专业歧视、职业歧视、学术歧视,说得严重点,这可称作“小人之见”。
  
  广东珠三角有的大饭店、大酒楼,中厨看不起西厨,西厨也看不起中厨,不时会斗气,这很不理智,结果饭后糕点、点心变成小媳妇,中厨力量一边倒,生意便受影响。因为酒席中,现在不少知识女性,年轻的和中年的女士喜欢西点、糕点,喜欢咖啡,这是十分好的生意,你一斗,西厨只好全部抗议,斗争不止。有些地区,西医看不起中医,搞得中医十分不理解,西医的繁荣是以百年来计算,中医是以千年砑扑愕模趺葱⊙床黄鸫笱空庵窒嗷サ牟焕斫猓植焕诳沙中⒄梗植焕诠У钠占埃植焕诠タ四压匦枰耐哦优浜稀
  
  通识教育十分重要,想当年不少师范院校就是持这种办学理念的,后来不知道怎么个教改,越改越尖端,越改越不像师范生了,倒越来越像科研部门了。结果是优势变劣势,自找苦吃。有一段时间不少领导都喜欢找师范生当秘书,找教师当秘书,笔者不时问一些领导为什么?领导悄悄一笑:“这些人好用,万金油,什么都懂一点。”现在不是了,现在是另外一种选择了。
  
  我们要善于用人所长,善于挖掘别人的能力,善于打团体战,善于合作,不要斤斤计较,不要小家子气,不要瞧不起别人的专业。这一点,要向宋江学习,要向孔子大师学习。

古代皇帝也流行转专业

  对人生多余的专业,真没必要转
  
  古代众多凡夫俗子们的梦想是当皇帝,那皇帝的梦想是什么?梁武帝萧衍的答案是:被佛学院录取,然后出家当和尚。为了实现这个梦,萧衍先后四次擅离职守,最后干脆转了专业,跑到同泰寺把身子舍给了寺庙,再也不管江山百姓这些“俗”事。
  
  可“国不可一日无君”,谁来行使皇帝的职权呢?满朝文武只能大会小会连着开,紧急磋商无数次,最后出了个解决方案——把皇帝赎回来。大臣们从国库提出巨款,赶往同泰寺洽商“赎回”事宜。长老们见状都积极主动地配合,萧衍被收购了回来。
  
  即使这样,萧衍也没放弃自己的专业梦,他想,既然无法全身心地转专业,那就跨界吧。《大般涅经》里说的“戒杀生”,恰好与中国儒家“仁心仁闻”的观点相契合,萧衍想,人杀生就为了吃肉。管杀生要从根本抓起,不准吃肉,看你杀生还有什么用。
  
  于是身为皇帝的他亲自撰写了《断酒肉文》,并聚集了僧尼1448人举行法会。他在法会上强调:作为佛教信徒应该不喝酒,不吃肉,全面实行三餐素食,才是真正的尊佛敬佛。他还以身作则发毒誓,若做不到,“愿一切有大力鬼神,先当苦治萧衍身,然后将付地狱阎罗王与种种苦,乃至众生皆成佛尽,弟子萧衍犹在阿鼻地狱中”。
  
  皇帝萧衍的金口一开,御笔一挥,谁敢不从?自此以后,不吃肉只吃素就成为中国佛教的特色。
  
  萧衍曾问过达摩祖师,自己吃斋礼佛、建寺斋僧等行为有何功德。达摩祖师的回答是:“并无功德。”
  
  太清三年,萧衍饿死于台城皇宫净居殿,享年八十六岁。他一心匍匐于佛学,看似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实际对自己的人生并无功过,还有多余,甚至连人生结局,都有些令人唏嘘——别人修佛,圆满了人生,而身为九五之尊的他,最后竟然是饿死的。
  
  转专业未必转出一片金光灿烂
  
  宋徽宗赵佶原本并不是皇位继承人,只是安心搞艺术创作的一名皇子。放到现在,他若不是就读于中央美院艺术类专业,就是清华大学风景园林这类专业,是绝对的天之骄子。
  
  但是皇位继承人宋哲宗英年早逝,又膝下无子。太后在众皇子中挑来挑去,最终决定,让宋哲宗的弟弟赵佶继承皇位成为宋徽宗。这就是父母做主,重新规划你的职业方向。用当时的主流眼光来看,前景一片金光灿烂。
  
  然而,并不是长辈替你选的路,就一定是正确的路,因为从小不是皇位继承者,所以也没被按照帝王候选人的标准来培养。从此,宋徽宗就成了中国历史上最不专业的皇帝。
  
  公元1117年,他出版了《大观茶论》,稳居年度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光写书还不够,宋徽宗还把文艺界茶话会的亲密场景画了下来,也就是著名的《文会图》。
  
