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看不惯是境界太低,痛苦太多是智慧不够

  “看不T”是境界太低
  
  人生在世,难免有看不惯的人和事。庄子说:“物固有所然,物固有所可。无物不然,无物不可。”
  
  万物都有其存在价值和存在根据,没有什么不可以存在,没有什么没有价值。所以世间善恶美丑,从道的观点来看是可以相通为一而存在的。
  
  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角度不同,立场不同,人生的境界也不同,不必随意就对别人的行为、言语看不惯。
  
  庄子说:“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庄子告诉我们,要遵从自己的内心,不为世俗所累。“看不惯”的东西、人和事越多,这个人的境界也就越低,格局也就越小。
  
  从世俗的角度讲,“看不惯”不仅是境界小、情商低的表现,更会为自己树敌无数,招致怨恨。在这方面,曾国藩做得就非常到位。
  
  曾国藩升为二品官员后,可以乘八人抬的绿呢轿,但他一向节俭低调,就决定依然乘坐四人抬的蓝呢轿。按照例制,蓝呢轿见到绿呢轿必须让路,否则,抬绿呢轿的人就可以揪住坐蓝呢轿的人一通暴打。
  
  那次,曾国藩乘着蓝呢轿出门,轿子走到一条窄路上,后面来了个绿呢轿。这种情况下,蓝呢轿可以不让路。但曾国藩还是命人靠边走,即使如此,绿呢轿依然不能通过。
  
  抬绿呢轿的人见状奔过来,不由分说,掀起蓝呢轿帘,一把揪出曾国藩,啪啪就是两耳光。
  
  可笑的是,乘绿呢轿的只是个三品官员,曾国藩还比他大一级呢,此官员认出曾国藩后,赶紧跪下来赔礼道歉。
  
  所有人都等着曾国藩打对方两耳光解气,没想到,曾国藩扶起对方,诚恳地说:“确实是我的轿子挡了大人的路,大人赶紧上轿,赶路要紧。”莫名其妙挨了打,居然没事人一样,而且,还再三叮嘱轿夫,凡是见了绿呢轿,不管对方是否官比自己大,都必须让路。
  
  曾国藩说:“士有三不斗:勿与君子斗名,勿与小人斗利,勿与天地斗巧。”不计较,就不会将自己拉入争斗的旋涡,不被尔虞我诈所累;不计较,就不会树立太多的敌人,不会时时遭人陷害;不计较,就能节省大量的时间,精力充沛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因为事事不计较,所以事事看得开,看得顺。曾国藩一门心思做实事,创下了九年内连升十级的官场奇迹。
  
  痛苦太多是智慧不够
  
  老子认为,痛苦源于欲望的放纵。“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痛苦和烦恼来自不合理的欲望。欲望过盛,心头贪念越多,羁绊越重,痛苦和烦恼也就越多。
  
  庄子的大智慧在于他能够将人内心最隐蔽的欲望消除一空。当世人为了内心的欲望拼命往上挤时,庄子却从容放下一个又一个欲望的包袱,开始往下走,名、利、权、势都抛下,越走越轻,将生命重新归零。
  
  仓央嘉措曾说: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庄子,连生死大事也看淡了。庄子妻子死的时候,他不哭不叫,却“鼓盆而歌”,因为在庄子看来,生死都是假象,我们都在大道中。
  
  庄子将死,他的弟子想要厚葬他,庄子则认为“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壁,星辰为珠玑,万物为赍送,吾葬具岂不备耶”。弟子怕庄子死后,尸身被鸟兽破坏,庄子却说:“在上为乌鸢食,在下为蝼蚁食,夺彼与此,何其偏也?”
  
  生不带来,死不带走,遑遑光阴数十载已是上苍给予我们最好的礼物,又何必要求更多呢?
  
  做人欲望不要太多,要求不要太高,攀比心不要太重。
  
  庄子在《至乐》中说:“天下有至乐无有哉?”天下有至乐吗?如果有至乐,人们将要做些什么,依靠什么?躲避什么,留念什么?喜欢什么,憎恶什么?
  
  他说,在这个社会,“夫天下之所尊者,富、贵、寿、善也;所乐者,身安、厚味、美服、好色、音声也;所下者,贫贱、夭恶也;所苦者,身不得安逸,口不得厚味,形不得美服,若不得者,则大忧以惧,其为形也亦愚哉!”
  