  宋徽宗还有一个很文艺的喜好——花石纲,专门运送奇花异石以满足他的喜好。有个做花石纲的人叫朱遥畹盟位兆诘南舶谑蔷痛蜃盼实劢罨ㄊ俚钠旌牛薅癫蛔鳌
  
  只要听说谁家的石块或花木比较别致,就带着一群差官浩浩荡荡地闯进去,拿黄封条往上一贴就成了“贡品”,如有半点损坏,“大不敬”的帽子一扣,这家人就得被罚款坐牢万劫不复。不少百姓被他敲诈打压,倾家荡产。
  
  因为不堪花石纲之扰,雇工方腊打着诛杀朱业钠旌牌鸨旆矗哟顺恍荨⒚裨顾钠穑彼谓ソプ呷刖场
  
  1126年,北宋在朝政败坏、国力和军力不振的情况下,被强大的金兵攻克首都汴京及中原一带的领土。又过了一年,金兵攻陷东京,宋徽宗和他儿子宋钦宗被金人掠到北方,北宋就此灭亡,这就是“靖康之耻”。
  
  在《窃愤录》(辛弃疾著)和《永乐大典》残卷里,详尽地描写了宋徽宗一行人迁往均州一路上所遭的罪,“鬼火纵横,终无止宿处,皆坐于地,至天晓又行”,“血流趾间,苦楚不能行步”。
  
  到均州时,宋徽宗已经病得很重,喉咙全都溃烂,不能进食。又熬了接近一年,有一日,宋钦宗去看他爹,只见他坐在土坑里已经僵死。
  
  明明可以做一个杰出的书画家,宋徽宗却因转了专业,成了一个误国误民的皇帝,最后就连死也不得如愿安生。从这个故事来看,别人眼里那些前途璀璨的专业,不一定就是成就人生的好专业,如果滥用专业能力,还可能因此成为你的人生污点。
  
  你的斜杠跨界需有价值
  
  历史课本里,这样谈到明朝宰相制度废除后的状态:“万历皇帝二十四年不上朝,从宪宗到熹宗,前后竟有一百六十余年没有召见大臣”。那么,明朝这些旷工的皇帝,都在做什么?
  
  选错“皇帝”专业,似乎是明朝皇家的家族遗传。而知错就改,也是家族传统,一旦意识到自己不适合做“皇帝”,立刻就跨专业学习,甚至还就业去了。
  
  比如明武宗朱厚照选择了体育专业,在竞技格斗场上大获全胜;明世宗朱厚卸曰嗟背彰裕炝氛莆“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等合成、分解以及氧化还原反应;明熹宗朱由校的志向是建筑学、木材科学与技术工程专业,当时俗称木匠。
  
  那么,明熹宗跨专业去研习的木工水平如何呢?天启年太监刘若愚在《酌中记》里写道,朱由校曾经在铜桶和木桶内凿孔,内设机璜,往里面灌水,打开机关,竟然能够像喷泉瀑布一样喷洒淋漓,美妙得很!
  
  朱由校经常在木工房子里废寝忘食,一待就是好几天。他想休息,又嫌把自己的龙榻搬过来很麻烦,于是亲自设计了一张木制的折叠床,轻巧方便还易于搬运收藏;他还经常灵感扑飞,起手便设计搭建出一个袖珍版的亭台楼阁,里面花草树木,亭台水榭,往来人仆,飞鸟走兽均栩栩如生。
  
  据说,朱由校每一件作品出来后,都会让亲信带出宫外,在最高档的拍卖行与同行一争高下,结果屡次力挫群雄。他的大部分作品都被竞拍出上万两白银的高价,渐渐地,有不少藏家就直接冲着他的作品来。
  
  不过朱由校在一次木船浮力验中,不幸失足溺水染病而亡。尽管他只活了23岁,但他的创新意识对明清家具的设计和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还亲自重修了曾被烧毁的皇极殿(清顺治二年改名太和殿,俗称“金銮殿”)、中极殿和建极殿,对后世来说其历史和文物价值珍贵异常。
  
  当了七年的皇帝,朱由校可以说一天“皇帝专职工作”都没干过。从做皇帝期间的业绩来看,他和梁武帝、宋徽宗一样是失败的。但和他们不一样的是,跨界建筑专业的他,证明了自己的天赋和才华,也在当时那个没有机会自由选择人生的时代里,证明了自己的清醒和价值。
  
  今天,幸运如你我,有了更多掌握自己命运的机会,面对自己的专业路,不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才有意义。专业可以转,也可以斜杠跨界,但请一定要让这种转变最终能实现你的人生价值。

专业和业余的区别

  请问,一个专业的人和一个业余的人,最核心的区别在哪里?不只是水平高低,还有做事的方法。
  
  业余的人看到某个问题,往往是凭着本能、直觉去解决,是在这个问题本身上使劲儿。
  
  而专业的人呢,他因为对系统很了解,知道最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法,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所以他会去尝试改变这个系统中元素和元素之间的互动关系。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一只大狗熊看见门关了,它只会去撞门,因为这是最显而易见的解决方式;但是一个人看见门关了,他会去找钥匙。
  
  一个业余的跑步者,跑不快,他会拼命跑。一个专业的运动员,要提升速度,他会就身体不同部位做针对性训练。
  
  所以有一句话说得好:“如果你的钥匙丢了,那么基本可以肯定,它不在锁的旁边。”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业余的人看见孤立的事件,而专业的人看见事件背后的系统。
  
  信任的小挂钩
  
  我们公司的卫生间里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今日已消毒”,下面是当天的日期,比如2019年5月10日。
  
  很明显,这是为了管理清洁工人,让他每天都要尽责打扫。估计你在很多卫生间也看到过类似的牌子。
  
  有一天,我就问我们做行政的同事为啥要挂它。
  
  每天,清洁工人只需要擦掉日期上的最后一个数字,比如明天只需要把5月10日改成5月11日就行了啊,他照涌梢酝道敛桓苫睢
  
  同事说,这就是人性啊。他毕竟每天都得来改一个数字,如果没有这个小小的约束,他就真有可能偷懒了。
  
  而有了这个小约束呢,大概率上,我们就得相信,他会尽到自己的责任。
  
  就像你在一份保证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不仅有法律的效力,而且这个签名本身就有约束力。
  
  约束一个人,其实往往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挂钩,其他的交给信任就好了。

专业来自耐心

  我上了很多和生活有关的课程,也遇到许多有趣的人。
  
  比如说葡萄酒课吧,就有人和我一样,喝久了,就想对自己的饮料多了解一点。
  
  烹饪课上的有位同班大姐已经很会做菜,学了并不是想开餐馆,而是想要在买菜时多一些“懂的乐趣”。果然,买了半辈子鱼,她发现了新的乐趣,懂得了更专业的挑鱼法。
  
  有些事,还是真的得“专业”才明白的。
  
  学了之后,会发现梦想只是痴心妄想。比如,我曾梦想要买葡萄酒庄,上了课后,才发现,我的天哪,一桶在不锈钢桶里发酵的红酒,里面的存量可能有8000升,过程中非做不可的各种搅拌动作,也不是现代化机械可以全部代劳的,不说这个,光摘葡萄选葡萄就可以让我的手断掉……
  
  任何的事情要做成功,原来都急不得,省不得,都是一步一步来。上料理课时,我也从老师的示范中明白,原来许多菜之所以好吃,每一项步骤都省不得。有的菜,要弄三天才好吃,前头的处理过程,是后来烹煮成功的关键。如果过程处理草率,上好的材质也会变成一锅猪食。
  
  走捷径,味道总是没有一步一步来得好。
  
  专业来自耐心,来自有耐心培养乐趣,有耐心累积经验,有耐心分析问题,有耐心检讨过失。
  
  有耐心的人,对人友善,对自己温和,一步一步往前走。就算还没达到目的,生活也是享受。

北大古生物学唯一毕业生:其实我没那么孤独

  作为北大古生物学专业2016年唯一的本科毕业生,安永睿没想到,临近毕业,因为一张照片,自己突然成了网络红人。
  
  两年前,安永睿的师姐薛逸凡将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北大2010级古生物专业合影”发到网络上,让这个“一个人的专业”为公众所了解。
  
  北大古生物学专业,下设在北大元培学院,8年时间,6代单传,一个专业一个人。
  
  “其实没有那么孤独,我的课程都是和地空(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或者生科(生命科学学院)的同学一起上的,学校没有为古生物学专业特意开课,也不存在老师对学生一对一VIP教学的情况。”安永睿想要纠正“一个人的专业”给人的冷僻感。
  
  薛逸凡则觉得“一个人的毕业照”走红,对古生物学专业的毕业生来说是一件好事,“会有更多的人知道这个专业,是一种普及。它本身就小众,需要一个被认识的过程。”
  
  像一场侦探行动
  
  对于古生物学专业,很多人将其与考古学专业混为一谈。其实,按照薛逸凡的说法,古生物学是“研究化石,不是研究文物或者墓穴的,虽然与古人类和考古领域有所交集”。
  
  “化石给我一种珍贵的感觉,它是稀有且不可复制的。”在安永睿看来,研究化石,是一场关于久远时空中变化的探索,“从稀少的资料中发掘历史就像是一场侦探行动。”
  