  富、贵、寿、善不是快乐的必要条件。反之,庄子认为,那些富贵的人不仅不快乐,而且还很苦恼,很忧愁。
  
  庄子说:“至乐无乐,至誉无誉。”达到极致的快乐是在内心深处,是没有表现的。真正的快乐是与自然相融合、与天地相感应的乐,真正的荣誉是没有赞扬、没有名辉的荣誉。这种快乐,并非物质或地位等因素决定,而是取决于一个人的智慧和境界。

爱你所爱,不问未来

  影片《无问西东》最后的独白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生活中那些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经常会令人感到沮丧,感慨世俗是这样强大,强大到生不出改变它们的念头。
  
  可是如果有机会提前了解你们的人生,知道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不知你们是否还会在意那些世俗希望你们在意的事情,比如占有多少才更荣耀,拥有什么才能被爱。
  
  这100年里,编剧讲述了几段被他人点亮希望、又或是点亮他人希望的青春故事,不同的年代感赋予了他们不同的背景和含义。
  
  所有的故事都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不管时代怎么变换,我们都不要走入世俗的偏见与过多的思虑,遵从内心的选择,去努力守护自己那颗纯粹的心,保持自己的本真。
  
  整部影片看下来,我感慨幸福其实是特别简单的一件事。2018年的今天,没有战乱,没有饥荒和压迫。国家安定、现世安稳,我们可以不用在鸹鸱追傻幕肪诚卵埃梢耘惆樵诎松肀咦鋈魏挝颐窍胱龅氖虑椤5悄阌忻挥蟹⑾郑诨肪潮浜谩⑸钪柿可仙耐保颐堑男脑嚼丛礁≡辍
  
  当我们想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总会分析好利弊才敢去做。如果世俗的眼光告诉你,做这个事情恐怕会对你不利,你就开始犹豫、拖延,然后就是遗忘;当我们想恋爱的时候,总会假设好结局,纠结眼前这个人是否靠谱然后才敢靠近,世俗让我们不敢太过相信一个人,不敢将自己最纯粹最真实的爱悉数交付给对方。
  
  爱情中我们总是计较得失与回报,生怕自己占了下风吃了感情的亏。可能是时代不同,人心也跟着复杂起来,纯粹如电影里美好的爱情变得那么可贵。
  
  陈鹏对王敏佳说:“你别怕,我就是那个给你托底的人,我会跟你一起往下掉。不管掉得有多深,我都会在下面给你托着,我最怕的是,掉的时候你把我推开,不让我给你托着。”
  
  我始终愿意相信,不管时代如何变迁,人们如何在荒凉的背叛下一次次放弃对爱的信仰,爱情本身依旧有它最美好的样子。它值得等待、值得守护、也值得用一生来传递。就像在影片快结束的时候,章子怡饰演的王敏佳在风尘中苦苦寻觅当初救了她的陈鹏,她说,是陈鹏在她以为自己就快要死的时候点亮了她所有的希望,不管怎么样,她都一定要找到他。
  
  去年八月九寨沟地震的时候,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地震发生的时候,宁德的语文老师刘惠晶正在距离九寨沟20公里的一个藏族村,强烈的震感几乎让她头脑一片空白。男友从靠近门口的厕所里面冲进房间,把她从床上拉向两张床的床架中间,用自己的身体把她紧紧地护住,用尽全力地抱着。
  
  不远处的狗在地震中发了疯地狂吠,在恐惧、绝望、慌乱、迷茫中,刘惠晶一度以为自己和男友就要这样死去。她哭着和相恋十一年的男友说:“如果能活着出去,我们就领证结婚。”以前刘惠晶总觉得自己刚毕业还太年轻,想再过一段属于自己的生活,但是经历过生死,很多世俗让她在意的事情,她全部不再去想了。
  
  经历了生死的考验,更懂得了生命的意义。人生一晃匆匆数十载,我们每个人的青春时光都不过是那么短短的几年,我们到底该如何度过才不负韶华呢?我希望我们在今后的岁月里,不论未来发生什么,人生会有哪些变故,都不要放弃对生命的思索,还有对自己的真实。我们都该保持本真,遵从内心的选择,好好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