  从贵州省贵阳市考入北大的九零后学生安永睿,书生气十足,看起来并不像经常探险旅行的“背包客”。不过他喜欢峡谷风光,从上初中起就开始走访贵阳市周边,附近的大小河流他如数家珍,还绘制了地形地貌图。
  
  高考后,他以670分的成绩考入北大元培学院。学院里的学生可以从不同院系的课程中选取不同的课程,组成自己的培养计划,可在本科4年内的任何一个学年递交专业申请,确定自己的专业。这时候,除了自由选择其他院系的专业,还可以选择元培学院仅有的几个专业——古生物学、政治学、经济学与哲学、外国语言与外国历史。在近8年的时间里,共有6人选择古生物学专业。
  
  自己喜欢的专业,人少又怎么了
  
  回忆起专业的选择,“兴趣”与“热爱”是安永睿和薛逸凡提到最多的词语。
  
  虽然一直对自然、地理、生物学感兴趣,但直到大三,安永睿才做了这个决定。他还咨询过师姐薛逸凡,学姐表示十分支持。最终,只有他一人选择了古生物学专业,他决定系统地对古生物进行研究。他身边的同学多数选择了数学、计算机专业。
  
  而薛逸凡就是冲着古生物学专业才报考了北大元培学院。在高二时她就确定自己要读古生物学,填报专业时,家里人并不特别支持,觉得这个专业太冷僻。但在她的坚持下,家人尊重了她的决定。
  
  “古生物学专业的课表把我很感兴趣的几门生物课和地质课放了进去,是我的兴趣集合。”薛逸凡说,“既然是自己喜欢的,学的人少又怎么了?”
  
  安永睿说,他喜欢原汁原味、有生态感的事物。雾灵山、东灵山、海坨山、小五台、东猴顶……大学4年,他和朋友一起攀登了很多山,看山势的走向、植被的变化、岩石的形态,大自然所呈现的真实让他痴迷。
  
  古生物学专业对化石的研究,就是挖掘古时最原始、最真实的样子。对于古生物学专业的学生来说,野外探索是最寻常的。暑假,安永睿背着装备去了距贵阳62公里的乌江六广河段,操纵皮划艇顺着河道漂至猴愁峡。“六广河是很传奇的一条河。它有七道峡,有很多美景。王阳明以前写诗赞美过它。”安永睿对此津津乐道。
  
  而安永睿的大师兄张博然仍然记得自己2012年11月到访南极的经历。帽带企鹅、长冠企鹅、巴布亚企鹅、阿德利企鹅……他能像相声里“报菜名”表演一般,一口气列举出企鹅的诸多种类。
  
  这几乎是古生物学专业学生的共同特征——对生态与自然的纯粹热爱,探求原始和未知。
  
  又要花上5年青春了
  
  事实上,在元培学院建立之前,北大是有过古生物学专业的。20世纪90年代初,北大的古生物学专业设在地空学院,1998年专业调整时该专业被取消。2008年,北大元培学院成立之后,按新的培养模式恢复这个专业——学生去生物系修一半课,去地质系修一半课。
  
  其他专业的学生通常按班级上课,见到薛逸凡是生面孔,往往会与她主动隔开一个座位。有时,一百多号人的教室,可能只有她旁边的座位空着。有一天,薛逸凡站在未名湖畔,自我调侃道:“孤独有时也是件很美的事。”而在接受媒w采访时,她说出了心里话:“当时那些自我调侃只是表面上很乐观,其实多少有点苦涩。”直到大二,有一次在她大倒苦水之后,室友回应说:“不要以为只有你是最辛苦、最难过的,我们也很忙。”那一次她开始认真反思,突然明白:你是不是一个人,跟你在大学辛苦不辛苦、承受多少孤独,没有多大关系。
  
  “一个人,一个专业,交际会相对较少,一些人可能会觉得比较闭塞、无聊吧。”安永睿说。空闲无聊时,他会在宿舍唱粤剧、吹笛、吹箫。
  
  大学4年,安永睿几乎年年拿奖学金,“稍有遗憾的是,大学4年没谈过恋爱。”
  
  做科研,是迄今北大古生物学专业6位学生的主要选择。
  
  张博然自北大毕业后,前往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整合生物学博士。薛逸凡毕业后,选择了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读计算生物学硕士,今年,硕士毕业的她即将前往匹兹堡大学医学院,读生物医学信息博士。
  
  安永睿称,他毕业之后,北大古生物学只有一个大一的学生在读了,大二、大三的都没有。所以,再出现“一个人的毕业照”需要等上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